Document
附件99.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image_0.jpg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image_1.jpg

BioNTech SE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季度报告BioNTech SE


附件99.1
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合并财务报表
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
3
中期简明综合全面收益表
4
中期简明综合财务状况表
5
中期简明合并股东权益变动表
6
现金流量表中期简明合并报表
7
未经审计中期简明合并财务报表附注选集
8
1公司信息
8
2准备基础、重大会计政策和进一步的会计主题
8
3与客户签订合同的收入
10
4收入和支出
11
5所得税
13
6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
14
7个库存
16
8已发行资本和储备
17
9基于股份的支付
18
10拨备和或有事项
20
11项关联方披露
21
报告所述期间之后发生的12件事
21
经营与财务回顾与展望
经营业绩
22
流动性与资本资源
43
风险因素
4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合并财务报表
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2022202120222021
(单位:百万,不包括每股数据)注意事项(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
收入
商业收入3€3,166.3€5,280.5€9,528.5€7,308.0
研发收入330.228.042.648.9
总收入€3,196.5€5,308.5€9,571.1€7,356.9
销售成本4.1(764.6)(883.8)(2,058.7)(1,116.9)
研发费用4.2(399.6)(201.1)(685.4)(417.3)
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17.8)(13.3)(32.1)(22.0)
一般和行政费用4.3(130.0)(47.8)(220.8)(86.7)
其他运营费用4.4(240.7)(0.3)(309.5)(0.9)
其他营业收入4.5565.836.2697.7147.5
营业收入€2,209.6€4,198.4€6,962.3€5,860.6
财政收入4.6115.50.3387.624.8
财务费用4.7(5.8)(175.9)(12.5)(220.3)
税前利润€2,319.3€4,022.8€7,337.4€5,665.1
所得税5(647.3)(1,235.6)(1,966.6)(1,749.8)
当期利润€1,672.0€2,787.2€5,370.8€3,915.3
每股收益
当期每股基本利润€6.86€11.42€22.00€16.07
当期每股摊薄利润€6.45€10.77€20.69€15.14
附注是这些中期综合财务报表的组成部分。
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中期简明综合全面收益表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2022202120222021
(单位:百万)注意事项(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
当期利润€1,672.0€2,787.2€5,370.8€3,915.3
其他综合收益
其他可重新分类为后续期间损益的综合收入,扣除税后
涉外业务翻译的交流差异9.8(1.1)13.53.4
可在以后期间重新分类为损益的净其他综合收益/(亏损)€9.8€(1.1)€13.5€3.4
其他不会在以后期间重新归类为损益的综合亏损,扣除税项后
重新计量固定福利计划的损失(0.1)
其他不会在以后期间重新分类为损益的综合亏损净额€—€—€(0.1)€—
当期其他综合收益/(亏损),税后净额€9.8€(1.1)€13.4€3.4
当期综合收益,扣除税款后的净额€1,681.8€2,786.1€5,384.2€3,918.7
附注构成这些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的组成部分。
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中期简明综合财务状况表

6月30日,十二月三十一日,
(单位:百万)20222021
资产注意事项(未经审计)
非流动资产
无形资产€221.4€202.4
财产、厂房和设备420.4322.5
使用权资产243.7197.9
其他金融资产651.521.3
其他资产0.90.8
递延费用9.413.6
非流动资产总额€947.3€758.5
流动资产
盘存7367.7502.5
贸易和其他应收款610,382.912,381.7
其他金融资产60.1381.6
其他资产46.664.9
所得税资产0.40.4
递延费用75.648.5
现金和现金等价物9,334.81,692.7
流动资产总额€20,208.1€15,072.3
总资产€21,155.4€15,830.8
权益和负债
权益
股本8248.6246.3
资本公积81,689.81,674.4
国库股8(5.9)(3.8)
留存收益14,769.49,882.9
其他储备9128.893.9
总股本€16,830.7€11,893.7
非流动负债
贷款和借款6206.6171.6
其他财务负债66.16.1
所得税负债56.84.4
条文107.3184.9
合同责任55.99.0
其他负债17.912.8
递延税项负债100.466.7
非流动负债总额€401.0€455.5
流动负债
贷款和借款632.3129.9
贸易应付款6291.1160.0
其他财务负债6807.31,190.4
政府拨款3.03.0
退款负债90.0
所得税负债51,417.91,568.9
条文10596.2110.2
合同责任3656.3186.1
其他负债119.643.1
流动负债总额€3,923.7€3,481.6
总负债€4,324.7€3,937.1
权益和负债总额€21,155.4€15,830.8
附注构成这些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的组成部分。
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中期简明合并股东权益变动表
(单位:百万,未经审计)注意事项股本资本公积国库股留存收益其他储备总股本
截至2021年1月1日€246.3€1,514.5€(4.8)€(409.6)€25.4€1,371.8
当期利润3,915.33,915.3
其他综合收益3.43.4
综合收益总额€—€—€—€3,915.3€3.4€3,918.7
发行股本及库藏股162.61.0163.6
交易成本(2.7)(2.7)
基于股份的支付931.431.4
截至2021年6月30日€246.3€1,674.4€(3.8)€3,505.7€60.2€5,482.8
截至2022年1月1日€246.3€1,674.4€(3.8)€9,882.9€93.9€11,893.7
当期利润5,370.85,370.8
其他综合收益13.413.4
综合收益总额€—€—€—€5,370.8€13.4€5,384.2
发行股本80.567.167.6
赎回可转换票据61.8233.2235.0
股份回购计划8(284.8)(2.1)(286.9)
交易成本(0.1)(0.1)
分红8(484.3)(484.3)
基于股份的支付921.521.5
截至2022年6月30日€248.6€1,689.8€(5.9)€14,769.4€128.8€16,830.7
附注构成这些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的组成部分。
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现金流量表中期简明合并报表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2022202120222021
(单位:百万)(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
经营活动
当期利润€1,672.0€2,787.2€5,370.8€3,915.3
所得税647.31,235.61,966.61,749.8
税前利润€2,319.3€4,022.8€7,337.4€5,665.1
调整税前利润与净现金流:
财产、厂房、设备、无形资产和使用权资产的折旧和摊销33.216.460.829.4
基于股份的支付费用12.622.022.039.3
净汇差(344.6)(70.1)(338.5)(101.3)
处置财产、厂房和设备的收益0.20.20.20.4
财政收入(1.5)(0.3)(218.8)(0.6)
财务费用5.8175.612.5220.3
政府拨款的动向(20.9)(88.8)
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衍生工具净亏损86.584.6
营运资金调整:
贸易和其他应收款、合同资产和其他资产减少/(增加)3,174.8(4,651.0)2,771.3(6,751.5)
库存减少/(增加)91.6(158.5)134.8(241.3)
(减少)/增加贸易应付款、其他金融负债、其他负债、合同负债、退款负债和准备金(663.1)565.5194.4821.0
收到的利息1.50.32.20.6
支付的利息(5.8)(2.1)(12.2)(3.9)
已缴纳所得税(791.4)(0.2)(2,081.4)(0.3)
经营活动产生的(用于)现金流量净额€3,919.1€(100.3)€7,969.3€(411.6)
投资活动
购置房产、厂房和设备(70.6)(25.9)(114.7)(47.6)
出售财产、厂房和设备所得收益0.31.2
购买无形资产和使用权资产(4.8)(4.2)(21.5)(11.7)
购买金融工具(3.0)(30.0)
其他金融资产到期收益375.2
来自/(用于)投资活动的净现金流量€(78.4)€(29.8)€209.0€(58.1)
融资活动
发行股本及库藏股所得款项(扣除成本)160.9110.5160.9
贷款和借款的收益0.20.2
偿还贷款和借款(0.7)(18.8)(1.4)
与租赁负债有关的付款(10.5)(7.3)(21.9)(11.1)
股份回购计划(286.9)(286.9)
分红(484.3)(484.3)
融资活动产生的(用于)现金流量净额€(781.5)€152.9€(701.2)€148.4
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净增加/(减少)3,059.222.87,477.1(321.3)
因汇率差异导致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变化111.5(0.2)165.025.2
期初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6,164.1891.51,692.71,210.2
6月30日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9,334.8€914.1€9,334.8€914.1
附注构成这些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的组成部分。
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未经审计中期简明合并财务报表附注选集
1公司信息
BioNTech SE是一家在德国注册成立并注册的有限公司。注册办事处位于德国美因茨(An der Goldgrube 12,55131 Mainz)。随附的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列载BioNTech SE及其附属公司的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并已根据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IASB)颁布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按持续经营基准编制。所提及的“公司”、“BioNTech”、“集团”、“我们”、“我们”和“我们”是指BioNTech SE及其合并的子公司。
我们是一家完全整合的全球生物技术公司,专门从事免疫学和合成生物学交叉领域的新药开发。自2008年成立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利用免疫系统的力量来应对具有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和重大健康负担的人类疾病。我们的完全集成模式结合了几十年来在免疫学、转化药发现和开发、技术不可知创新引擎、GMP制造和商业能力方面的研究,以快速开发和商业化潜在的疫苗和疗法,以解决全球范围内的一系列严重适应症。我们已经在多个技术平台上建立了一个广泛的工具包,包括各种可能是一流的治疗方法。这包括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细胞和基因疗法、靶向抗体、小分子免疫调节剂、核糖体制剂和下一代免疫调节剂。
2022年2月,位于德国美因茨的BioNTech Innovation GmbH成立,是BioNTech SE的全资合并子公司。
2022年6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我们的股东投票决定重新任命Helmut Jegger为监事会成员,并任命了另外两名监事会成员Anja Morawietz教授和Rudolf Staudigl教授。在年度股东大会之后的一次会议上,监事会再次选举赫尔穆特·杰格尔为主席。这三名成员都将任职到2026年的年度股东大会。
我们截至2022年6月30日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已根据审计委员会于2022年8月8日的决议授权发布。
2准备基础、重大会计政策和进一步的会计主题
编制依据和巩固原则
随附的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三个月及六个月之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乃根据国际会计准则(IAS)第34号中期财务报告编制。
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并不包括综合财务报表所要求的所有资料及披露,应与我们于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12月31日止年度的Form 20-F年报所载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及附注一并阅读。
我们编制和呈报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合并财务报表,以欧元和整数表示,单位为数百万欧元。因此,在一些表格中显示为合计的数字可能不是其前面数字的精确算术合计,解释性说明中提供的数字可能不等于四舍五入的算术合计。
截至2022年6月30日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未经审计的中期精简综合财务报表包括BioNTech SE及其子公司。所有公司间交易和余额都已在合并中冲销。
重大会计判断、估计和假设
在编制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时,我们的管理层需要作出影响收入、费用、资产和负债的报告金额以及随附的披露的判断、估计和假设。这包括但不限于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度经审计的综合财务报表附注中描述为“辉瑞协议特征”的判断。为了确定我们在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中的份额,我们使用了来自协作合作伙伴的某些信息,包括产品销售收入,其中一些基于共享的初步数据
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在合伙人之间。随着我们从协作合作伙伴那里收到最终数据,这些估计数字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在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中所占份额的这些变化预期会被确认为估计的变化。我们的管理层不断评估判断和估计,包括与衍生品、收入和费用的公允价值计量相关的判断和估计。管理层根据编制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时可用的参数作出判断和估计。然而,现有情况和对未来发展的假设可能会因市场变化或出现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而发生变化。当这些变化发生时,这些变化就会反映在假设中。
重大会计政策
编制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时所采用的会计政策与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本年度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所遵循的会计政策一致,但所得税除外,该等所得税在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中采用预期年税率(见附注5)。由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相关活动和发生的交易,某些保单将在下文中进一步描述。
外汇远期合约
外汇远期合约的影响在累计基础上显示为其他营业收入或支出,并可能在年初至今报告期内在这两个头寸之间切换。
首次采用的标准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附注所披露的于2022年1月1日首次适用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对截至2022年6月30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及六个月的未经审计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并无影响。
新冠肺炎的运营影响
随着我们推进我们的临床计划,我们与我们的主要研究人员和临床地点保持密切联系,并正在持续评估对临床试验的影响、预期时间表和成本。对于某些方案,包括BNT111、BNT113、BNT122、BNT141和BNT142(核抗体)、BNT151和BNT152/153(核细胞因子)和BNT161(流感),由于患者登记放缓以及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其他延误,试验的开始受到延误。在推迟了几个月将重点放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苗上后,我们在2021年开始了四项第二阶段临床试验:两项针对我们的FixVac候选产品BNT111和BNT113,一项针对我们的iNeST计划BNT122以及我们的双特异性抗体计划BNT311。此外,我们在2021年和2022年启动了多个一期临床试验,其中包括BNT211(CARVac)、BNT221(neo-PTC-01,一种基于新抗原的T细胞疗法)、BNT151和BNT152+153(核细胞因子)、BNT116(FixVac)、BNT141(RiboMab)和BNT142(RiboMab)的候选产品。尽管这些延迟是暂时的,但可能会推迟这些临床试验和临床前研究的进一步进展,从而对我们的运营和整体业务产生负面影响。我们的业务,包括研究和制造,也可能受到负面影响,因为工作人员因自我隔离程序或长期患病而缺勤的潜在影响。在编制截至2022年6月30日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这些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时,对这些因素进行了评估和考虑。我们将继续评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已知和潜在影响。
供气形势对运营的影响
我们监测天然气供应情况,作为我们常规业务连续性管理的一部分,并正在评估可能的额外能源供应措施。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商业化生产目前使用天然气,但我们预计,如果需要,它可以不间断地由替代燃料来源提供动力。根据我们最新的信息和分析,我们工厂的商业信使生产预计不会受到像目前这样的天然气短缺的影响。尽管如此,我们无法肯定地预测持续或更严重的天然气短缺将对我们的运营产生什么影响。我们的研发和临床开发活动目前依赖GAS。我们还在不断监测对我们的研发和临床开发活动的影响,并采取措施降低风险。此外,我们继续评估能源短缺可能对我们的合作伙伴(包括辉瑞、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造成的影响;但是,目前我们无法预测能源短缺可能对这些合作伙伴产生的实际影响或由此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如果这些缔约方中的任何一方遭受这一或任何其他能源短缺的重大影响,我们可能无法生产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我们认识到继续生产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及制造和测试我们的候选产品的关键重要性,并正在积极与我们的内部和外部讨论
9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对手方和政府当局应及早处理任何潜在风险,以减轻能源短缺造成的任何影响。
3与客户签订合同的收入
关于收入的分类信息
下面列出的是我们从与客户的合同中获得的收入: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商业收入€3,166.3€5,280.5€9,528.5€7,308.0
新冠肺炎疫苗收入3,152.75,266.09,505.87,281.6
面向协作合作伙伴的销售(1)
608.3138.11,211.5202.0
直接向客户销售产品557.01,035.61,720.11,235.4
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和销售里程碑的份额1,987.44,092.36,574.25,844.2
其他销售13.614.522.726.4
合作带来的研发收入€30.2€28.0€42.6€48.9
总计€3,196.5€5,308.5€9,571.1€7,356.9
(1)代表向我们的协作伙伴销售我们制造的产品。
商业收入
在截至2022年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在全球的供应和销售产生了商业收入。我们是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的营销授权持有者,也是美国(与辉瑞或辉瑞)和其他国家的紧急使用授权或等价物的持有者;在最初获得紧急使用授权或等价物的国家/地区寻求监管批准的申请正在进行中。除中国、德国和土耳其外,辉瑞在全球拥有营销和分销权利。复星国际医药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拥有营销和分销权利。营销和分销权利的分配定义了协作合作伙伴作为委托人的区域。
每当新冠肺炎疫苗制造和供应过程中的责任转移,以及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转移,疫苗就会从一个合作伙伴销售给另一个合作伙伴。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中,我们分别确认了向我们的合作伙伴销售我们生产的药品批次的收入6.083亿欧元和12.115亿欧元。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对比期间,向协作合作伙伴销售的收入分别为1.381亿欧元和2.02亿欧元。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通过供应我们的地区,我们分别从德国和土耳其的新冠肺炎疫苗直接销售中获得了5.57亿欧元和17.201亿欧元的收入。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比较期间,从这些销售中获得的确认收入分别为10.356亿欧元和12.354亿欧元。我们根据销售额欠协作合作伙伴辉瑞的毛利润份额被确认为销售成本。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中,5.644亿欧元的预付款到期,并在我们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状况报表中确认为当前合同负债。
根据新冠肺炎疫苗在合作伙伴地区的销售情况,我们有资格从他们的毛利润中分得一杯羹,这是一个净值,在商业阶段被确认为合作收入,以及在达到潜在门槛后记录的销售里程碑。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中,19.874亿欧元的毛利润份额被确认为收入。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中,毛利润份额39.237亿欧元和销售里程碑1.686亿欧元被确认为收入。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确认了65.742亿欧元的毛利润份额。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54.284亿欧元的毛利润份额和4.158亿欧元的销售里程碑被确认为收入。为了确定我们在协作合作伙伴毛利中的份额,我们使用了协作合作伙伴的某些信息,其中一些信息是基于共享的初步数据
10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在合作伙伴之间,一旦最终数据可用,可能会有所不同。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预期确认的与上一时期相比的真实情况并不重要。
合作带来的研发收入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研发收入主要来自我们与赛诺菲公司和基因泰克公司的合作。此外,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我们与辉瑞公司达成了一项新的研究、开发和商业化合作,以开发可能的第一种基于mRNA的疫苗来预防带状疱疹(带状疱疹病毒)。根据协议条款,6750万欧元被归类为预付款,并在我们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状况报表中确认为合同负债。该金额在促进研究和开发活动时确认为收入。
与客户的合同收入确认如下: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收入确认的时机
在某一时间点转移的货物和服务€1,177.6€1,186.3€2,951.0€1,459.7
随时间转移的商品和服务31.529.945.953.0
应用基于销售额或基于使用量的版税确认约束模型的收入确认(1)
1,987.44,092.36,574.25,844.2
总计€3,196.5€5,308.5€9,571.1€7,356.9
(1)表示基于协作合作伙伴毛利份额和销售里程碑的销售额。
4收入和支出
4.1销售成本
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确认的销售成本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与新冠肺炎疫苗收入相关的销售成本€753.3€872.1€2,041.6€1,095.3
与其他销售相关的成本11.311.717.121.6
总计€764.6€883.8€2,058.7€1,116.9
4.2研发费用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确认的研发费用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购买的服务€230.0€99.9€361.4€241.8
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85.568.2156.3115.7
实验室用品48.116.5105.727.9
折旧及摊销11.67.122.414.6
其他24.49.439.617.3
总计€399.6€201.1€685.4€417.3
1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4.3一般和行政费用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确认的一般和行政费用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43.0€17.1€70.5€31.4
购买的服务34.611.564.923.5
IT和办公设备22.55.433.88.0
保险费8.54.414.58.7
其他21.49.437.115.1
总计€130.0€47.8€220.8€86.7
4.4其他运营费用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确认的其他运营费用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衍生工具损失€229.7€—€299.0
其他11.00.310.50.9
总计€240.7€0.3€309.5€0.9
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衍生工具亏损与不符合对冲会计资格的外汇远期合约有关(见附注6)。
4.5其他营业收入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确认的其他营业收入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外汇差额,净额€517.0€34.4€641.0€75.1
政府拨款0.168.0
其他48.81.756.74.4
总计€565.8€36.2€697.7€147.5
营业收入中包含的汇兑差异主要来自对我们以美元计价的贸易应收账款的估值,这主要是由于我们与辉瑞公司在新冠肺炎上的合作,由我们以美元计价的贸易应付款的汇率影响以及我们以美元计价的其他金融负债(主要由我们的许可协议产生的债务)补偿。
12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4.6财务收入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确认的财务收入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外汇差额,净额€114.0€—€168.8€24.2
利息收入1.50.32.00.6
按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调整216.8
总计€115.5€0.3€387.6€24.8
财务收入中包含的外汇差额主要来自对我们以美元计价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的估值。
公允价值调整来自于重新计量我们的可转换票据(见附注6)所包含的衍生工具,并反映与辉瑞的股权投资相关的衍生工具的公允价值变化,主要源于我们在合同签署至成交之间的股价发展(见附注8)。
4.7财务费用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确认的财务费用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与金融资产相关的利息支出€5.1€—€8.3€—
与租赁负债有关的利息支出0.70.51.61.2
金融工具摊销4.72.67.2
按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调整170.4211.9
外汇差额,净额0.3
总计€5.8€175.9€12.5€220.3
公允价值调整来自重新计量我们的可转换票据(见附注6)内的衍生工具。
5所得税
于截至2022年及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所得税乃根据对普通税前收入的整个财政年度的预期加权平均年度所得税税率(估计年度有效所得税税率)加上任何离散项目的税务影响的最佳估计而计算。截至2022年和2021年6月30日的6个月,我们的有效所得税税率分别约为26.8%和30.9%。有效所得税税率下降的部分原因是美因茨、马尔堡和伊达尔-奥伯斯坦的平均贸易税率从2022年开始下降。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德国税务集团确认了当期所得税。递延税项的影响已确认为已确认的离散项目。此外,可转换票据的非税务有效公允价值计量被视为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永久性差异。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继续对我们的美国税务集团的递延税项资产维持估值准备金,因为根据国际会计准则第12号,没有足够的可能性将未来可用的应税利润用于抵销未使用的税项损失和临时差异。
1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确认的所得税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现行所得税€597.8€1,257.0€1,932.9€1,752.1
递延税金49.5(21.4)33.7(2.3)
所得税€647.3€1,235.6€1,966.6€1,749.8
6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
金融资产
以下是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12月31日持有的金融资产概览,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除外。
(单位:百万)6月30日,
2022
十二月三十一日,
2021
未被指定为对冲工具的衍生工具
外汇远期合约€—€5.7
通过保监处按公允价值指定的权益工具
非上市股权投资46.519.5
按摊销成本计算的金融资产
贸易和其他应收款10,382.912,381.7
原定期限为六个月的现金存款375.2
其他金融资产5.12.5
总计€10,434.5€12,784.6
总电流10,383.012,763.3
总非流动51.521.3
通过其他全面收益按公允价值指定的权益工具
股权投资一般是与我们现有的商业伙伴关系一起进行的。根据IFRS第9号,我们选择在其他全面收益中列报权益投资的损益,以避免在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中披露的波动。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我们的股权投资没有发生重大损益。
按摊销成本计算的金融资产
贸易和其他应收账款略有减少,主要包括我们与辉瑞合作的新冠肺炎的贸易应收账款以及我们对我们地区客户的直接产品销售。毛利份额的合同结算有一个以上日历季度的临时抵销。由于辉瑞对美国以外子公司的会计季度与我们的不同,它在收入确认和付款收据之间造成了额外的时间滞后。因此,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的应收贸易账款包括与2022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毛利份额相关的贸易应收账款。结算我们2022年第一季度毛利润份额(根据合同的定义)的付款是在报告期结束后于2022年7月从我们的协作合作伙伴那里收到的。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未偿还贸易应收账款中,截至2022年7月15日,我们收取了55.811亿欧元的现金。
1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金融负债
以下是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12月31日持有的金融负债、其他金融负债和贸易应付款的概览。
贷款和借款
(单位:百万)6月30日,
2022
十二月三十一日,
2021
租赁负债€237.4€181.6
可转换票据-托管合同(1)
99.7
贷款和借款1.520.2
总计€238.9€301.5
总电流32.3129.9
总非流动206.6171.6
(1)可换股票据已于2022年3月1日(即赎回日期)行使我们的提前赎回选择权而悉数赎回。
其他财务负债
(单位:百万)6月30日,
2022
十二月三十一日,
2021
未被指定为对冲工具的衍生工具
可转换票据嵌入衍生工具(1)
€—€308.7
外汇远期合约141.963.0
按公允价值计提损益的财务负债
或有对价6.16.1
按公允价值计算的财务负债总额€148.0€377.8
按摊销成本计算的应付账款和其他金融负债,贷款和借款除外
贸易应付款291.1160.0
其他财务负债665.4818.7
按摊销成本计算的应付贸易款项和其他金融负债总额,贷款和借款除外€956.5€978.7
其他财务负债总额€1,104.5€1,356.5
总电流1,098.41,350.4
总非流动6.16.1
(1)可换股票据已于2022年3月1日(即赎回日期)行使我们的提前赎回选择权而悉数赎回。
财务负债总额
(单位:百万)6月30日,
2022
十二月三十一日,
2021
贷款和借款€238.9€301.5
其他财务负债1,104.51,356.5
总计€1,343.4€1,658.0
总电流1,130.71,480.3
总非流动212.7177.7
未被指定为对冲工具的贷款、借款和衍生工具
可转换票据
2022年2月,我们向一只与淡马锡资本管理私人有限公司有关的基金发出通知。在2022年3月1日,也就是赎回日期,我们提前赎回选择权的行使和我们的可转换票据的全部赎回。截至赎回日期,合同中规定的转换功能最初确定为
1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合并嵌入衍生工具最终在损益中按公允价值计量,并在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中确认为财务收入(见附注4.6)。于二零二二年四月期间,按可换股票据(见附注8)的提前赎回条款计算的普通股发行数目,加上支付零碎股份及截至(但不包括)赎回日期(但不包括)的应计未付利息,以完成提前赎回。
外汇远期合约
未被指定为对冲工具的衍生品反映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未偿还的外汇远期合约的公允价值,这些合约是为了管理我们的一些交易敞口而签订的。外汇远期合约旨在降低与以美元计价的贸易应收账款相关的外币风险水平。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三个月及六个月期间因重新计量外汇远期合约而产生的公允价值调整,已在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中确认为其他营运开支(见附注4.4)。
按摊销成本计算的其他财务负债
其他财务负债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我们的许可协议产生的义务。
风险管理活动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和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度报告中,我们的经审计综合财务报表的附注中披露的风险管理活动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公允价值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应收贸易账款、应付贸易账款及其他流动金融资产及负债的公允价值主要由于这些工具的短期到期日而接近其账面值。
按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按季度重新评估。截至2022年6月30日,货币市场基金或MMF被确认为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金额为29.434亿欧元,采用活跃市场(1级)估值日的报价进行估值。与辉瑞股权投资相关的衍生产品公允价值变动(见附注8)源于我们的股价在合同签署至成交(级别1)之间的发展。如上所述,截至赎回日,我们的可转换票据内含衍生工具的公允价值最终是通过应用考克斯-鲁宾斯坦二叉树模型进行评估的,该模型基于重要的可观察输入(第2级),并在我们于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报中以Form 20-F的年报中更详细地描述了该模型。外汇远期合约使用估值技术进行估值,该技术使用外汇即期和远期汇率(第2级)。非上市股权投资的公允价值是根据可观察到的投入计量的,例如基于多重分析(第2级)。在收购时确定的或有对价的初始公允价值是基于现金流量预测(不可观察到的第三级投入因素),由于基本业绩标准没有发生变化,因此仍然有效。
7个清单
以下是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12月31日的库存概览。
(单位:百万)6月30日,
2022
十二月三十一日,
2021
原材料和供应品€264.0€248.3
未完成的产品95.484.5
成品8.3169.7
总计€367.7€502.5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与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相关的库存注销和储备分别为2.471亿欧元和4.031亿欧元,计入销售成本,原因是计划推出新的新冠肺炎疫苗配方,以及可能从BNT162b2疫苗转向奥密克戎适应的双价疫苗。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比较期间,没有记录库存注销。
1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8已发行资本和储备
2022年1月,我们宣布与辉瑞公司开展新的研究、开发和商业化合作,以开发一种潜在的第一种基于mRNA的疫苗,用于预防带状疱疹(带状疱疹病毒,或HZV)。在这一合作中,辉瑞已同意进行股权投资,并以总计1.106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497,727股普通股。发行了497,727股普通股,名义金额为50万欧元,于2022年3月24日在商业登记处(HandelsRegister)登记。以外币发行的股权投资是一种衍生品,从签署之日起至交易结束之日止。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从这一衍生工具的公允价值计量中,我们在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中确认了4300万欧元的财务收入。于截止日期,即2022年2月,这项衍生工具及协议投资额在我们的资本储备中确认,并计入股本增加50万欧元,导致我们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状况报表的资本储备净增加6710万欧元。
2022年3月,我们通过行使提前赎回选择权赎回了我们的可转换票据,并将可转换票据主机合同以及以前被确认为单独金融负债的嵌入衍生品重新归类到我们的资本储备中(见附注6)。2022年4月,通过发行1,744,392股普通股完成了提前赎回。名义金额170万欧元计入股本,最终,作为交易的结果,资本储备在我们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状况报表中增加了2.332亿欧元。于2022年5月20日在商业登记处(HandelsRegister)进行了申报登记。
2022年3月,我们的管理委员会和监事会批准了一项美国存托股份回购计划,根据该计划,我们可以在未来两年回购高达15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份。2022年5月2日,我们价值高达10亿美元的美国存托凭证股票回购计划的第一批开始。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里,以145.65美元的平均价格回购了2,078,207份美国存托凭证,总代价为3.027亿美元(2.869亿欧元)。由于这些回购,国库股变化了210万欧元,资本储备减少了2.848亿欧元。
2022年6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我们的股东批准了拟议的每股普通股2.00欧元的特别现金股息(包括以美国存托凭证形式持有的股息),从而导致总计支付4.843亿欧元。
1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9基于份额的支付
基于股份的支付安排产生的费用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下列按份额计算的付款安排导致在各自期间收到的服务确认的费用如下表所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以股权结算的股份支付安排产生的费用€12.8€17.3€25.0€32.5
员工持股计划4.57.19.211.6
首席执行官格兰特0.91.61.83.3
管理委员会拨款1.70.42.70.9
面向北美以外员工的BioNTech 2020员工权益计划5.78.211.316.7
(收入)/以现金结算的股份付款安排产生的费用2.09.811.9
员工持股计划0.50.3
管理委员会拨款(0.4)1.2(1.2)1.3
面向北美员工的BioNTech限制性股票单位计划1.98.60.910.6
总计€14.8€27.1€25.0€44.4
销售成本0.71.91.53.6
研发费用9.718.817.030.9
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0.30.30.40.3
一般和行政费用4.16.16.19.6
总计€14.8€27.1€25.0€44.4
更改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安排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新的基于股份的支付安排和安排发生的重大变化如下所示。我们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安排的详细说明载于我们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度报告20-F表格所载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的附注17。
面向北美以外员工的BioNTech 2020员工股权计划(股权结算)
2020年12月,我们批准了面向北美以外员工的BioNTech 2020员工权益计划,即欧洲计划。根据欧洲计划,我们向员工提供受限现金单位(RSU)。在我们称为LTI 2020计划的2020日历年度初始RSU发放之后,对于截至2022年1月授予日期未参加员工持股计划或ESOP的员工,通过与我们的员工签订奖励协议,再次实施了2021日历年度的欧洲计划,我们称为LTI 2021计划。根据LTI 2021计划发行的RSU在2021年12月开始的四年后,每年等额分期付款。因为我们有
1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有能力确定结算方式时,该方案被归类为股权结算。奖励的费用将在服务期内采用分级归属方法确认。
以下概述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授予的RSU以及随后对尚未完成的RSU的更改。
限制性股票单位加权平均公允价值(欧元)
截至2022年1月1日,LTI 2020和LTI+计划下的未完成项目614,42778.61
根据LTI 2021计划授予109,202203.22
被没收(9,455)203.22
截至2022年6月30日714,17497.34
奖励的公允价值基于我们的美国存托凭证于授出日代表普通股的价格。保留假设适用于估计预期可满足服务条件的权益工具的数目,并将在出现重大差异时予以修订。最终,将记录直到结算日为止满足的真实数字。
管理委员会补助金(部分以股权结算,部分以现金结算)
自2022年3月1日起,与医学博士Özlem Türeci教授(首席医疗官(CMO))的服务协议被续签至2025年5月31日。自2022年4月1日起,与肖恩·马雷特(首席商务官(CBO)兼首席商务官(CCO))的服务协议续签至2024年12月31日。经延长服务协议期限所规定的短期及长期奖励薪酬,与本公司于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本年度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20-F表格所载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附注17所进一步详述的原有条款及其他管理委员会成员的条款一致,并已反映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三个月及六个月的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安排。
2022年5月,即分配日期,在管理委员会赠款项下分配了相当于管理委员会成员在2022年有权获得的期权数量的虚拟期权,这导致将基于股权结算的付款安排修改为以现金结算的基于股份的付款安排,并在股权和非流动其他负债之间重新分类350万欧元。这些奖励预计将通过个别赠款协议授予管理委员会,这些协议将概述与行使影子期权有关的具体条款。这些协议将包括与我们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度报告Form 20-F中概述的我们管理委员会赠款的一般规定一致的条款。在未来几年获得期权的权利仍被确定为股权结算、基于股份的支付安排。
截至2022年5月分配日期分配给BioNTech管理委员会的虚拟选项如下表所示。
未完成的幻影期权分配日期2022年5月
Ugur Sahin教授,医学博士。19,997
肖恩·马雷特14,664
西尔克·普莱特博士14,664
Ozlem Türeci教授,医学博士。14,664
瑞安·理查森7,465
延斯·荷尔斯坦14,664
公允价值计量
根据这项以现金结算、以股份为基础的支付安排,负债的公允价值将持续使用蒙特卡罗模拟模型重新计量,直至结算日为止,该模型将我们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中附注17所述有关股价及指数发展的表现准则的影响纳入我们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自服务开始之日起,公允价值在授权期内持续确认
19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从分配日期一周年开始算起的四年内的日期(有关服务协定生效的日期)已经过去。
10拨备和或有事项
条文
截至2022年6月30日,针对我们的某些索赔正在待决或受到威胁,主要涉及与以下专利诉讼无关的某些合同纠纷所产生的所谓义务。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对此类诉讼潜在经济资源流出的最佳估计为3.045亿欧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为1.781亿欧元),由于目前估计的诉讼时间,这笔资金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内重新归类为当前拨备,并在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中确认了销售成本。这项评估是基于管理层认为合理的假设,包括关于未来事件和不确定性的假设。虽然我们相信我们的地位是稳固的,但这些事情的结果最终是不确定的,因此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件和情况,导致我们改变这些假设,并对我们未来的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目前的拨备包括2.078亿欧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为零)与合同制造组织(CMO)签订的合同产生的产能义务,这些义务由于计划推出新的新冠肺炎疫苗配方、可能从BNT162b2疫苗转向奥密克戎适应的二价疫苗以及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内部产能增加而变得多余。相关开支已在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的销售成本中确认。
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的现行拨备包括4120万欧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5850万欧元)的国际贸易义务,包括完税价值计算、海关关税编号分类和其他相关证券要求。大部分相关支出与我们的商业销售有关,并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财务报表中确认为销售成本。
或有事件
除上述情况外,在我们的正常业务过程和行为中,我们可能会不时与第三方进行讨论,例如考虑使用该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和/或使用该第三方的知识产权的报酬。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已收到通知并可能在未来对我们或我们的子公司提出索赔的知识产权相关考虑事项中,没有一项符合记录拨备的标准。我们将继续评估,如果未来情况发生变化,是否需要记录一项规定,以及是否存在针对任何此类索赔的潜在赔偿权利。目前,我们无法估计各自的或有负债。
Alnylam诉讼程序
2022年3月,Alnylam制药公司(Alnylam PharmPharmticals,Inc.)向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对辉瑞和Pharmacia&Upjohn Co.LLC提起诉讼,指控Alnylam拥有的一项现有专利,即美国专利号11,246,933,侵犯了COMIRNatY中使用的阳离子脂类,并寻求金钱救济。
我们提出了反索赔,成为Alnylam诉讼的一方,2022年6月,Alnylam在其索赔中增加了我们诱导侵犯‘933专利的指控。此外,2022年7月,Alnylam在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对我们、我们的全资子公司BioNTech制造有限公司、辉瑞公司和Pharmacia&Upjohn Co.LLC提起诉讼,指控我们还导致侵犯了一项新发布的专利,即美国专利号11,382,979或‘979专利,这是’933专利的延续。
我们相信,我们对与每一项专利相关的指控都有很强的辩护能力,并打算在上述诉讼中为自己辩护。然而,我们正处于对Alnylam的索赔进行分析的早期阶段,这一分析正在进行中,而且很复杂,我们相信诉讼的结果仍然很不确定。因此,我们认为我方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话)以及对我方可能遭受的任何损失金额的估计仍然难以确定。
CureVac诉讼程序
20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2022年7月,CureVac AG(或称CureVac)在杜塞尔多夫地区法院对我们和我们的全资子公司BioNTech Manufacturing GmbH和BioNTech Manufacturing Marburg GmbH提起诉讼,指控COMIRATY侵犯了一项欧洲专利EP1857122B1和三款实用新型DE202015009961U1、DE202015009974U1和DE202021003575U1。2022年7月晚些时候,我们和辉瑞向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法院作出宣告性判决,要求COMIRNatY做出不侵犯美国专利号11,135,312,11,149,278和11,241,493的判决。
我们相信,我们对与欧洲专利和德国公用事业模型的索赔有关的指控拥有强有力的辩护理由,并打算在上述诉讼程序中大力为自己辩护。然而,我们正处于对CureVac索赔进行分析的早期阶段,这一分析正在进行中,而且很复杂,我们认为诉讼的结果基本上是不确定的。因此,我们认为我方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话)以及对我方可能遭受的任何损失金额的估计仍然难以确定。
11关联方披露
德国Holzkirchen Athos KG是德国慕尼黑AT Impf GmbH的唯一股东,也是我们普通股的实益拥有人。由Athos KG控制的实体主要提供租赁和物业管理活动,并向我们出售物业、厂房和设备。与与Athos KG或其控制的实体的交易总额对截至2022年6月30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及六个月的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没有重大影响,与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Form 20-F年报中我们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附注21所披露的细节相比,并无重大影响。
12报告期之后的事件
2022年7月,位于德国美因茨的BioNTech BioNTainer Holding GmbH(前身为BioNTech Barracuda Holding GmbH)成立,是BioNTech SE的全资子公司。
2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经营与财务回顾与展望
在本报告中,除非另有说明或文意另有所指,否则提及的“公司”、“BioNTech”、“集团”、“我们”、“我们”和“我们”均指BioNTech SE及其合并子公司。以下“经营及财务回顾及展望”应与上述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及相关附注一并阅读。以下讨论基于我们根据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IASB)发布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编制的财务信息,该准则在重大方面可能与其他司法管辖区(包括美国公认会计准则)的公认会计原则不同。以下讨论包括涉及风险、不确定性和假设的前瞻性陈述。由于许多因素的影响,我们的实际结果可能与这些前瞻性陈述中预期的结果大不相同,包括但不限于下文“风险因素”部分描述的那些因素。另请参阅本季度报告中关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前瞻性陈述”。
经营业绩
概述
BioNTech成立于2008年,目标是为患者开发治疗方法,以解决高度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的疾病。作为下一代免疫治疗公司,我们的愿景是利用免疫系统的力量开发对抗癌症和传染病的新疗法。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我们结合了几十年来在免疫学方面的开创性研究,广泛的计算发现和治疗药物平台,以快速开发新型生物制药。
我们已经在多个技术平台上建立了一个广泛的工具包,包括各种可能是一流的治疗方法。这包括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细胞和基因疗法、靶向抗体、小分子免疫调节剂、核糖体制剂和下一代免疫调节剂。我们的方法创建了横跨传染病和肿瘤学的强大和多样化的产品线,包括我们的第一个商用产品BNT162b2(COMIRNatY),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批准的信使核糖核酸疗法,超过17个临床阶段候选产品和30多个研究计划。
我们相信,我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成功开发出一流的新冠肺炎基因疫苗,证明了我们的执行能力和我们技术改变生活的力量。我们利用强大的新治疗机制,并利用一系列不同的生物靶点来利用每个患者免疫系统的力量,以解决每个患者潜在疾病的独特分子特征。
我们商业实践的核心是确保全球人民从我们的努力中受益。作为这项努力的一部分,我们打算继续把重点放在高医疗需求和使新药的获得民主化上。我们相信,我们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开发下一代免疫疗法并将其商业化,有可能改变许多严重疾病的治疗模式,并显著改善患者的临床结果。我们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的研究和产品开发努力为支持联合国第三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 3)做出了相关贡献:确保所有年龄段的人的健康生活和促进福祉。这与我们对全球社会责任的承诺相一致。
在研发方面,我们专注于开发下一代新冠肺炎疫苗,以保持领先地位,加强对大流行的准备,并拓宽疫苗的标签和获得途径。
此外,我们正在加快临床开发,加强中晚期肿瘤学的存在,并通过启动肿瘤学和传染病方面的新项目来拓宽我们的渠道。此外,我们还在使我们的治疗领域足迹多样化,这将使我们能够充分利用涵盖自身免疫性疾病、炎症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再生药物的所有技术平台的潜力。此外,我们计划投资建设我们的全球开发组织,引进拥有迅速推进我们多样化临床渠道所需的临床和监管专家的人才。
合并和收购活动和业务发展努力的重点是通过选定的战略伙伴关系和收购加强技术平台和数字能力。我们还计划通过互补的收购、技术、基础设施和制造来增强能力。
22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企业发展
我们公司战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是通过精选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收购来加强我们的技术平台、数字能力和基础设施。2022年4月,我们获得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大流行防备合同,我们与Matinas Biophma达成了独家研究合作。
·2022年6月,我们开始在卢旺达基加利建设我们在非洲的第一个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制造厂,目标是在2022年底之前将第一套制造的BioNTainers交付给现场。该设施最初将包括两家BioNTainers,如果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或授权,它们将配备生产一系列针对非洲联盟成员国需求的基于信使核糖核酸的疫苗,可能包括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及正在研究的疟疾和结核病候选疫苗。我们相信,例如,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初始估计年产能可能高达约5,000万剂,我们预计BioNTainers最早可以在安装后大约12至18个月开始生产。
我们还提供了监事会的主要发展和向股东返还资本的状况的最新情况。
·2022年6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我们的股东投票决定重新任命赫尔穆特·杰格尔为监事会成员,并任命了另外两名监事会成员,安雅·莫拉维茨教授和鲁道夫·斯陶迪格尔教授。在年度股东大会之后的一次会议上,监事会再次选举赫尔穆特·杰格尔为主席。这三名成员都将任职到2026年的年度股东大会。
·2022年6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我们的股东批准了拟议的每股普通股2.00欧元的特别现金股息(包括以美国存托凭证形式持有的股息),导致总计支付4.843亿欧元。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里,根据我们的美国存托股票回购计划,以145.65美元的平均价格回购了2,078,207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总对价为3.027亿美元(2.869亿欧元)。
鉴于欧洲潜在的能源供应问题,我们正在评估我们正在进行的缓解工作,以确保业务连续性
·我们监测天然气供应情况,作为我们常规业务连续性管理的一部分,并正在评估可能的额外能源供应措施。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商业化生产目前使用天然气,但我们预计,如果需要,它可以不间断地由替代燃料来源提供动力。根据我们最新的信息和分析,我们工厂的商业信使生产预计不会受到像目前这样的天然气短缺的影响。尽管如此,我们无法肯定地预测持续或更严重的天然气短缺将对我们的运营产生什么影响。我们的研发和临床开发活动目前依赖GAS。我们还在不断监测对我们的研发和临床开发活动的影响,并采取措施降低风险。此外,我们继续评估能源短缺可能对我们的合作伙伴(包括辉瑞、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造成的影响;但是,目前我们无法预测能源短缺可能对这些合作伙伴产生的实际影响或由此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如果这些缔约方中的任何一方遭受这一或任何其他能源短缺的重大影响,我们可能无法生产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我们认识到继续生产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及生产和测试我们的候选产品的极端重要性,并正在积极参与与我们的交易对手和政府当局的内部和外部讨论,以在早期阶段应对任何潜在风险,以减轻因能源短缺而产生的任何影响。
2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关键管道更新
以下是我们的授权产品和临床候选产品的摘要,按平台和适应症组织。
管道概述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ids_pipeline.jpg
2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oncologypipeline.jpg

传染病
我们正在扩大我们的传染病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渠道,以应对全球卫生挑战。除了与辉瑞合作的新冠肺炎、流感和带状疱疹疫苗计划外,我们还针对另外10种不同的传染病开展积极的研究和临床前开发计划,涵盖预防疫苗和治疗方法。正如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所表明的那样,我们的传染病产品战略植根于我们的信念,即用我们的药品产生全球和社会影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目标是推进和扩大我们的传染病管道,以对抗主要的健康负担,同时使获得信使核糖核酸药物的途径民主化。
新冠肺炎疫苗计划-BNT162
BNT162b2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批准的基于信使核糖核酸的产品,它为一类新的药物铺平了道路。我们和辉瑞继续通过进一步的标签扩展以及开发后续和下一代候选疫苗的多样化流水线,继续巩固我们在全球新冠肺炎疫苗方面的领先地位。根据监管部门的批准,奥密克戎适应疫苗的推出和包括下一代疫苗试验在内的临床试验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
商业更新
截至2022年7月初,我们和辉瑞已经向180个国家或地区提供了总计超过36亿剂的疫苗。我们和辉瑞已经签署了2022年约25亿剂的订单,并在今年上半年开出了约12亿剂的发票。剂量1的累积份额在此期间有所增加。
1市场份额数据仅包括辉瑞运营的那些市场,并报告了市场份额数据
2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从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7月20日,所有市场的剂量份额从大约52%增加到63%2,3.在发达市场4,同一时期的剂量份额从大约59%增加到68%。
作为我们和辉瑞20亿剂支持公平获得药品承诺的一部分,我们和辉瑞已经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提供了总计15亿剂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
·2022年5月,我们和辉瑞宣布与欧盟委员会(EC)达成协议,修改他们最初商定的新冠肺炎疫苗合同交付时间表。修正案重新确定了计划交付的阶段,以帮助支持欧共体和成员国正在进行的免疫计划,并与两家公司合作寻找实用解决方案以满足不断变化的大流行需求的承诺保持一致。原定于2022年6月至8月交付的疫苗现在将于9月至2022年第四季度交付。这一交付时间表的变化不影响我们和辉瑞2022年全年的收入指导,也不影响2022年向欧共体成员国交付的剂量的全年承诺。
·2022年6月,我们和辉瑞与美国政府达成了一项新的疫苗供应协议。根据协议条款,美国政府将获得1.05亿剂疫苗,包括30微克、10微克和3微克,可能包括奥密克戎适应的成人疫苗,但需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紧急使用授权。美国政府还可以选择再购买1.95亿剂疫苗,使潜在的疫苗总量达到3亿剂。疫苗剂量的交付计划于2022年夏末开始,并将持续到今年第四季度。在收到首批1.05亿剂疫苗后,美国政府将向这两家公司支付32亿美元。
制造业最新进展
我们和辉瑞的全球新冠肺炎疫苗供应链和制造网络包括遍布四大洲的20家制造工厂。
·我们和辉瑞公司已经开始生产双价奥密克戎BA.1和BA.4/5适应疫苗。在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之前,我们预计最早能够在2022年10月交付更新的疫苗,并计划在秋季强化活动之前及时供应这两种疫苗。
临床发展和法规更新
我们和辉瑞的新冠肺炎疫苗已经获得了多项监管批准,包括扩大了对加强疫苗和儿科疫苗的授权。
·2022年5月,美国FDA扩大了EUA,将5岁至11岁儿童的强化剂量纳入其中。EUA的批准是基于2/3期临床试验的数据,该试验显示在该年龄组完成BNT162b2主要系列后的增强剂量后有高免疫反应。数据显示,在第二剂10微克初级系列疫苗后大约6个月给予加强剂量,与两剂后观察到的水平相比,针对SARS-CoV-2野生型毒株的中和抗体增加了6倍。该疫苗耐受性良好,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信号。
这些数据还提交给了EMA,用于欧盟的条件营销授权(CMA)的变体,以包括这个年龄段的增强剂量,并正在向世界各地的其他监管机构提交。
·2022年6月,美国FDA修订了EUA,将6个月至4岁的儿童包括在内。EUA是基于2/3期研究的安全性、免疫原性和疫苗效力的TOPLINE数据授予的,该研究评估了该年龄组1,678名儿童的第三次3微克剂量。在这个年龄段的第三次接种之后,疫苗引起了强烈的免疫反应,具有与安慰剂类似的良好的安全性。该疫苗符合EUA所需的所有免疫增强标准,这是基于对该年龄组中第三剂疫苗与16至25岁人群中第二剂疫苗进行免疫原性分析后一个月对一组研究参与者进行的免疫原性分析。关于这一年龄段的更多数据将在未来几周内分享。
这些数据还提交给了EMA,以便在这个年龄段延长CMA在欧盟的额度,预计将在未来几周向其他监管机构提交。
·2022年7月,美国FDA还批准了补充生物制品许可证申请,即sBLA,将12岁至15岁的个人纳入批准的适应症,将疫苗的许可范围扩大到这一年龄段,而这一年龄段以前包括在美国EUA之下。
2个,含发达市场的所有市场(3)加上新兴市场(阿根廷、智利、厄瓜多尔、香港、尼泊尔、秘鲁、南非、乌拉圭)
3包括美国、欧盟/欧洲经济区、其他国际发达市场(日本、韩国、瑞士、乌克兰)
4此数据集的开始日期为2022年1月1日,从2022年第一季度收益报告开始
2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BNT162b2已经显示出对几种令人担忧的变种的高水平保护,包括阿尔法、贝塔和德尔塔,并继续为正在传播的奥密克戎变种提供针对严重疾病、住院和死亡的保护。我们和辉瑞公司继续监测BNT162b2针对新出现的SARS-CoV-2变种提供的保护。
我们和辉瑞公司目前正在评估变种适应的新冠肺炎疫苗,包括针对奥密克戎亚型和其他SARS-CoV-2毒株的单价和双价疫苗。这些研究的数据于2022年6月和7月提交给监管机构,支持监管机构讨论开发奥密克戎适应疫苗和定义最合适的监管路径。我们和辉瑞将继续向全球监管机构提交可用的数据。2022年6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建议疫苗制造商开发改进后的疫苗,在当前疫苗成分中添加奥密克戎BA.4/5刺突蛋白编码成分,以创造二价加强疫苗。
·2022年6月,我们和辉瑞公司宣布了两种奥密克戎BA1适应候选疫苗的阳性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数据,包括结合现有疫苗和针对奥密克戎BA1Spike蛋白的单价和双价候选疫苗的数据。
这项2/3期试验在1,234名年龄在56岁或以上的受试者中进行的结果显示,与BNT162b2相比,奥密克戎BA.1适应的单价和双价候选疫苗加强剂量为30微克和60微克时,对奥密克戎BA.1的中和抗体应答显著高于BNT162b2,这与监管部门对优势的要求一致。单价奥密克戎适应疫苗30微克和60微克达到了超优的监管要求。
给药一个月后,奥密克戎BA.1适应的单价候选疫苗的加强剂量增加了针对奥密克戎BA.1的中和几何平均滴度(GMT),分别是加强前剂量水平的13.5倍和19.6倍。用奥密克戎BA.1适应的二价候选疫苗加强免疫后,对抗奥密克戎BA.1的中和GMT分别增加了9.1倍和10.9倍。两种候选疫苗都表现出与BNT162b2类似的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
在小鼠的临床前研究中,观察到单价和双价奥密克戎BA.4/5适应疫苗候选者显著增加了奥密克戎对包括BA.1、BA.4/5和野生型毒株在内的所有奥密克戎亚系的中和反应。
根据FDA的指导,我们和辉瑞公司计划分发一种编码原始毒株以及BA.4/BA.5奥密克戎亚系尖峰蛋白的二价疫苗,用作增强疫苗,但需获得监管部门的授权。此外,我们和辉瑞公司计划在2022年8月启动一项临床试验,为奥密克戎BA.4/5适应的二价疫苗产生免疫原性和安全性数据。
·2022年7月,我们和辉瑞完成了向EMA提交的奥密克戎二价新冠肺炎疫苗的申请,该疫苗基于BA.1亚型,适用于12岁及以上的个人。这项申请遵循了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指导,推出了一种奥密克戎适应的二价候选疫苗,以应对SARS-CoV-2病毒的持续进化。我们和辉瑞正在准备从2022年8月开始向EMA提交编码奥密克戎BA.4/5刺突蛋白的二价候选疫苗的临床前和化学、制造、对照或CMC数据。
·在最近的一份预印出版物中(BioRxiv.奥密克戎BA.2突破性感染增强BA.2.12.1和BA.4/BA.5的交叉中和作用;2022年8月)我们报告的数据显示,来自经历奥密克戎BA.2突破性感染的三重基因疫苗接种的个体的血清显示出广泛的中和关注变种的活性,包括奥密克戎BA.2衍生变异体BA.2.12.1、BA.4/BA.5。此外,数据显示,BA.2恢复期血清对BA.2和BA.4/BA.5亚系的中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针对刺激性糖蛋白N末端结构域(NTD)的抗体驱动的。相比之下,奥密克戎BA1恢复期血清的中和作用取决于针对受体结合域的抗体。这些发现表明,奥密克戎BA.2在接种疫苗的个体中触发了显著的NTD特异性回忆反应,从而增强了BA.4/BA.5亚系的中和作用。鉴于目前的流行病学以BA2亚系为主,如BA.4/BA.5,并且正在快速进化,这些发现将增进目前对奥密克戎免疫逃逸机制和免疫对变异交叉中和的影响的理解,从而有助于指导进一步的疫苗开发。
我们和辉瑞公司正在研究和确定新的下一代疫苗方法,以维持广泛和更持久的免疫反应,并在SARS-CoV-2进化过程中对其提供高水平的保护。长期战略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开发和测试多种工程疫苗候选,使我们和辉瑞能够实现交付泛SARS-CoV-2型疫苗的目标,最终将有助于更好地管理即将到来的令人担忧的变种。我们和辉瑞预计,从这些不同方法获得的科学数据将支持在关键试验中选择进行评估的候选疫苗。
2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我们和辉瑞公司计划测试几种新的疫苗结构,这些结构已经被设计成与免疫系统的多个手臂结合,包括抗体和T细胞。我们和辉瑞公司计划评估的这些下一代疫苗方法包括增强型SARS-CoV-2刺突抗原和T细胞增强型候选疫苗。
·2022年7月,作为我们和辉瑞开发下一代新冠肺炎疫苗长期战略的第一步,启动了一项随机、主动对照、观察者盲的第二阶段研究,以评估30微克剂量的增强型尖峰抗原候选疫苗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这是第一个采用工程设计的多种候选疫苗,BNT162b5,由编码SARS-CoV-2祖先毒株和奥密克戎BA.2变种的序列修改的刺突蛋白的RNA组成。对BNT162b5中的增强预融合刺突蛋白进行了修饰,目的是增加抗体中和反应的幅度和广度,以更好地预防新冠肺炎。
·此外,我们和辉瑞预计在2022年下半年,T细胞增强和泛SARS-CoV-2候选疫苗将进入临床。
其他传染病项目
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是我们的长期增长支柱,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传染病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的领导者。通过投资于多个项目,以应对对全球人口健康和低收入国家人民有重大影响的疾病,我们正在推进我们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和疗法流水线,以解决多种高需求适应症。
流感疫苗接种计划
我们正在与辉瑞公司合作,基于我们的一套信使核糖核酸平台开发流感疫苗。
·BNT161-评估单剂BNT161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的1/2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BNT161是一种四价核苷修饰RNA(ModRNA)流感候选疫苗。
2022年7月,在65岁及以上的受试者中进行的BNT161第二阶段扩展研究的数据显示,首次有证据表明BNT161显著诱导了菌株特异性的CD4+和CD8+反应。在接种BNT161疫苗后的第七天,所有四个编码菌株的CD4+T细胞的几何平均倍数上升(GMFR)超过两倍。对于菌株特异性CD8+T细胞,维多利亚B亚型和流感B亚型(H3N2)的GMFR是两倍以上。与对照四价流感疫苗相比,GMFR在CD4+和CD8+菌株特异性T细胞反应方面都更高。基于这些令人鼓舞的T细胞反应和观察到的血清转换,计划在2022年下半年启动四价修饰mRNA流感疫苗的第三阶段研究。
·我们和辉瑞公司已经开始了一项临床试验,以开发一种自我放大的信使核糖核酸或SARNA流感疫苗。这项计划中的剂量发现研究将评估18岁至50岁以下健康成年人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
带状疱疹疫苗接种计划
我们正在与辉瑞公司合作开发第一个基于信使核糖核酸的带状疱疹疫苗候选疫苗。其目标是利用可扩展的制造技术来支持全球访问,开发出具有良好安全性和高效的候选mRNA疫苗。
·临床试验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
单纯疱疹病毒2型疫苗接种计划-BNT163
作为与宾夕法尼亚大学合作的一部分,我们正在开发一种候选单纯疱疹病毒2型(HSV 2)疫苗。
·BNT163--临床试验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
结核病疫苗计划-BNT164
自2019年以来,我们一直与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合作开发旨在预防结核病感染和疾病的候选疫苗。
·其中一个候选药物BNT164的临床试验计划于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初开始。
2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疟疾疫苗计划-BNT165
我们正在开发一种候选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以潜在地预防疟疾和疾病相关死亡。我们将评估几种候选疫苗,包括已知的靶标,如环子孢子蛋白(CSP)和其他抗原。
·BNT165--目前计划于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初开始临床试验。
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合作
我们与宾夕法尼亚大学有一项研究合作,根据这项合作,我们拥有开发和商业化预防性mRNA免疫疗法的独家选择权,用于治疗多达10种传染病适应症。
肿瘤学
我们的免疫肿瘤学策略是基于利用免疫反应治疗癌症的开创性方法。我们在不同的治疗类别中拥有多个临床阶段资产,这些资产可能有可能使用互补的策略来治疗肿瘤,要么直接靶向肿瘤细胞,要么通过调节针对肿瘤的免疫反应。我们的肿瘤学支柱包括信使核糖核酸治疗性疫苗、细胞疗法(CAR、TCR和新抗原特异性T细胞疗法)、信使核糖核酸编码的效应分子(核单抗和核细胞因子)、下一代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和激动剂、抗肿瘤抗体和免疫调节小分子。许多候选产品有可能与其他流水线资产或已经批准的疗法结合在一起。
这一包含不同技术和行动模式的多样化工具包有可能使用现成的和个性化的方法来处理处于不同疾病阶段的广泛的实体肿瘤。对于我们的抗原特异性免疫疗法,我们已经组装了300多个专有或已知共享抗原库,并开发了预测算法,能够在个性化的基础上有效地为任何患者识别多个新抗原。
我们的临床阶段肿瘤学产品线包括23个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中的总共18个候选产品,其中包括5个随机第二阶段临床试验:两个FixVac计划(BNT111和BNT113)、我们iNeST产品候选自身基因cevumeran的两个适应症(BNT122/RO7198457)以及双特异性抗体检查点调节剂BNT311(GEN1046)。BNT116是一种针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FixVac程序,BNT142是一种针对T细胞上CD3和实体肿瘤中Claudin-6(CLDN6)的RiboMabs程序,最近进入了首次人类临床测试。
我们预计,在2022年剩余时间里,管道将继续推进和扩大,以及正在进行的试验中的进一步数据读数。
固定Vac
我们现成的癌症免疫治疗方法FixVac利用我们专有的尿苷mRNA(URNA)骨架,充分实现RNA的内在佐剂作用,该RNA编码癌症特异性共享抗原,使用专有的RNA-Lipoplex或RNA-LPX配方进行静脉注射,旨在诱导强大的抗原特异性免疫反应。
FixVac候选产品旨在触发先天和获得性免疫反应,并可能与抗PD1联合用于突变负担较低的肿瘤患者,包括那些已经经历过检查点抑制或CPI治疗的患者。
·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BNT111。
·一项全球性的三臂2期试验正在进行中,该试验评估了BNT111联合西米普利单抗(Regeneron的Libtayo®)与这两种药物作为单一疗法对抗PD1难治性/复发、无法切除的III或IV期黑色素瘤患者的疗效。主要终点是BNT111联合cymplimab的总有效率。次要终点包括单剂武器的总体应答率、反应持续时间和安全性。这项试验是与Regeneron合作进行的。
·BNT111还在进行治疗晚期黑色素瘤的一期试验。
29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BNT112正在进行前列腺癌治疗的1/2期试验。
·BNT112正在进行一项人类首例剂量滴定和扩大试验,以评估BNT112单一疗法以及与西米普单抗联合治疗前列腺癌患者的安全性、免疫原性和初步疗效。
·由于BNT112研究药品的不可预见的供应问题,暂时停止招募新患者参加这项临床试验,我们将其称为PROGERY,直到另行通知。对于目前正在试验的患者,治疗将继续按照方案进行。
·HPV16+的头颈癌患者中有BNT113。
·一项随机第二阶段试验正在进行中,该试验评估BNT113联合培布罗利珠单抗与培溴利珠单抗作为一线疗法治疗表达PD-L1的无法切除的复发或转移性HPV16+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主要终点包括安全性、总存活率和客观缓解率。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存活率、持久的完全反应、反应持续时间、患者报告的结果和生活质量测量。
·一项由研究人员赞助的BNT113在HPV16+头颈部和其他癌症患者身上的1/2期剂量递增试验正在进行中。
·BNT115正在进行一项由研究人员发起的卵巢癌治疗的第一阶段试验。
·BNT115正在进行一项人类首例开放式标签1期剂量递增试验,研究对象是符合(新)辅助化疗标准治疗条件的卵巢癌患者。
·虽然最初的招募期限延长了,但没有达到研究方案中确定的可评估患者的目标数量,试验的招募在此阶段停止。登记患者的后续阶段仍在完成。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将对试验的临床数据进行最终评估,并进行相应的记录。
·BNT116用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或NSCLC。
·BNT116正在进行一期临床试验评估。它旨在诱导对六种肿瘤相关抗原的免疫反应,这些抗原覆盖了所有主要组织学亚型NSCLC的高达100%的患者。
·2022年7月,第一名参与者在一项首例人类临床试验中接受了剂量,评估了BNT116单独和联合治疗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初步疗效。这项试验包括几个队列,目的是为之前接受PD-1抑制剂治疗或不符合化疗条件的患者确定BNT116单一疗法的安全剂量,并为以前接受过铂类化疗的患者确定BNT116与cymplimab(Regeneron的Libtayo®)联合使用的安全剂量。
个体化新抗原特异性免疫疗法
我们的iNeST方法也是基于我们专有的RNA-LPX配方中提供的药物优化的URNA。
每个患者都接受一种疫苗治疗,该疫苗根据他们个人癌症的突变情况进行了解,并按需生产。这种RNA编码患者自身肿瘤突变的一种独特成分,并导致产生新抗原特异性的CD4+和CD8+T细胞反应。我们认为这种方式非常适合用于早期癌症和佐剂环境。
Autogene Cevumeran(BNT122)-我们的主要iNeST候选产品Autogene Cevumeran正在开发中,作为与基因泰克共同开发和共同商业化合作的一部分。
·一项开放标签的第二阶段试验正在进行中,该试验评估了自体基因西沃莫兰联合培溴利珠单抗与单用培溴利珠单抗治疗未经治疗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根据RECIST v1.1,主要终点是接受自基因cevumeran治疗的患者与仅接受pembrolizumab治疗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终点包括客观应答率(ORR)、总存活率(OS)、反应持续时间(DOR)和安全性。数据更新预计将在2023年上半年进行。
30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自体基因Cevumeran辅助治疗循环肿瘤DNA或ctDNA阳性、手术切除的II期(高危)/III期结直肠癌的随机第二阶段试验正在进行中。这项试验预计将招募约200名患者,以评估自体基因cevumeran的疗效,并与手术和化疗后的警惕等待进行比较,手术和化疗是目前这些高危患者的护理标准。这项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病生存,即DFS。次要目标包括操作系统和安全性。
医学上对治疗结直肠癌的新疗法的需求仍然很高。结直肠癌是世界上第二致命的癌症。目前对这一适应症的护理标准是密切关注,等待在切除原发肿瘤和辅助化疗后肿瘤是否复发。这些患者中的一部分预计在手术后2-3年内肿瘤复发。在这项临床试验中,将选择具有高复发风险的患者进行高度敏感的血液测试,以检测ctDNA。
·一项开放标签的1a/1b期试验正在进行中,该试验评估了自身基因Cevumeran(BNT122)作为单一药物以及与阿替唑单抗联合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肿瘤患者的安全性、耐受性、免疫反应和药代动力学(篮子试验)。
·2022年6月,2022年6月,在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研究人员启动了一项由研究人员发起的自体基因cevumeran第一阶段临床试验的初步数据,该试验评估了与抗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atezolizumab和化疗联合应用于手术切除的胰腺导管腺癌(PDAC)患者的安全性和耐受性。16名患者接受了肿瘤切除手术,随后接受了单剂阿替唑单抗治疗,并接受了自体基因Cevumeran治疗。来自这16名接受治疗的患者的初步数据显示,自体基因Cevumeran耐受性良好。在50%(8/16)的患者中,诱导了高强度的新生新抗原特异性T细胞反应。经过18个月的早期中位随访,有这种免疫反应的患者比那些没有高强度疫苗诱导免疫反应的患者有明显更长的无复发生存期或RFS。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和基因泰克正计划进行一项随机研究,以进一步评估自体基因Cevumeran联合阿替唑单抗和化疗在切除的PDA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信使核糖核酸瘤内免疫治疗
我们正在与赛诺菲合作,利用我们专有的信使核糖核酸技术开发肿瘤内免疫疗法。候选产物SAR441000(BNT131)由编码免疫调节细胞因子的修饰的信使核糖核酸组成,用于直接瘤内注射。
SAR441000(BNT131)-赛诺菲赞助的1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作为单一疗法并联合抗PD-1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晚期实体肿瘤患者。
核细胞因子
BNT151和BNT152+153是编码与人血清白蛋白融合的人细胞因子的核苷修饰的mRNAs。修饰后的信使核糖核酸含有肝靶向脂质纳米粒(LNP),用于静脉给药,BNT151编码IL-2变体,BNT152编码IL-7,BNT153编码IL-2。
我们的核细胞因子候选产品旨在解决重组表达的细胞因子的局限性,包括有限的血清半衰期和生产成本。
·BNT151-多实体肿瘤适应症的首个人类开放标签多中心1/2期试验正在进行中。试验的第一部分是单一疗法剂量升级,将纳入肿瘤转移或无法切除且没有可用的标准疗法可能带来临床益处的患者。在联合治疗剂量升级中,不同实体瘤的患者将被纳入BNT151和其他潜在的联合药物治疗。
·BNT152+153-正在进行一项人类第一阶段试验,评估BNT152(编码IL-7)和BNT153(编码IL-2)在各种实体肿瘤患者中的组合。同时,第一部分中BNT152和BNT153单一治疗剂量的增加将决定第二部分中每种化合物组合的起始剂量。第二部分是BNT152和BNT153的联合剂量发现。
核糖核酸抗体
我们的RiboMab候选产品BNT141和BNT142基于mRNA,旨在编码癌细胞靶向抗体。这些候选产品利用我们专有的优化信使核糖核酸技术,将核苷修饰与我们对信使核糖核酸骨架的修饰相结合,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蛋白质的表达。
3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RiboMabs可以解决重组抗体的局限性,包括昂贵的制造工艺和不利的药代动力学。
BNT141编码一种针对Claudin18.2的抗体,该抗体在高度未满足医疗需求的肿瘤中表达,包括多发性上皮性实体瘤,如胃癌、胆道癌和胰腺癌。BNT142编码一种针对CD3和CLDN6的双特异性T细胞结合抗体,CD3是一种T细胞受体成分,CLDN6是一种在实体肿瘤(如睾丸和卵巢癌)中发现的癌胎儿细胞表面抗原。
·BNT141-BNT141的开放标签、多部位、1/2期剂量递增、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试验,随后在Claudin 18.2(CLDN18.2)阳性肿瘤患者中进行扩大队列试验。这项试验正在评估在无法切除或转移的癌症患者中作为单一疗法的剂量递增,然后在符合标准护理治疗条件的晚期无法切除或转移性CLDN18.2阳性的胰腺癌或胆管癌患者中结合化疗的剂量递增。在剂量升级后,将对扩展队列进行评估。
·BNT142-2022年7月,第一名参与者接受了BNT142的开放标签、多中心、1/2期剂量递增、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试验,随后对CLDN6阳性的晚期实体肿瘤患者进行了扩大队列试验。该试验正在评估BNT142作为单一疗法用于已用尽治疗或不符合标准护理治疗条件的患者。剂量增加后,BNT142将在睾丸癌、卵巢癌和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扩展队列中进行评估。
CAR-T细胞免疫治疗
BNT211,我们的第一个嵌合抗原受体,或CAR-T细胞产品候选,靶向CLDN6阳性的实体瘤,与编码CLDN6的CAR-T细胞放大RNA疫苗或CARVac相结合。CARVac也是基于我们专利的RNA-LPX配方中提供的经过药物优化的URNA骨干。CLDN6 CAR-T细胞配备了对肿瘤特异性癌胚抗原CLDN6具有高敏感性和特异性的第二代CAR。CARVac在体内驱动转移的CAR-T细胞的扩增,旨在增加它们的持久性和有效性。BNT211旨在克服实体瘤患者CAR-T细胞治疗的局限性。
·一项人类首个1/2期开放标签剂量递增和剂量扩展试验正在进行中,该试验评估了CLDN6阳性实体肿瘤患者的BNT211。这项试验评估了CLDN6 CAR-T细胞作为单一疗法以及与CLDN6 CARVac联合使用的剂量。
正在进行的试验的数据在2022年4月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会议和癌症免疫治疗协会的年度会议上公布。或CIMT,于2022年5月。初步疗效数据显示临床活动有令人鼓舞的迹象,疾病控制率为86%,总有效率为43%。结果还显示了令人鼓舞的安全性,因为不良事件和剂量限制毒性是可控的。
正在进行的1/2阶段试验的另一次数据更新预计将在2022年下半年进行。
·2022年6月,EMA批准BNT211优先药物或Prime,用于三线或更晚的睾丸生殖细胞肿瘤治疗。优质地位授予可能提供比现有治疗方法更大的治疗优势的候选药物,并为针对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的药物开发商提供早期和积极的EMA支持。在下一个开发阶段,BNT211将受益于与EMA的这种互动。
新抗原靶向T细胞治疗
BNT221(neo-PTC-01)是我们针对癌症治疗的个体化新抗原靶向T细胞疗法。BNT221针对选定的个性化新抗原集合。
·一项人类首例1期剂量递增试验正在进行中,该试验评估了BNT221在检查点抑制剂无效或难治性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中的应用。试验的第一部分包括BNT221的单一治疗剂量递增。在第二部分,BNT221将在一线治疗后与抗PD1治疗联合使用。
新一代免疫调节剂
32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我们正在与Genmab合作开发作为肿瘤靶向和双重免疫调节剂的双特异性抗体,将Genmab专有的DuoBody®技术与我们的联合靶标识别和产品概念专业知识相结合。
这些下一代免疫检查点调节器旨在启动和激活抗肿瘤T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功能。
BNT311和BNT312与Genmab合作,作为50/50合作的一部分,在这种合作中,开发成本和未来利润共享。
BNT311(GEN1046)是一种潜在的一类双特异性抗体,它结合了PD-L1检查点抑制和4-1BB检查点激活。BNT312(GEN1042)是一种潜在的一类双特异性抗体,旨在通过交联CD40和4-1BB阳性细胞来诱导条件免疫激活。
·BNT311(GEN1046)-BNT311的2期多中心随机开放标签试验正在进行中,BNT311是单一疗法,在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进行标准护理治疗后,与培布罗珠单抗联合治疗复发/难治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根据RECIST v1.1,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是ORR。次要终端包括DOR、响应时间、PFS、操作系统和安全性。
在实体肿瘤患者中进行扩展队列的1/2期试验正在进行中。多个扩展队列正在进行中,包括NSCLC、三阴性乳腺癌或TNBC、尿路上皮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或SCCHN以及宫颈癌。
·BNT312(GEN1042)-实体肿瘤患者的1/2期试验正在进行中。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胰腺癌和头颈癌的扩张队列正在招募。
2022年8月,我们宣布扩大与Genmab的全球战略合作,共同开发CD27抗体BNT313(GEN1053),应用Genmab专有的HexaBody®技术。在这种各占一半的合作下,BNT313的开发成本和潜在的未来利润将平均分摊。
·BNT313(GEN1053)-评估BNT313作为单一疗法治疗恶性实体肿瘤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初步疗效的第一阶段试验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启动。审判将由两部分组成。剂量递增部分将探讨BNT313递增剂量作为单一疗法的安全性。扩展部分计划提供有关BNT313单一疗法在选定的肿瘤适应症中的选定剂量方案的额外安全性和初始抗肿瘤活性信息,以及与作用模式相关的更详细数据。
靶向抗癌抗体
BNT321(MVT-5873)是一种针对唾液酸路易斯A(SleA)的全人IgG1单抗,唾液酸路易斯A(SleA)是CA19-9上的一个表位,表达于胰腺和其他实体肿瘤中,在肿瘤黏附和转移形成中发挥作用,是侵袭性癌症表型的标志。
·BNT321目前正处于胰腺癌和其他CA19-9表达实体瘤的第一阶段临床开发中。
小分子免疫调节剂
BNT411是我们的新型小分子TLR7激动剂候选产品。BNT411旨在通过TLR7途径激活适应性免疫系统和先天免疫系统。
·BNT411作为实体瘤患者的单一疗法,以及与阿替唑单抗、卡铂和依托泊苷联合用于化疗初治的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1/2期剂量递增试验正在进行中。
罕见病蛋白替代疗法
我们正在与Genevant合作,将我们的mRNA技术与Genevant的LNP递送技术相结合,创建最多五种mRNA蛋白质替代疗法,用于治疗高度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的罕见疾病。目前,我们已经搁置了这些计划,以便专注于其他疾病领域。
3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财务运营概述
下表显示了我们每个时期的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2022202120222021
(单位:百万,不包括每股数据)(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未经审计)
收入
商业收入€3,166.3€5,280.5€9,528.5€7,308.0
研发收入30.228.042.648.9
总收入€3,196.5€5,308.5€9,571.1€7,356.9
销售成本(764.6)(883.8)(2,058.7)(1,116.9)
研发费用(399.6)(201.1)(685.4)(417.3)
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17.8)(13.3)(32.1)(22.0)
一般和行政费用(130.0)(47.8)(220.8)(86.7)
其他运营费用(240.7)(0.3)(309.5)(0.9)
其他营业收入565.836.2697.7147.5
营业收入€2,209.6€4,198.4€6,962.3€5,860.6
财政收入115.50.3387.624.8
财务费用(5.8)(175.9)(12.5)(220.3)
税前利润€2,319.3€4,022.8€7,337.4€5,665.1
所得税(647.3)(1,235.6)(1,966.6)(1,749.8)
当期利润€1,672.0€2,787.2€5,370.8€3,915.3
每股收益
当期每股基本利润€6.86€11.42€22.00€16.07
当期每股摊薄利润€6.45€10.77€20.69€15.14
重要的财务及营运条款及概念载于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本年度的Form 20-F年报第5项。
3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新冠肺炎的运营影响
随着我们推进我们的临床计划,我们与我们的主要研究人员和临床地点保持密切联系,并正在持续评估对临床试验的影响、预期时间表和成本。对于某些方案,包括BNT111、BNT113、BNT122、BNT141和BNT142(核抗体)、BNT151和BNT152/153(核细胞因子)和BNT161(流感),由于患者登记放缓以及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其他延误,试验的开始受到延误。在推迟了几个月将重点放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苗上后,我们在2021年开始了四项第二阶段临床试验:两项针对我们的FixVac候选产品BNT111和BNT113,一项针对我们的iNeST计划BNT122以及我们的双特异性抗体计划BNT311。此外,我们在2021年和2022年启动了多个一期临床试验,其中包括BNT211(CARVac)、BNT221(neo-PTC-01,一种基于新抗原的T细胞疗法)、BNT151和BNT152+153(核细胞因子)、BNT116(FixVac)、BNT141(RiboMab)和BNT142(RiboMab)的候选产品。尽管这些延迟是暂时的,但可能会推迟这些临床试验和临床前研究的进一步进展,从而对我们的运营和整体业务产生负面影响。我们的业务,包括研究和制造,也可能受到负面影响,因为工作人员因自我隔离程序或长期患病而缺勤的潜在影响。在编制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本季度报告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季度报告时,对这些因素进行了评估和考虑。我们将继续评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已知和潜在影响。
新冠肺炎合作
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于2020年1月下旬启动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开发计划,利用我们的专有信使核糖核酸平台,并组建了一个由全球合作伙伴组成的财团,其中包括辉瑞(在中国、德国和土耳其除外的全球营销和发行权)和复星国际制药(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或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营销和发行权)。
我们在上面的关键渠道更新、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Form 20-F年度报告的第4项和第5项,以及该年度报告中包括的经审计的综合财务报表的附注中进一步描述了我们与新冠肺炎的合作细节。
3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截至2022年和2021年6月30日止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比较
收入
以下是所示期间确认的收入摘要: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收入
商业收入€3,166.3€5,280.5€(2,114.2)(40)
新冠肺炎疫苗收入3,152.75,266.0(2,113.3)(40)
面向协作合作伙伴的销售(1)
608.3138.1470.2340
直接向客户销售产品557.01,035.6(478.6)(46)
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和销售里程碑的份额1,987.44,092.3(2,104.9)(51)
其他销售13.614.5(0.9)(6)
合作带来的研发收入€30.2€28.0€2.28
总收入€3,196.5€5,308.5€(2,112.0)(40)
(1)代表向我们的协作伙伴销售我们制造的产品。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收入
商业收入€9,528.5€7,308.0€2,220.530
新冠肺炎疫苗收入9,505.87,281.62,224.231
面向协作合作伙伴的销售(1)
1,211.5202.01,009.5500
直接向客户销售产品1,720.11,235.4484.739
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和销售里程碑的份额6,574.25,844.2730.012
其他销售22.726.4(3.7)(14)
合作带来的研发收入€42.6€48.9€(6.3)(13)
总收入€9,571.1€7,356.9€2,214.230
(1)代表向我们的协作伙伴销售我们制造的产品。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相比,我们与客户的合同总收入减少了21.12亿欧元,从53.085亿欧元下降到31.965亿欧元,但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今年迄今仍增加了22.142亿欧元,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的73.569亿欧元增加到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的95.711亿欧元。我们认为,大流行的发展仍然处于动态之中,这影响了从BNT162b2疫苗向奥密克戎适应的双价疫苗的潜在转换,这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从而导致订单从今年早些时候的订单重新阶段到今年晚些时候。这些事态发展正在导致季度收入的波动,我们预计这种波动将持续到本财年剩余时间,因为2022年第四季度我们的关键市场对奥密克戎适应的二价疫苗的需求有所增加,这还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
我们是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地区的营销授权持有者,也是美国(与辉瑞)和其他国家/地区的紧急使用授权或等价物的持有者;在最初获得紧急使用授权或等价物的国家/地区寻求监管批准的申请正在进行中。除中国、德国和土耳其外,辉瑞在全球拥有营销和分销权利。复星国际医药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拥有营销和分销权利。营销和分销权利的分配定义了协作合作伙伴作为委托人的区域。
每当新冠肺炎疫苗制造和供应过程中的责任转移,以及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转移,疫苗就会从一个合作伙伴销售给另一个合作伙伴。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中,我们分别确认了向我们的合作伙伴销售我们生产的药品批次的收入6.083亿欧元和12.115亿欧元。在比较期间,三个月和六个月结束
3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2021年6月30日,向协作合作伙伴销售的收入分别为1.381亿欧元和2.02亿欧元。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通过供应我们的地区,我们分别从德国和土耳其的新冠肺炎疫苗直接销售中获得了5.57亿欧元和17.201亿欧元的收入。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比较期间,从这些销售中获得的确认收入分别为10.356亿欧元和12.354亿欧元。我们根据销售额欠协作合作伙伴辉瑞的毛利润份额被确认为销售成本。
根据新冠肺炎疫苗在合作伙伴地区的销售情况,我们有资格从他们的毛利润中分得一杯羹,这是一个净值,在商业阶段被确认为合作收入,以及在达到潜在门槛后记录的销售里程碑。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中,19.874亿欧元的毛利润份额被确认为收入。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中,毛利润份额39.237亿欧元和销售里程碑1.686亿欧元被确认为收入。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确认了65.742亿欧元的毛利润份额。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54.284亿欧元的毛利润份额和4.158亿欧元的销售里程碑被确认为收入。为了确定我们在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中的份额,我们使用了协作合作伙伴的某些信息,其中一些信息基于合作伙伴之间共享的初步数据,一旦有最终数据可用,这些信息可能会有所不同。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和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预期确认的与上一时期相比的真实情况并不重要。
销售成本
下表汇总了我们在指定时期的销售成本: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销售成本
与新冠肺炎疫苗收入相关的销售成本€753.3€872.1€(118.8)(14)
与其他销售相关的成本11.311.7(0.4)(3)
销售总成本€764.6€883.8€(119.2)(13)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销售成本
与新冠肺炎疫苗收入相关的销售成本€2,041.6€1,095.3€946.386
与其他销售相关的成本17.121.6(4.5)(21)
销售总成本€2,058.7€1,116.9€941.884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相比,我们的销售成本下降了1.192亿欧元,从8.838亿欧元降至7.46亿欧元,但今年迄今的基础上仍增加了9.418亿欧元,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的11.169亿欧元增加到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的20.587亿欧元。销售成本的变化主要是由于确认了与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收入相关的成本,其中包括欠我们的合作伙伴辉瑞的毛利润份额。此外,销售成本还受到库存注销产生的费用和与合同制造组织(CMO)签订的合同产生的产能支出的影响,这些支出成为多余的直接原因是计划推出新的新冠肺炎疫苗配方,可能从BNT162b2疫苗转向奥密克戎适应的双价疫苗,以及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内部制造能力增加。
3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研究和开发费用
下表汇总了我们在指定时期的研发费用: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研发费用
购买的服务€230.0€99.9€130.1130
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85.568.217.325
实验室用品48.116.531.6192
折旧及摊销11.67.14.563
其他24.49.415.0160
研发费用总额€399.6€201.1€198.599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研发费用
购买的服务€361.4€241.8€119.649
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156.3115.740.635
实验室用品105.727.977.8279
折旧及摊销22.414.67.853
其他39.617.322.3129
研发费用总额€685.4€417.3€268.164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相比,我们的研发费用增加了1.985亿欧元,增幅99%,从20110万欧元增至3.996亿欧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研发费用增加了2.681亿欧元,从4.173亿欧元增至6.854亿欧元,这主要是由于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将生产生产奥密克戎候选疫苗的相关成本确认为研发费用,以及员工人数增加导致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支出增加。
3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一般和行政费用
下表汇总了我们在所述期间的一般和行政费用: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一般和行政费用
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43.0€17.1€25.9151
购买的服务34.611.523.1201
IT和办公设备22.55.417.1317
保险费8.54.44.193
其他21.49.412.0128
一般和行政费用总额€130.0€47.8€82.2172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一般和行政费用
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70.5€31.4€39.1125
购买的服务64.923.541.4176
IT和办公设备33.88.025.8323
保险费14.58.75.867
其他37.115.122.0146
一般和行政费用总额€220.8€86.7€134.1155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相比,我们的一般和行政费用增加了8220万欧元或172%,从4780万欧元增加到1.3亿欧元,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增加了1.341亿欧元,从8670万欧元增加到2.208亿欧元,这主要是由于确认了购买外部服务的费用增加,以及员工人数增加导致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障费用增加。
39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其他营业收入/支出
下表汇总了我们在所示期间的其他业绩,包括其他营业收入和支出: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其他结果
其他营业收入€565.8€36.2€529.6新墨西哥州
外汇差额,净额517.034.4482.6新墨西哥州
政府拨款0.1(0.1)(100)
其他48.81.747.1新墨西哥州
其他运营费用€(240.7)€(0.3)€(240.4)新墨西哥州
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衍生工具损失(229.7)(229.7)
其他(11.0)(0.3)(10.7)新墨西哥州
其他全部结果€325.1€35.9€289.2806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其他结果
其他营业收入€697.7€147.5€550.2373
外汇差额,净额641.075.1565.9754
政府拨款68.0(68.0)(100)
其他56.74.452.3新墨西哥州
其他运营费用€(309.5)€(0.9)€(308.6)新墨西哥州
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衍生工具损失(299.0)(299.0)
其他(10.5)(0.9)(9.6)新墨西哥州
其他全部结果€388.2€146.6€241.6165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相比,我们的总其他业绩增加了2.892亿欧元,从3590万欧元增加到3.251亿欧元,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我们的总其他业绩增加了2.416亿欧元,从1.466亿欧元增加到3.882亿欧元,这主要是由于经营项目产生的汇兑差异产生的其他收入增加。这一增长反映了外汇汇率的变化,主要与我们的美元计价贸易应收账款有关,这主要是由于我们与辉瑞公司在新冠肺炎上的合作,由我们以美元计价的贸易应付款的汇率影响以及主要由我们的许可协议产生的义务所产生的美元计价的其他金融负债相抵消。增加的影响被记录外汇远期合约的公允价值变化所抵消,这些远期合约是我们为管理我们的部分交易风险而订立的,但没有被指定为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的对冲工具。此外,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与上一年期间确认的政府赠款有关的其他收入没有再次出现。
40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财务收入/支出
下表汇总了我们在所示时期的财务结果: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财务结果
财政收入€115.5€0.3€115.2新墨西哥州
外汇差额,净额114.0114.0
利息收入1.50.31.2400
财务费用€(5.8)€(175.9)€170.1(97)
与金融资产相关的利息支出(5.1)(5.1)
与租赁负债有关的利息支出(0.7)(0.5)(0.2)40
金融工具摊销(4.7)4.7(100)
按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调整(170.4)170.4(100)
外汇差额,净额(0.3)0.3(100)
总财务结果€109.7€(175.6)€285.3(162)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变化
(单位:百万)20222021%
财务结果
财政收入€387.6€24.8€362.8新墨西哥州
按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调整216.8216.8
外汇差额,净额168.824.2144.6598
利息收入2.00.61.4233
财务费用€(12.5)€(220.3)€207.8(94)
与金融资产相关的利息支出(8.3)(8.3)
金融工具摊销(2.6)(7.2)4.6(64)
与租赁负债有关的利息支出(1.6)(1.2)(0.4)33
按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调整(211.9)211.9(100)
总财务结果€375.1€(195.5)€570.6(292)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相比,我们的总财务业绩增加了2.853亿欧元,从负财务业绩1.756亿欧元增加到正财务业绩1.097亿欧元,从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六个月的负财务业绩1.955亿欧元增加到正财务业绩3.751亿欧元,主要由于提早赎回可转换票据时,可转换票据内含衍生工具的最终公允价值计量调整所产生的收入增加(见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所载未经审核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6)。此外,由于确认融资项目(即以美元计价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产生的汇兑差额,财务收入有所增加。
所得税
于截至2022年及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所得税乃根据对普通税前收入的整个财政年度的预期加权平均年度所得税税率(估计年度有效所得税税率)加上任何离散项目的税务影响的最佳估计而计算。截至2022年和2021年6月30日的6个月,我们的有效所得税税率分别约为26.8%和30.9%。有效所得税税率下降的部分原因是美因茨、马尔堡和伊达尔-奥伯斯坦的平均贸易税率从2022年开始下降。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期间,德国税务集团确认了当期所得税。递延税项的影响已确认为已确认的离散项目。此外,可转换票据的非税务有效公允价值计量被视为六个月的永久性差异。
4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截至2022年6月30日。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继续对我们的美国税务集团的递延税项资产维持估值准备金,因为根据国际会计准则第12号,没有足够的可能性将未来可用的应税利润用于抵销未使用的税项损失和临时差异。
关联方交易
于截至2022年及2021年6月30日止三个月及六个月期间发生的关联方交易于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所载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11解释。
关键会计政策和估算的使用
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三个月及六个月的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乃根据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发布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编制。
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编制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时,管理层需要使用影响资产负债表日报告的资产和负债值以及各自报告期内产生的收入和费用的估计和假设。正如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该年度的Form 20-F年度报告第5项所述,以及该年度报告所包括的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附注3所述,我们的管理层最需要运用判断的领域与收入的确认有关。这包括但不限于根据我们的合作协议确定商业收入,这是根据合作伙伴从新冠肺炎疫苗销售中获得的毛利确认的,我们使用了从合作伙伴那里获得的某些信息,包括产品销售收入,其中一些基于合作伙伴之间共享的初步数据。随着我们从协作合作伙伴那里收到最终数据,这些估计数字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在协作合作伙伴毛利润中所占份额的这些变化将在预期中确认为估计变化。
假设、估计和行使一定程度的酌情决定权的其他适当领域涉及确定无形资产和衍生工具的公允价值、拨备的形成以及所得税。我们的假设和估计基于编制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时可用的参数。然而,现有情况和对未来发展的假设可能会因市场变化或出现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而发生变化。因此,我们的估计可能与实际值有所不同。
我们的重要会计政策及估计的使用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及截至该年度的Form 20-F年报第5项以及该年报所载经审核综合财务报表附注2.3及附注3中作进一步讨论,并包括与收入确认、研发开支、股份薪酬、股份奖励的公允价值计量及税项有关的事项。与关键会计估计数有关的领域的实际结果可能不同于管理层的估计数。
法律诉讼
截至2022年6月30日,针对我们的某些索赔正在待决或受到威胁,主要涉及与以下专利诉讼无关的某些合同纠纷所产生的所谓义务。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对此类诉讼潜在经济资源流出的最佳估计为3.045亿欧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为1.781亿欧元),由于目前估计的诉讼时间,这笔资金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内重新归类为当前拨备,并在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损益表中确认了销售成本。这项评估是基于管理层认为合理的假设,包括关于未来事件和不确定性的假设。虽然我们相信我们的地位是稳固的,但这些事情的结果最终是不确定的,因此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件和情况,导致我们改变这些假设,并对我们未来的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除上述情况外,在我们的正常业务过程和行为中,我们可能会不时与第三方进行讨论,例如考虑使用该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和/或使用该第三方的知识产权的报酬。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已收到通知并可能在未来对我们或我们的子公司提出索赔的知识产权相关考虑事项中,没有一项符合记录拨备的标准。我们将继续评估,如果未来情况发生变化,是否需要记录一项规定,以及是否存在针对任何此类索赔的潜在赔偿权利。目前,我们无法估计各自的或有负债。
42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有关我们面临和未来可能面临的与这些和其他法律程序相关的风险的描述,请参阅本季度报告中其他部分的“风险因素”。
Alnylam诉讼程序
2022年3月,Alnylam制药公司(Alnylam PharmPharmticals,Inc.)向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对辉瑞和Pharmacia&Upjohn Co.LLC提起诉讼,指控Alnylam拥有的一项现有专利,即美国专利号11,246,933,侵犯了COMIRNatY中使用的阳离子脂类,并寻求金钱救济。
我们提出了反索赔,成为Alnylam诉讼的一方,2022年6月,Alnylam在其索赔中增加了我们诱导侵犯‘933专利的指控。此外,2022年7月,Alnylam在美国特拉华州地区法院对我们、我们的全资子公司BioNTech制造有限公司、辉瑞公司和Pharmacia&Upjohn Co.LLC提起诉讼,指控我们还导致侵犯了一项新发布的专利,即美国专利号11,382,979或‘979专利,这是’933专利的延续。
我们相信,我们对与每一项专利相关的指控都有很强的辩护能力,并打算在上述诉讼中为自己辩护。然而,我们正处于对Alnylam的索赔进行分析的早期阶段,这一分析正在进行中,而且很复杂,我们相信诉讼的结果仍然很不确定。因此,我们认为我方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话)以及对我方可能遭受的任何损失金额的估计仍然难以确定。
CureVac诉讼程序
2022年7月,CureVac AG(或称CureVac)在杜塞尔多夫地区法院对我们和我们的全资子公司BioNTech Manufacturing GmbH和BioNTech Manufacturing Marburg GmbH提起诉讼,指控COMIRATY侵犯了一项欧洲专利EP1857122B1和三款实用新型DE202015009961U1、DE202015009974U1和DE202021003575U1。2022年7月晚些时候,我们和辉瑞向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法院作出宣告性判决,要求COMIRNatY做出不侵犯美国专利号11,135,312,11,149,278和11,241,493的判决。
我们相信,我们对与欧洲专利和德国公用事业模型的索赔有关的指控拥有强有力的辩护理由,并打算在上述诉讼程序中大力为自己辩护。然而,我们正处于对CureVac索赔进行分析的早期阶段,这一分析正在进行中,而且很复杂,我们认为诉讼的结果基本上是不确定的。因此,我们认为我方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如果有的话)以及对我方可能遭受的任何损失金额的估计仍然难以确定。
流动性与资本资源
概述
鉴于我们强大的财务、科学和运营成就,我们相信我们有足够的资源勤奋地配置现有资本,以推动多平台战略,并提供一个完全整合的全球生物技术公司。在研发方面,我们专注于开发下一代新冠肺炎疫苗,以保持领先地位和应对大流行,并扩大疫苗的标签和获得途径。我们还计划投入巨资建立我们的全球开发组织,引进具有临床和监管专业知识的人才,以迅速推进我们多样化的临床渠道。此外,我们还在使我们的治疗领域足迹多样化,这将使我们能够充分利用涵盖自身免疫性疾病、炎症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再生药物的所有技术平台的潜力。此外,我们计划通过互补的收购、技术、基础设施和制造来增强能力。为了支持我们未来的发展轨迹,发展组织和扩大我们的团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正在欧洲、美国、亚洲和非洲等关键地区拓展我们的全球足迹。此外,投资于关键技术的制造能力和部署我们的大流行应对能力仍然是我们的优先事项。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拥有93.348亿欧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在分析我们的流动性时,我们预计某些重要的资产负债表项目有望在报告期结束后改善我们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余额。截至6月30日,我们的应收贸易账款仍未结清, 2022主要是由于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所载未经审计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6所述,我们与辉瑞合作项下的毛利份额的合同结算所致。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的贸易应收账款包括与2022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毛利份额相关的贸易应收账款。结算我们2022年第一季度毛利润份额(根据合同的定义)的付款是在报告期结束后于2022年7月从我们的协作合作伙伴那里收到的。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未偿还贸易应收账款中,我们
4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筹集了55.811亿欧元的现金。截至2022年7月15日,我们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计为148.845亿欧元。
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根据我们的投资政策进行投资,主要侧重于流动性和保本,主要由银行账户现金和手头现金以及原始到期日为三个月或以下的短期存款组成,按公允价值列报。
于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内,我们偿还了大部分未偿还贷款(见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所载未经审计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6)。
2020年7月27日,我们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公开承销发行了550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每股相当于我们的一股普通股,公开发行价为每美国存托股份93美元,即包销发行。2020年8月27日,在包销发行之后,我们发行了16,124份美国存托凭证,每股相当于我们的一股普通股,以每股美国存托股份93美元的相同公开发行价进行配股。包销发售和配股发售是单一的全球发售的一部分,我们称之为全球发售。全球发售的总收益为5.13亿美元(4.363亿欧元)。
一只与淡马锡资本管理公司有关的基金。有限公司和另一名经认可的投资者参与了一项私人投资,我们称之为2020年6月的私募。私募包括投资一笔四年期强制性可转换票据和一笔普通股投资。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提前赎回了年息4.5%、转换溢价高于参考价20%的1.00亿欧元四年期强制性可转换票据。于2022年4月期间,提前赎回通过发行1,744,392股普通股完成(见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所载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6及8)。
于2020年11月,我们与Jefferies LLC及SVB Leerink LLC(现为SVB Securities LLC)订立销售协议或销售协议,以建立一项市场发售计划,根据该计划,吾等可不时出售相当于普通股的美国存托凭证,总收益最高可达5.0亿美元。于截至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止年度,吾等根据销售协议分别出售735,490股美国存托股份及995,890股美国存托股份,分别相当于本公司一股普通股及先前以库房形式持有。在截至2020年12月31日和2021年12月31日的年度内,总收益分别为9290万美元(7650万欧元)和2亿美元(1.636亿欧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销售协议下的剩余产能为2.071亿美元。根据在市场发售计划,美国存托凭证在市场上通过证券交易所出售,因此股东的认购权不受影响。
2022年1月,我们宣布与辉瑞公司开展新的研究、开发和商业化合作,以开发一种潜在的第一种基于mRNA的疫苗,用于预防带状疱疹(带状疱疹病毒,或HZV)。在这一合作中,辉瑞已同意进行股权投资,并以总计1.106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497,727股普通股。发行497,727股普通股,面值50万欧元,已于2022年3月24日在商业登记册(HandelsRegister)登记(见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未经审计的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8)。
2022年3月,我们的管理委员会和监事会批准了一项美国存托凭证的股份回购计划,根据该计划,我们可以在未来两年内回购高达15亿美元的美国存托凭证。2022年5月2日,我们价值高达10亿美元的美国存托凭证股票回购计划的第一批开始。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里,以145.65美元的平均价格回购了2,078,207份美国存托凭证,总代价为3.027亿美元(2.869亿欧元)。
2022年6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我们的股东批准了拟议的每股普通股2.00欧元的特别现金股息(包括以美国存托凭证形式持有的股息),从而导致总计支付4.843亿欧元。
4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现金流
下表汇总了各列报期间的主要现金来源和用途:
截至三个月
6月30日,
截至六个月
6月30日,
(单位:百万)2022202120222021
现金流净额来自(用于):
经营活动€3,919.1€(100.3)€7,969.3€(411.6)
投资活动(78.4)(29.8)209.0(58.1)
融资活动(781.5)152.9(701.2)148.4
现金流入(流出)总额€3,059.2€22.8€7,477.1€(321.3)
经营活动
我们从运营中获得现金流,主要来自销售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我们运营活动的现金流受到我们使用现金作为运营费用和营运资本支持业务的重大影响。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我们来自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包括按照合同安排计划从我们的合作伙伴辉瑞支付的毛利润份额的结算付款。如本季度报告其他部分所载未经审核中期简明综合财务报表附注6所述,毛利份额的合约结算有超过一个历季的时间抵销。因此,在报告期结束后,即2022年7月,我们收到了2022年第一季度毛利份额的结算付款(根据合同定义),进一步改善了我们的现金状况。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39.191亿欧元,包括23.193亿欧元的税前利润,2.078亿欧元的负非现金调整,26.033亿欧元的资产和负债净正变化,以及7.914亿欧元的所得税。非现金项目主要包括净汇兑差额。资产和负债的净正变化主要是由于我们与辉瑞公司在新冠肺炎合作的贸易和其他应收账款减少。
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经营活动中使用的净现金为1.003亿欧元,其中税前利润为40.228亿欧元,非现金正调整为1.229亿欧元,资产和负债净负变化为42.4亿欧元。资产和负债的净负变化主要是由于与辉瑞合作的贸易和其他应收账款增加。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79.693亿欧元,其中税前利润为73.374亿欧元,非现金调整为负3.772亿欧元,资产和负债净变化为31.05亿欧元,支付的所得税为20.814亿欧元。非现金项目主要包括与我们的可转换债券公允价值更新相关的净汇兑差额和财务收入。资产和负债的净正变化主要是由于我们与辉瑞公司在新冠肺炎合作的贸易和其他应收账款减少。
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6个月,经营活动中使用的净现金为4.116亿欧元,其中税前利润为56.651亿欧元,非现金正调整为9870万欧元,资产和负债净变化为61.718亿欧元。非现金项目主要包括与我们的可转换债券公允价值更新相关的财务费用,这些费用被净汇兑差额和政府赠款的变动所抵消。资产和负债的净负变化主要是由于与辉瑞合作的贸易和其他应收账款增加。
投资活动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用于投资活动的现金净额为7840万欧元,其中7060万欧元用于购买房地产、厂房和设备。
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用于投资活动的现金净额为2980万欧元,其中2590万欧元用于购买与我们的生产和研发设施有关的房地产、厂房和设备。
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投资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2.09亿欧元,主要来自3.752亿欧元的现金存款收益,这些收益在其原始投资期限到期时返回现金。
4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6个月,用于投资活动的现金净额为5810万欧元,其中4760万欧元用于购买房地产、厂房和设备。
融资活动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中,用于融资活动的现金净额为7.815亿美元,主要用于股票回购计划和本季度报告中讨论的特别现金股息。
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中,我们的融资活动产生了7.012亿欧元的现金流出,主要是股票回购计划和特别现金股息。
在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我们从融资活动中分别产生了1.529亿欧元和1.484亿欧元的现金,主要来自在市场发售计划下出售库存股,扣除交易成本。
运作和资金需求
在2020年12月之前,由于我们的巨额研发费用和我们对制造能力的投资,我们的运营产生了重大亏损和负现金流。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们的累计亏损达4.096亿欧元。这些已被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年度和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6个月产生的利润所抵消,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留存收益为147.694亿欧元。
作为我们资本分配战略的一部分,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大量且不断增加的运营费用。我们预计,如果我们和我们的合作者:
·继续或扩大我们在临床前开发;项目的研究或开发
·继续或扩大我们的候选产品;的临床试验范围
·为我们的候选产品启动额外的临床前、临床或其他试验,包括根据我们的协作协议;
·继续投资于我们的免疫治疗平台,进行研究以确定新技术;
·更改或增加我们的制造能力或能力;
·更改或添加其他供应商;
·为我们的质量控制、质量保证、法律、合规和其他部门增加额外的基础设施,以支持我们作为上市公司的运营以及我们的产品开发和商业化努力,包括扩大在德国的站点和在美国的新站点,并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其他站点;
·吸引和留住技术人才;
·为我们的候选产品;寻求营销批准和报销
·为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任何其他我们可能获得营销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的产品发展我们的销售、营销和分销基础设施;
·寻求识别和验证其他候选产品;
·收购或许可其他候选产品和技术;
·收购其他公司;
·根据任何许可内协议;进行里程碑或其他付款
·维护、保护、捍卫、执行和扩大我们的知识产权组合;和
·遇到上述任何延迟或遇到问题
我们是与大学和其他第三方的许可和研发协议以及专利转让协议的缔约方,根据这些协议,我们获得了专利、专利申请和专有技术的权利。我们在正常业务过程中与CRO签订临床试验、临床和商业用品制造合同,与临床前研究研究供应商签订合同,并为运营目的提供其他服务和产品。我们与CMO合作,他们制造我们的候选产品和产品,并签订租赁协议,租赁实验室、GMP制造、存储和办公空间。在确定我们的指导意见时,已经考虑了我们协议中可量化且不可取消的购买义务
4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用于未来的现金承诺。2022年剩余几个月内承诺的大部分现金流出与CMO购买债务3.594亿欧元和租赁付款1890万欧元有关。此外,我们在2023年及以后有2.726亿欧元的CMO购买义务和2.572亿欧元的租赁付款义务。
我们受制于与药品开发和商业化相关的所有风险,我们可能会遇到不可预见的费用、困难、并发症、延误和其他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的未知因素。
我们未来的短期和长期资金需求将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但不限于:
·我们的候选产品;的临床前或非临床研究和临床试验的启动、进度、时间、成本和结果
·我们新冠肺炎疫苗销售收入和相关成本的数额和时间;
·研究结果和我们的其他平台活动;
·我们为我们的候选产品;制定的临床开发计划
·与我们当前或未来的合作者达成的任何协议的条款,以及根据此类协议向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支付的任何里程碑式付款的实现情况;
·我们开发或可能获得;许可的候选产品的数量和特征
·满足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环境管理局和其他可比监管机构;制定的监管要求的结果、时间和成本
·提交、起诉、获取、维护、保护、辩护和执行我们的专利主张和其他知识产权的成本,包括第三方针对我们的候选产品对我们提起的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侵权、挪用和其他侵权行为的诉讼,或我们挑战Other;的专利或知识产权的诉讼
·竞争技术和市场发展的影响,包括可能与我们的一个或多个候选产品竞争的其他产品;
·完成和进一步扩大临床和商业规模制造活动的成本和时间,足以支持我们当前和未来的所有计划;
·在我们选择将我们的产品商业化的地区,为我们可能获得营销批准和报销的任何候选产品建立销售、营销和分销能力的成本;以及
·我们进行的任何美国存托股份回购的条款。
4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风险因素
我们的业务面临各种风险,包括下面所述的风险。您应该仔细考虑下面和我们未来提交的文件中描述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如果任何此类风险成为现实,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结果和前景都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此外,我们目前不知道或我们目前认为不重要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也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或前景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风险因素摘要
·我们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我们未来来自新冠肺炎疫苗的收入还不确定。
·我们报告的商业收入是基于对新冠肺炎疫苗销售和辉瑞成本的初步估计,这些估计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可能会影响我们报告的财务业绩。
·我们可能在调整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或开发未来版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对抗SARS-CoV-2病毒变种方面失败,即使我们成功了,针对这些变种的疫苗市场可能也不会发展起来。
·在我们的临床试验期间,甚至在获得监管批准后,可能会发生重大不良事件,这可能会推迟或终止临床试验,推迟或阻止监管部门批准或阻止我们的任何候选产品获得市场接受。
·我们面临着来自其他新冠肺炎疫苗生产商的激烈竞争,可能无法为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保持有竞争力的市场份额。
·我们最近才建立起我们的营销和销售组织。如果我们不能通过自己或通过第三方继续提高我们的营销和销售能力,我们可能无法在美国和其他司法管辖区有效地营销和销售我们的候选产品(如果获得批准),或产生产品销售收入。
·其他公司或组织可能会挑战我们的知识产权,或者可能会主张阻止我们开发和商业化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或候选产品和其他技术的知识产权。
·即使我们的候选产品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批准,这些产品也可能无法获得医生、患者、医院、治疗中心和医学界其他人的市场认可,这是商业成功所必需的。
·我们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大幅波动,这使得我们未来的经营业绩难以预测。如果我们的经营业绩低于预期,代表我们股票的美国存托凭证的价格可能会下降。
·我们可能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来实现我们的目标,如果不能以可接受的条件或根本不能获得这笔资金,可能会迫使我们推迟、限制、减少或终止我们的产品开发计划、商业化努力或其他运营。
·我们过去在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中发现了一个重大弱点,并可能在未来发现更多的重大弱点,这些弱点可能会导致我们无法履行报告义务或导致我们的财务报表中出现重大错报。如果我们在未来发现重大弱点,而不能补救这些重大弱点,我们可能无法准确地报告我们的财务业绩或防止欺诈。
·作为一家“外国私人发行人”,我们不受美国证券法以及“纳斯达克”相关规定的约束,我们可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信息少于美国公司。这可能会限制美国存托凭证持有人可获得的信息,并可能降低我们的普通股和美国存托凭证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临床开发涉及一个漫长而昂贵的过程,结果不确定,延误可能会因为各种我们无法控制的原因而发生。我们候选产品的临床试验可能会被推迟,某些项目可能永远不会在临床上取得进展,或者实施成本可能比我们预期的更高,这些都可能影响我们为公司提供资金的能力,并将对我们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由于对信使核糖核酸免疫疗法的监管经验有限,信使核糖核酸药物开发具有相当大的临床开发和监管风险。
·我们批准的产品和候选产品基于新技术,它们可能很复杂,很难制造。我们可能会在制造、产品发布、保质期、测试、储存、供应链管理或运输方面遇到困难。如果我们或与我们合作的任何第三方制造商遇到这样的困难,我们为临床试验或任何经批准的产品提供材料的能力可能会被推迟或停止。
·如果我们在获取、维护、保护、捍卫和/或执行与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或我们的候选产品和技术相关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努力不够,我们可能无法在我们的市场上有效竞争。
4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我们已经并可能继续经历代表我们普通股的美国存托凭证的市场价格大幅波动。
·我们的主要股东和管理层拥有我们相当大比例的普通股,并将能够对有待股东批准的事项施加重大控制。
与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我们的产品线商业化相关的风险
我们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我们未来来自新冠肺炎疫苗的收入还不确定。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于2020年12月在美国和英国获得紧急使用授权,在欧盟获得有条件的上市批准,随后在其他一些国家获得紧急或有限使用授权,并在其他某些国家获得使用批准。在此之前,我们还没有销售或营销我们正在筹备中的任何产品。因此,2021年我们总收入的大部分以及我们所有产品的收入都可归因于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新冠肺炎疫苗领域竞争激烈,包括与其他已获授权的疫苗和处于临床后期开发阶段的疫苗。我们未来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收入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
·来自其他新冠肺炎疫苗的竞争,包括那些作用机制不同以及制造和分销限制不同的疫苗,其基础除其他外包括效力、成本、储存和分发的便利性、获准使用的广度、副作用概况和免疫反应的持久性;
·新冠肺炎感染的传播程度;
·在目前的大流行之后,包括成为地方性病毒时,新冠肺炎疫苗,包括任何加强疫苗,在多大程度上仍然是必要的;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产生的免疫反应的持久性,尚未在临床试验中得到证明;
·我们有能力获得全面的监管批准,目前我们拥有紧急使用授权或等价物;
·我们扩大地理客户基础的能力;
·在我们向各国政府进行初步销售后,我们与政府当局、私人健康保险公司和其他第三方付款人进行的定价和承保谈判;
·SARS-CoV-2变异的程度以及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在防止变异毒株感染新冠肺炎方面的效力;
·各国和司法管辖区在低温条件下储存和分发新冠肺炎疫苗剂量给终端用户的能力;
·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安全性,包括与临床试验中看到的副作用相比,是否出现以前未知的副作用或已知副作用的发生率或严重性增加,并在批准后与我们在全球广泛使用的新冠肺炎疫苗一起确定;
·未来涉及新冠肺炎疫苗的知识产权诉讼,特别是如果此类诉讼涉及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及
·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制造和分销能力。
虽然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已经建立了具有竞争力的商业形象,但我们不能确保随着竞争对手的疫苗获得批准,它将保持其竞争地位,我们也无法准确预测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在未来时期将产生的收入,或者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将在多长时间内继续产生实质性收入。如果我们的收入、市场份额和/或市场对我们新冠肺炎疫苗接受度的其他指标不符合投资者或证券分析师的预期,代表我们普通股的美国存托凭证的市场价格可能会下降。此外,如果上述一个或多个因素对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销售产生负面影响,我们的业务和财务状况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
我们报告的商业收入是基于对新冠肺炎疫苗销售和辉瑞成本的初步估计,这些估计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可能会影响我们报告的财务业绩。
我们报告的商业收入是基于辉瑞的初步估计,以及我们做出的其他假设和判断,这些假设和判断可能受到重大不确定性的影响。我们的商业收入是初步估计,部分原因是辉瑞在美国以外的子公司的会计季度存在差异,因此在收入确认和付款收据之间产生了额外的时间滞后。虽然我们的收入确认政策是基于我们已知的事实和情况以及我们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合理的各种其他假设,但我们的实际结果可能与报告的收入有所偏离。
49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根据我们与辉瑞就新冠肺炎疫苗达成的合作协议(我们称为辉瑞协议),我们依赖辉瑞确定并提供将在其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商业化的国家/地区与我们分享的成本和利润的估计。由于辉瑞提供的信息是初步的,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根据这些信息报告的商业收入也需要最终确定。对于美国以外的疫苗销售来说尤其如此,辉瑞在那里的报告周期与我们的不同。因此,我们可能无法获得报告期间未涵盖的几个月在美国以外的完整销售和成本结果,但我们仍被要求报告估计数字。
例如,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内,辉瑞使用美国标准转移价格以及制造和运输成本差异(如果已确定)向我们提供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在美国销售的利润数据,这些差异可能会受到调整(例如,由于制造成本或新冠肺炎疫苗价格的变化)。辉瑞还提供了新冠肺炎疫苗在美国以外销售的初步利润估计,因为辉瑞在美国以外的子公司没有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季度。随着我们收到辉瑞根据其前美国子公司的报告周期以及实际成本已知的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和六个月的最终数据,这些估计数字可能会发生变化。此外,如果辉瑞未来不提供此类初步信息,我们在美国以外地区的临时销售数据将受到更大程度的估计和判断。我们在此报告的初步数据的任何变化都可能对我们报告的收入和支出、盈利能力或财务状况产生影响。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对温度、运输和储存条件敏感,可能会有丢失或损坏的风险。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对温度、储存和处理条件敏感,我们开发的其他候选产品可能也是如此。特别是,虽然我们已经改善了新冠肺炎疫苗所需的运输和储存条件,但它必须在低温下运输和储存。如果产品或产品中间体储存或处理不当,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候选产品可能会失去供应。我们候选产品的保质期可能因产品而异,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或候选产品可能会因使用前过期而失去供应。这在过去和未来都可能导致额外的制造成本,以及我们为临床试验或商业目的提供所需数量的能力的延迟。这样的配送挑战可能会使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比其他不需要冷藏的新冠肺炎疫苗更具吸引力,而且随着更多其他疫苗获准紧急使用,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的竞争力可能会越来越低。如果我们、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客户无法充分管理这些问题,我们可能会面临产品责任索赔,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的市场机会可能会减少,其中每一种都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前景产生不利影响,我们的财务状况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
如果我们发现我们的产品(包括新冠肺炎疫苗)存在在批准时不知道的安全问题,我们产品的商业化努力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批准的产品可能会失去批准或销售可能被暂停,我们可能会受到产品责任索赔,我们的业务和声誉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我们获得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的任何其他候选产品都受到持续的监管监督,包括审查更多的安全信息。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作为授权产品被患者广泛使用,而不是在临床试验中使用,因此在紧急使用授权后可能会观察到在临床试验期间没有看到或预期到的副作用和其他问题,或者副作用和其他问题不是那么普遍或严重。我们不能保证不会出现新发现或新开发的安全问题。随着广大患者使用任何疫苗,可能会不时发生严重的不良事件,这些事件在该产品的临床试验中没有出现,或者最初似乎与疫苗本身无关,只有在收集后续信息后才发现与该产品有因果关系。任何此类安全问题都可能导致我们暂停或停止销售我们批准的产品,可能会使我们承担重大责任,并对我们的创收能力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随后发现一种产品以前未知的问题,可能会对该产品的商业销售产生负面影响,导致该产品受到限制,或导致该产品从市场上撤出。报道涉及我们产品的不良安全事件或公众对此类事件的猜测可能会导致代表我们普通股的美国存托凭证价格下跌或经历波动期。
意想不到的安全问题,包括我们在新冠肺炎疫苗的临床试验中或在现实世界数据中尚未观察到的任何问题,可能会导致我们和我们的产品开发平台未来的声誉遭受重大损害,以及其他问题,包括我们其他计划的延迟,我们临床试验的需要重新设计,以及需要大量额外的财政资源。
50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如果我们或我们的合作伙伴未能遵守持续的监管要求,可能会对我们产品的监管审批产生不利影响,导致产品召回或暂停,使我们面临罚款和/或其他类型的责任。
如果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未能遵守适用的持续监管要求,包括良好的行业实践,如良好制造规范(GMP),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可能会被罚款、暂停或撤销对特定药物、产品召回和扣押、经营限制和/或刑事起诉的监管批准。此外,我们聘请的制造我们产品的制造商和生产我们产品的制造设施都要接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和外国监管机构的定期审查和检查。如果在对这些制造商或制造设施的审查或检查过程中发现问题,可能会导致我们无法使用该设施来生产我们的产品,或确定库存不能用于商业销售。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前景造成不利影响,我们的财务状况可能会受到重大损害。
我们可能无法成功调整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或开发未来版本的新冠肺炎疫苗来抵御SARS-CoV-2病毒的变种,即使我们成功了,针对这些变种的疫苗市场也可能不会发展。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是根据首次发现的祖先SARS-CoV-2病毒的基因序列开发的。SARS-CoV-2病毒还在继续进化,新的病毒株或已在流通中的病毒株可能会被证明比迄今观察到的主要毒株更具传播性,或导致更严重的新冠肺炎疾病。我们的疫苗对现有和未来的SARS-CoV-2病毒变异株的保护效果可能不如它对祖先病毒的保护效果。虽然我们继续监测新出现的SARS-CoV-2毒株,对出现的新变种对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的免疫原性进行临床前调查,并针对新的变种开发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的修改版本,但这些努力可能不会成功,如果我们的疫苗不能适应SARS-CoV-2病毒的变种,可能会导致重大声誉损害并对我们的财务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我们也可能花费大量资源调整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抵御SARS-CoV-2病毒的变种,但改装疫苗的市场没有发展或需求与我们的预测或成本支出不符。此外,即使我们成功地开发了一种改良型疫苗,新疫苗有市场,新的变种仍在不断涌现,任何改良型疫苗在预防这种未来的变种毒株方面可能不会那么有效。
我们候选产品的成功商业化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当局、私人健康保险公司和其他第三方付款人在多大程度上提供保险和足够的报销水平,并实施对我们候选产品有利的定价政策。如果我们的候选产品未能获得或维持承保范围并获得足够的补偿(如果获得批准),和/或政府当局延迟付款,可能会限制我们营销这些产品的能力,并降低我们创造收入的能力。
政府和私人付款人的可获得性和报销程度对于大多数患者能够负担得起某些治疗至关重要,包括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我们可能开发和销售的其他候选产品。此外,由于我们的候选信使核糖核酸产品代表了一种全新的治疗方式,我们无法准确估计我们未来可能开发和销售的产品将如何定价、能否获得补偿或任何潜在收入。我们候选产品的销售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候选产品的费用将在多大程度上由健康维护、管理医疗、药房福利和类似的医疗管理组织支付,或由政府卫生行政当局、私人健康保险公司和其他第三方付款人报销。如果无法获得报销,或仅限于有限的级别,我们可能无法成功地将我们的候选产品商业化。即使提供了保险,批准的报销金额也可能不足以让我们建立或保持足够的定价,以实现我们对任何产品的投资获得足够的回报。此外,即使与政府当局就定价条款达成一致,也可能会延迟或拒绝付款。
特别是在美国,特别是在包括基因药物在内的新核准产品的保险范围和报销方面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美国,关于新药报销的主要决定通常由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做出,CMS是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的一个机构,CMS决定新药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将在联邦医疗保险下覆盖和报销。私人支付者倾向于在很大程度上遵循CMS。很难预测CMS会对像我们这样的新产品的报销做出什么决定。欧洲的报销机构可能比CMS更保守。例如,一些抗癌药物在美国已获准报销,但在某些欧洲国家尚未获批报销。
5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在美国以外,某些国家,包括欧盟的一些成员国,制定药品的价格和报销,营销授权持有人的参与有限。我们不能确定这样的价格和报销是否会为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所接受。如果这些司法管辖区的监管机构设定的价格或报销水平对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没有商业吸引力,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的销售收入以及我们药品在这些国家的潜在盈利能力将受到负面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采取行动,试图通过将削减成本的努力集中在其国营医疗保健系统的药品上,试图减少巨额预算赤字。这些国际价格控制努力对世界所有区域都产生了影响,但在欧洲联盟中影响最大。此外,一些国家要求产品的销售价格在上市前得到批准。在许多国家,定价审查期从批准营销或产品许可后开始。因此,我们可能会获得产品在特定国家/地区的营销批准,但随后可能会遇到产品报销审批的延迟或价格法规的约束,这将推迟产品的商业发布,可能会推迟很长时间,这可能会对我们能够从该特定国家/地区的产品销售中产生的收入产生负面影响。
此外,美国和国外的政府和第三方付款人加大力度限制或降低医疗成本,可能会导致这些组织限制批准的新产品的覆盖范围和报销水平,因此,它们可能无法覆盖或为我们的候选产品提供足够的付款。例如,美国政府公布了一份“蓝图”,即降低药品成本的计划。该蓝图包含了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已经在努力实施的某些措施。在州一级,立法机构越来越多地通过立法和实施旨在控制药品和生物制品定价的法规,包括价格或患者报销限制、折扣、对某些产品准入的限制、营销成本披露和透明度措施,在某些情况下,旨在鼓励从其他国家进口和批量购买。
我们预计,由于管理型医疗保健的趋势、医疗保健组织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以及额外的法律变化,我们将面临与销售我们的任何候选产品相关的定价压力。总体上,医疗成本的下行压力变得非常大,特别是处方药、外科手术和其他治疗。因此,对进入市场的新产品设置了越来越高的壁垒。
在欧盟或其他司法管辖区对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出口管制可能会对我们的制造活动、商业活动和财务业绩产生严重和不利的影响。
我们或我们的合作伙伴生产新冠肺炎疫苗所在司法管辖区的政府可能禁止我们向其他司法管辖区的客户交付新冠肺炎疫苗订单。
欧盟和其他地区已经或威胁要实施出口管制,限制或阻止在其领土内外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的交付,如果制造商推迟或未完全履行向这些国家政府交付的义务。欧盟于2021年12月31日结束了这一出口授权计划,但如果他们重新实施这一计划,我们可能被禁止从我们在德国的制造基地向非欧盟国家出口商业供应的疫苗(辉瑞也可能被禁止从其比利时制造基地出口)。这些限制可能会对我们的制造或分销活动以及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商业化产生实质性影响。
由于政府对疫苗的兴趣和公众对疫苗的看法,以及疾病更广泛的演变性质,我们是否能够继续从销售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中获得收入是不确定的。
新冠肺炎疾病本身是不可预测的,每种变异的传播性和严重性各不相同。因此,疾病的负担可能会减轻或消散,因此从个人和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和其他新冠肺炎疫苗可能不那么必要。
此外,新冠肺炎疫苗可能会受到某些国家的政府实体采取的不利紧急行动的影响,包括知识产权征收、强制许可、严格的价格管制或其他行动,这也增加了风险。在美国,1950年修订的《国防生产法案》(以下简称《国防生产法案》)赋予美国政府的权利和权力,可能会直接或间接削弱我们自己在新冠肺炎疫苗方面的权利或经济机会。我们现有和潜在的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可能会受到政府实体的影响,这些实体可能会援引《国防生产法案》或其他潜在限制,对他们本来可能提供的所有或部分服务进行限制。拜登政府此前曾援引并可能继续使用《国防生产法案》来扩大疫苗和疫苗供应的制造能力
52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以及新冠肺炎测试和测试用品。此外,我们可能需要,或者政府或非政府当局可能要求我们留出特定剂量的新冠肺炎疫苗用于指定的用途或地理区域。我们面临着与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供应分配有关的挑战,特别是在地理分布方面。
此外,公众对新冠肺炎疫苗商业化的情绪、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其他新冠肺炎疫苗和治疗方法、新冠肺炎大流行,以及公众对SARS-CoV-2病毒严重性的看法,可能会限制或否定我们从新冠肺炎疫苗销售中产生收入的能力。我们认为,社交媒体正越来越多地被用来传播有关新冠肺炎大流行以及我们和其他新冠肺炎疫苗的信息和错误信息。如果社交媒体帖子和其他通信包含有关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的负面、不准确或误导性信息,则可能会减少对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需求,并可能损害我们的声誉。
我们面临着与其他新冠肺炎疫苗制造商的激烈竞争,可能无法为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保持有竞争力的市场份额。
目前,大量疫苗制造商、学术机构和其他组织都有开发新冠肺炎候选疫苗的计划,其他30多种疫苗已在不同国家授权或批准用于紧急用途,其中包括Moderna公司、强生、牛津大学/阿斯利康、中国医药集团(国药控股)/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诺华公司、Valneva SE/Dyavax技术公司、科兴生物有限公司、巴拉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公司开发的疫苗。我们追求候选疫苗的竞争对手可能比我们拥有更多的资金、候选产品开发、制造和营销资源。较大的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在其产品的临床测试和获得监管批准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可能拥有大量投资以加速发现和开发候选疫苗的资源。
如果竞争对手开发和商业化新冠肺炎疫苗,这些疫苗比我们已经开发或可能开发的任何候选疫苗更安全、更有效、对新冠肺炎产生更长的免疫力、需要更少的管理、副作用更少或更少、更广泛的市场接受度、更方便管理或分销或更便宜,我们成功实现新冠肺炎疫苗商业化的努力可能会失败。
我们可能无法证明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有足够的有效性或安全性,无法在其已被授权紧急使用或获得有条件上市批准的司法管辖区获得永久监管批准。
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正式批准,适用于16岁及以上的个人,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获得紧急或有限使用授权,在美国适用于5至15岁的个人,并在某些其他国家获得使用批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还没有得到许多这样的国家监管部门的批准。我们和辉瑞打算继续观察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以及我们可能在全球临床试验中为新冠肺炎的其他变种开发的疫苗。这些临床试验的后续数据可能不像我们提交给监管部门以支持我们的紧急使用授权、营销或有条件营销批准申请的数据那么有利,或者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在临床试验之外的广泛使用会引发对我们新冠肺炎疫苗安全性的担忧。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可能无法在目前未获批准的国家获得紧急用途以外的批准,这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前景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正在快速技术和科学变化的环境中开发其他候选产品,如果我们不能有效竞争,我们将无法实现显著的市场渗透。我们的大多数竞争对手拥有比我们多得多的资源,我们可能无法成功竞争。
医药市场竞争激烈,变化迅速。许多大型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学术机构、政府机构和其他公共和私人研究组织正在为我们正在瞄准或期望瞄准的相同疾病开发新药。我们的许多竞争对手都有:
·比我们在产品;的发现、开发、制造和商业化的每个阶段拥有更多的财力、技术和人力资源
·在临床前试验、进行临床试验、获得监管批准以及制造、营销和销售药品;方面拥有更丰富的经验
·基于以前经过测试或接受的技术的候选产品;
·已获批准或处于后期开发阶段的产品;和
5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在我们的目标市场与领先的公司和研究机构达成合作安排。
我们将面临来自已经被医学界批准和接受的药物的激烈竞争,以治疗我们未来可能开发药物的条件。我们还预计将面临来自进入市场的新药的竞争。目前有一些药物正在开发中,这些药物可能会在未来投入商业使用,用于治疗我们正在尝试或未来可能尝试开发药物的疾病。这些药物可能比我们开发的任何产品更有效、更安全、更便宜,或者更有效地营销和销售。
我们预计将与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竞争,其中许多公司目前都在传染病、免疫肿瘤学、罕见遗传病和癌症免疫疗法领域进行研究。其中一些公司拥有比我们目前更多的财力和人力资源。除了这些大型制药公司,我们可能会与完全整合的生物制药公司和其他专注于免疫疗法的肿瘤学公司,以及一些专注于免疫疗法或共享肿瘤抗原和新抗原疗法的公司直接竞争,其中一些公司已经与更大的制药或生物技术公司签订了合作和融资协议。
如果我们成功开发其他候选产品,并获得批准,我们将面临基于许多不同因素的竞争,包括:
·我们产品相对于替代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如果有;的话
·我们产品的使用容易程度以及患者接受相对较新的;给药途径的程度
·这些产品获得监管批准的时间和范围;
·制造、营销和销售能力的可用性和成本;
·任何经批准的免疫疗法;的价格
·报销范围;和
·知识产权地位。
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会基于上述任何因素或其他因素,开发出比我们开发的任何产品具有显著优势的产品或将其商业化。此外,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会与较大的制药或生物技术公司开展合作或获得资金,这使他们比我们更具优势。因此,我们的竞争对手在产品商业化方面可能比我们更成功,这可能会对我们的竞争地位和业务产生不利影响。竞争产品可能会使我们开发的任何产品过时或不具竞争力,如果获得批准,我们才能收回产品开发和商业化的费用。
由于这种疾病的罕见,我们的某些候选产品的市场机会可能很小,或者仅限于那些没有资格接受或未能通过先前治疗的患者。由于我们的一些计划的目标患者人口很少,如果没有获得监管部门对额外适应症的批准,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实现或保持盈利。
FDA通常只批准新的癌症疗法,最初只适用于复发或难治性晚期癌症患者。我们希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某些候选产品最初会获得批准。随后,对于那些被证明具有足够益处的产品,我们预计将寻求早期治疗系列的批准,并可能作为一线治疗,但不能保证我们的候选产品即使获得批准,也会被批准用于早期系列治疗,在获得任何此类批准之前,我们可能必须进行额外的临床试验。我们还在开发治疗罕见疾病的候选产品。
我们对已经或将会患有我们可能针对的疾病的人数的预测可能被证明是不正确的。此外,新的研究可能会改变这些疾病的估计发病率或流行率。试验参与者的人数可能会低于预期。此外,我们的候选产品的潜在可寻址患者群体可能有限,或者可能无法接受我们的候选产品的治疗。即使我们的产品获得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如果获得批准,因为潜在的目标人群可能很少,如果没有获得监管部门对更多适应症的批准,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实现或保持盈利。
我们最近才建立了我们的营销和销售组织。如果我们不能通过自己或通过第三方继续提高我们的营销和销售能力,我们可能无法在美国和其他司法管辖区有效地营销和销售我们的候选产品(如果获得批准),或产生产品销售收入。
5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我们最近才在德国和土耳其发展了我们的销售、分销或营销能力,除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外,我们在设计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时从未考虑过具体的商业化或营销考虑。为了成功地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我们的开发计划可能产生的任何其他产品商业化,我们需要继续发展在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销售和营销能力,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与其他人合作。我们可能会与其他实体进行合作,以利用他们成熟的营销和分销能力,但我们可能无法以优惠的条款达成营销协议,如果有的话。如果我们当前和未来的合作者没有投入足够的资源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我们未来的产品商业化(如果有的话),并且我们无法自行开发必要的营销能力,那么我们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产品销售收入来维持我们的业务。我们将与许多目前拥有广泛和资金充足的营销和销售业务的公司竞争。如果没有强大的内部团队或第三方的支持来执行营销和销售职能,我们可能无法成功地与这些更成熟的公司竞争。
我们维持盈利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渗透全球市场的能力,在全球市场,我们将受到额外的监管负担以及与国际业务相关的其他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这些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对我们的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我们维持盈利的能力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能力以及我们的合作者将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可能在世界各地市场开发的任何产品商业化的能力。产品在不同市场的商业化可能使我们面临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包括:
·在逐个国家的基础上,从主管监管机构;获得适用的营销授权
·在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追求;的每个司法管辖区,遵守复杂且不断变化的监管、税收、会计、劳工和其他法律要求的负担
·减少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不同的医疗实践和习俗影响市场接受度;
·进出口许可要求;
·政府管制、贸易限制或关税变化;
·经济疲软,包括通货膨胀或政治不稳定,特别是在非美国经济体和市场;
·影响海外原材料供应或制造能力的任何事件造成的生产短缺;
·更长的应收账款催收时间;
·;的发货周期更长
·语言障碍;
·外币汇率波动;
·流行病和流行病,如新冠肺炎大流行,对员工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报销、定价和保险制度;和
·发生合同纠纷时,对受当地法律管辖的合同条款的解释。
我们在所有这些领域都没有先前的经验,而且我们在其中一些领域的经验是有限的。我们的合作者在这些领域的经验也可能有限。如果不能成功应对这些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会限制或阻止我们或我们的合作伙伴可能开发的任何产品的市场渗透,这将限制他们的商业潜力和我们的收入。
即使我们的候选产品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批准,这些产品也可能无法获得医生、患者、医院、治疗中心和医学界其他人的市场认可,这是商业成功所必需的。
即使获得了必要的批准,我们产品的商业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取决于医学界、患者和第三方或政府付款人是否普遍接受免疫疗法,特别是我们的产品,因为它们在医学上有用、成本效益高和安全。
我们向市场推出的任何产品都可能无法获得医生、试验参与者、第三方付款人和医学界其他人的市场接受。此外,对基因研究的伦理、社会和法律担忧可能会导致额外的法规限制或禁止我们可能使用的产品和过程。如果这些产品没有达到足够的接受度,我们可能不会产生显著的产品销售收入,也可能无法实现或保持盈利。如果我们的候选产品获准用于商业销售,市场对其的接受程度将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
5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相对于替代疗法;的潜在疗效和潜在优势
·如果获得批准,能够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我们的产品;
·任何副作用的流行率和严重程度,包括产品批准的标签;中包含的任何限制或警告
·使用;的检查点抑制剂或其他药物或疗法引起的任何副作用的流行率和严重程度
·运输、存储和管理相对方便和轻松;
·如果获得批准,对我们的产品与其他药物;的使用是否有任何限制
·目标患者群体尝试新疗法的意愿,如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和疗法,以及医生开出这些疗法的意愿;
·市场营销和分销支持的实力以及竞争产品的市场推出时机;
·关于我们的产品或竞争产品和治疗的宣传;和
·足够的第三方保险覆盖范围或补偿,以及患者在没有第三方覆盖或足够补偿的情况下自付费用的意愿。
即使一种潜在的产品在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中表现出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市场对该产品的接受度也要在它推出后才能知道。我们教育医疗界和第三方付款人了解产品的好处的努力可能需要大量资源,而且可能永远不会成功。由于我们项目的复杂性和独特性,我们教育市场的努力可能需要比我们竞争对手销售的传统技术所需的更多的资源。
此外,如果我们的任何产品被批准上市,我们或协作者将在提交该产品的安全性和其他上市后信息和报告方面受到重大监管义务,并且对于我们或协作者在批准后进行的任何临床试验,我们或协作者将需要继续遵守(或确保我们的第三方供应商遵守)当前良好的生产实践或GMP以及当前的良好临床实践或GCP。此外,始终存在这样的风险,即我们或合作者或监管机构可能会在产品审批后发现以前未知的问题,如意外严重程度或频率的不良事件。遵守这些要求的成本很高,任何此类不遵守或批准后发现的产品候选产品的其他问题都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我们的候选产品在某些细分市场中的覆盖范围和报销范围可能有限或不可用,这可能会使我们很难在获得批准的情况下销售我们的候选产品,从而实现盈利。
我们候选产品的成功销售,如果获得批准,取决于第三方付款人的承保范围和足够的补偿,包括政府医疗保健计划,如美国的Medicare和Medicaid,管理式医疗组织和商业付款人等。对于我们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任何候选产品的覆盖范围和报销状态,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此外,由于我们的候选产品代表了治疗癌症的新方法,我们无法准确估计我们候选产品的潜在收入。
为自己的病情提供医疗服务的患者通常依靠第三方付款人来报销与其治疗相关的全部或部分费用。从第三方付款人那里获得保险和足够的补偿对新产品的接受度至关重要。
第三方付款人决定他们将覆盖哪些药物和治疗以及报销金额。第三方付款人的报销可能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但不限于第三方付款人对产品使用情况的确定:
·其健康计划;下的承保福利
·安全、有效且医学上必要的;
·适用于特定患者的;
·经济高效的;和
·既不是试验性的,也不是调查性的。
从政府或其他第三方付款人那里获得产品的保险和报销是一个既耗时又昂贵的过程,这可能需要我们向付款人提供支持我们产品使用的科学、临床和成本效益数据。第三方付款人可能要求我们进行其他研究,包括与产品成本效益相关的上市后研究,才有资格获得报销,这可能代价高昂,并转移我们的资源。即使我们获得了特定产品的保险,如果由此产生的报销率不足,医院可能不会批准我们的产品在其设施中使用,或者第三方付款人可能要求
5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患者认为高得令人无法接受的共同支付。患者不太可能使用我们的候选产品,除非提供保险,并且报销足以支付我们候选产品的很大一部分成本。产品本身可能会单独报销,也可能不会。相反,医院或主管医生可能只会因提供使用我们产品的治疗或程序而获得报销。此外,CMS会不时修订用于向医疗保健提供者报销的报销制度,包括联邦医疗保险医生收费表和门诊预期付款制度,这可能会导致医疗保险支付的减少。在某些情况下,私人第三方支付者依赖全部或部分联邦医疗保险支付系统来确定支付率。改变政府医疗保健计划,减少这些计划下的付款,可能会对私人第三方付款人的付款产生负面影响,并降低医生使用我们的候选产品的意愿。
在美国,第三方付款人之间没有统一的产品承保和报销政策。因此,产品的承保范围和报销范围因付款人而异。此外,一个付款人决定为一种产品提供保险并不能保证其他付款人也会为该产品提供保险。可能没有足够的第三方报销来使我们能够维持足够的价格水平,以实现我们在产品开发方面的投资的适当回报。
我们打算寻求批准在美国、欧盟和其他选定的司法管辖区销售我们的候选产品。如果我们的候选产品在任何特定的司法管辖区获得批准,我们将受到该司法管辖区的规章制度的约束。在一些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生物制品的定价受到政府的控制。在这些国家,在获得候选产品的市场批准后,与政府当局进行定价谈判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中一些国家可能要求完成临床试验,将特定候选产品的成本效益与目前可用的疗法进行比较。其他成员国允许公司固定自己的药品价格,但监控公司的利润。医疗成本的下行压力变得非常大。其结果是,对新产品进入市场的壁垒越来越高。此外,在一些国家,来自低价市场的跨境进口对一国国内的定价施加了商业压力。
如果政府和其他第三方付款人未能提供保险和足够的补偿,我们获得监管部门批准进行商业销售的任何候选产品的适销性可能会受到影响。我们预计药品价格下行压力将持续。此外,承保政策和第三方报销费率可能随时发生变化。即使我们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一个或多个产品获得了有利的承保和报销状态,未来也可能实施不太有利的承保政策和报销费率。
推进医疗改革立法可能会增加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开发的任何候选产品获得市场批准并将其商业化的难度和成本,并可能对此类候选产品的价格产生不利影响。
在美国,已经并将继续有许多立法倡议来控制医疗成本。例如,2010年3月,经2010年医疗保健和教育协调法案(ACA)修订的《患者保护和平价医疗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获得通过,该法案极大地改变了政府和私营保险公司为医疗保健融资的方式,并对美国制药业产生了重大影响。除其他事项外,ACA提高了制造商在医疗补助药品返点计划下应支付的最低医疗补助退税,并将退税计划扩大到登记在医疗补助管理保健组织中的个人,对某些品牌处方药的制造商建立了年费和税收,并推广了新的联邦医疗保险D部分覆盖缺口折扣计划。非加太协定的执行和影响仍然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ACA的一些条款尚未完全实施,而某些条款受到了司法和国会的挑战。2017年的减税和就业法案,或TCJA,包括一项条款,废除了ACA对某些未能在一年的全部或部分时间内保持合格医疗保险的个人基于税收的分担责任支付,这通常被称为“个人强制”。CMS提出的法规将在为个人和小团体市场的保险公司设定基准方面给予各州更大的灵活性,这可能会放松ACA对通过此类市场销售的保险计划所要求的基本健康福利。此外,2017年10月13日,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终止了根据ACA向保险公司补偿的成本分担减少或CSR补贴。失去CSR付款预计将增加ACA下合格健康计划出具的某些保单的保费。几个州的总检察长提起诉讼,要求阻止政府终止补贴,但他们提出的限制令请求于2017年10月25日被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名联邦法官驳回。签署了另一项行政命令,指示根据ACA具有权力和责任的联邦机构放弃、推迟、给予豁免或推迟实施ACA中任何会给各州带来财政负担或成本、费用、税收和罚款的条款
5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或个人、医疗保健提供者、健康保险公司或药品或医疗器械制造商的监管负担。在现任总统政府和国会的情况下,可能会有额外的行政或立法变化,包括修改、废除或取代ACA的全部或某些条款。然而,修改ACA的新立法是否会被颁布,如果是的话,新立法将具体提供什么,何时颁布,以及它将对医疗保健的可获得性以及遏制或降低医疗保健成本产生什么影响,仍有待观察。ACA的潜在废除或取代对我们和我们的合作者的业务和财务状况(如果有的话)的影响尚不清楚。
此外,自ACA颁布以来,美国还提出并通过了其他立法修改。2011年的《预算控制法案》(Budget Control Act)等法案为国会削减开支制定了措施。一个赤字削减联合特别委员会的任务是建议在2013年至2021年期间至少削减1.2万亿美元的赤字,但该委员会无法达到所需的目标,从而触发了立法自动削减到几个政府项目。这包括每一财年向提供商支付的联邦医疗保险总额减少高达2%。除非国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否则这些减排措施将一直有效到2025年。
在欧洲联盟提供保健服务,包括保健服务的建立和运作以及药品的定价和报销,几乎完全是国家法律和政策的问题,而不是欧洲联盟的法律和政策问题。在这方面,各国政府和保健服务提供者在提供保健服务以及产品定价和报销方面有不同的优先事项和办法。然而,总的来说,大多数欧盟成员国的医疗预算限制导致了相关医疗服务提供商对药品定价和报销的限制。再加上希望开发和营销产品的欧盟和国家监管负担不断增加,这可能会阻止或推迟我们的候选产品的上市批准,限制或监管批准后的活动,并影响我们将任何获得营销批准的产品商业化的能力。
我们预计未来将采取更多的医疗改革措施或建议,其中任何一项都可能限制政府为医疗产品和服务支付的金额,这可能会导致对我们候选产品的需求减少或额外的定价压力。如果医疗保健产品的定价结构(如我们正在开发的候选产品)发生重大变化并限制此类候选产品的支付,我们的业务将受到不利影响,因为根据我们的产品预期净现值;,我们的产品可能不再具有商业可行性。我们可能已经在无法商业开发的产品上投入了大量资源;,或者我们可能确定已进入开发早期阶段的资产不能或将不能进一步开发,尽管它们在临床上是可行的。此外,根据我们的合作者对任何拟议的、宣布的或立法的定价改革的影响的评估,作为我们合作的一部分的开发资产或临床计划可能不再被视为在商业上可行。
我们无法预测未来可能会采取什么样的医疗改革举措。可能会有进一步的立法和监管发展,我们预计正在进行的举措将增加药品定价的压力。这些改革可能会对我们可能成功开发并获得监管批准的候选产品的预期收入产生不利影响,并可能影响我们的整体财务状况和开发候选产品的能力。
欧盟药品营销和报销条例可能会对我们在欧盟成员国销售和承保我们的产品的能力产生重大影响。
我们打算寻求批准在美国和其他选定的司法管辖区销售我们的候选产品。如果我们的候选产品在特定司法管辖区获得批准,我们将受到该司法管辖区的规章制度的约束。在一些国家,特别是欧盟国家,生物制品的定价受到政府控制和其他市场监管,这可能会对我们候选产品的定价和使用造成压力。在这些国家,在获得候选产品的市场批准后,与政府当局进行定价谈判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此外,市场对我们候选产品的接受和销售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候选产品是否有足够的承保范围和第三方付款人的报销,并可能受到现有和未来医疗改革措施的影响。
此外,在美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药物的拟议定价必须获得批准,才能合法上市。各国对药品定价和报销的要求差别很大。例如,欧洲联盟为其成员国提供了各种选择,以限制其国家健康保险制度为其提供补偿的医疗产品的范围,并控制供人使用的医疗产品的价格。各成员国使用的参考定价和平行分配,或低价和高价成员国之间的套利,可能会进一步降低价格。成员国可以批准一个具体的价格
5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或者,它可以对将医药产品投放市场的公司的盈利能力采取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制度。在一些国家,我们可能需要进行临床试验或其他研究,将我们任何候选产品的成本效益与其他可用的疗法进行比较,以获得或维持报销或定价批准。不能保证任何对药品实行价格控制或报销限制的国家会允许对我们的任何产品做出有利的报销和定价安排。从历史上看,在欧盟推出的产品并不遵循美国的价格结构,通常情况下,欧盟的价格往往会低得多。第三方付款人或主管当局公布折扣可能会对公布国和其他国家的价格或补偿水平造成进一步的压力。如果定价设置在不令人满意的水平,或者如果我们的产品无法报销或在范围或金额上受到限制,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的销售收入以及我们任何候选产品在这些国家/地区的潜在盈利能力都将受到负面影响。
与我们的财务状况和资本要求有关的风险
我们过去遭受了重大损失,未来也可能遭受重大损失,这使得评估我们未来的生存能力变得困难。
从历史上看,由于我们的巨额研发费用和我们对制造能力的投资,我们的运营产生了重大亏损和负现金流。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们的累计亏损为4.096亿欧元,尽管我们在2021年产生了足够的利润,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留存收益为98.829亿欧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留存收益为147.694亿欧元。在2020年12月之前,我们主要通过私募普通股、发行与公开发售相关的普通股(包括以美国存托凭证的形式)、根据我们的合作协议产生收益、有担保的银行贷款和发行可转换票据来为我们的业务提供资金。自2020年12月以来,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全面批准、有条件上市授权,或获准紧急或临时使用,这导致药品商业销售收入首次得到认可。因此,我们已经从主要来自研发的收入发展到从商业销售获得的收入。我们计划在研发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因为我们正在大力推动我们的全球开发组织的建设,并使我们的治疗领域足迹多样化。此外,我们计划通过互补的收购、技术、基础设施和制造来增强能力。即使对于我们已获得监管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的产品,我们未来的收入也将取决于我们的产品候选产品已获得批准或授权上市的任何市场的规模、我们获得足够市场接受度的能力、第三方付款人的报销, 并在这些市场占有足够的市场份额。如果实现了盈利,随着时间的推移,盈利能力很难维持,而且高度依赖于各种因素。我们未来的财务业绩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未来支出的速度,我们在多大程度上体验到了我们商业产品的长期成功,以及我们通过股权或债务融资、出售资产、合作或赠款获得资金的能力。
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大量且不断增加的运营费用。我们预计,如果我们和我们的合作者:
·继续或扩大我们在临床前开发;项目的研究或开发
·继续或扩大我们的候选产品;的临床试验范围
·为我们的候选产品启动额外的临床前、临床或其他试验,包括根据我们的协作协议;
·继续投资于我们的免疫治疗平台,进行研究以确定新技术;
·更改或增加我们的制造能力或能力;
·更改或添加其他供应商;
·为我们的质量控制、质量保证、法律、合规和其他部门增加额外的基础设施,以支持我们作为上市公司的运营以及我们的产品开发和商业化努力,包括扩大在德国的站点和在美国的新站点,并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其他站点;
·吸引和留住技术人才;
·为我们的候选产品;寻求营销批准和报销
·为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任何其他我们可能获得营销批准或紧急使用授权的产品发展我们的销售、营销和分销基础设施;
·寻求识别和验证其他候选产品;
·收购或许可其他候选产品和技术;
·收购其他公司;
·根据任何许可内协议;进行里程碑或其他付款
·维护、保护、捍卫、执行和扩大我们的知识产权组合;和
·遇到上述任何延迟或遇到问题。
59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我们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出现大幅波动,这使得我们未来的经营业绩难以预测。如果我们的经营业绩低于预期,代表我们股票的美国存托凭证的价格可能会下降。
我们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在过去有所不同,由于各种因素,我们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将继续在一个财政时期到下一个财政时期波动,其中许多因素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可能导致这些波动的与我们业务相关的因素包括以下因素,以及本报告其他部分描述的其他因素:
·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订单规模和时间;
·现有或未来的候选产品进入临床或临床试验的延迟或失败;
·在我们的临床试验或上市后授权期间发生不良事件;
·我们有能力开发和制造我们的候选产品,并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商业化和生产到商业规模;
·我们管理增长;的能力
·我们执行公司目标的能力;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者;进行的研究计划、临床试验或其他产品开发或审批流程的结果
·我们的合作者开发从我们的治疗类;套件开发的产品并成功将其商业化的能力
·我们与协作者;的关系以及任何相关的排他性条款
·我们有合同义务或其他义务提供资源以资助我们的候选产品,并向我们的合作者或合作本身提供资源;
·我们根据股票回购计划回购未偿还美国存托凭证的程度;
·与我们在德国以外的业务的国际方面相关的风险,包括在多个地点进行临床试验以及在这些地点进行潜在的商业化。;
·我们有能力最大限度地减少和管理因不可预见事件、冷链中断或测试困难而导致的产品召回或库存损失;
·我们能够准确、及时地报告我们的财务结果;
·我们依赖并需要吸引和留住关键管理人员和其他人员;
·我们获得、保护、维护、捍卫和执行我们的知识产权;的能力
·我们有能力防止对我们的知识产权、商业秘密、诀窍或技术的盗窃或侵权、挪用或其他侵犯;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者对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的索赔进行抗辩的能力;
·我们的竞争对手和潜在竞争对手在获得资金、获得关键知识产权或开发竞争技术或产品方面可能拥有的潜在优势;
·我们有能力获得扩展业务所需的额外资本;
·我们的合作者有能力获得并投入可能需要的额外资本,以根据我们的合作协议开发产品并将其商业化,包括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
·我们有能力最大限度地减少和管理因使用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我们的候选产品和其他未来产品(如果获得批准)而产生的产品责任索赔;
·停电、罢工、恐怖主义行为或自然灾害等业务中断;和
·我们有能力利用我们的净营业亏损结转来抵消未来的应税收入。
上述每个因素都可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或其对全球社会和全球经济的影响。由于上述各种因素和其他因素,我们不应依赖我们任何时期的业绩作为我们未来经营业绩的指标。我们的经营业绩在不同的报告期之间可能会有很大的波动,因此,我们经营业绩的期间比较可能不是我们未来业绩的良好指示。
在任何特定时期,我们的经营业绩都可能低于证券分析师或投资者的预期,这可能导致美国存托凭证价格下跌。虽然作为一般事项,我们打算定期报告我们的候选产品流水线的状态,包括以开发计划或潜在数据读数的形式阐明预期的下一步行动,但我们可能并不总是能够就这些下一步行动的时间提供前瞻性指导。此外,我们不控制由我们的合作者管理的与我们的任何计划相关的任何里程碑的披露时间。合作者对被视为负面的数据的任何披露,无论该等数据是否与我们或其他人发布的其他数据相关,都可能对美国存托凭证的价格或整体估值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在我们的一个或多个计划中,由于意外的临床试验结果,包括报告的任何计划的不良安全事件,ADS的价格可能会下降。
60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盈利能力很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保持,而且高度依赖于各种因素。
我们能否继续创造收入和保持盈利,取决于我们单独或与合作伙伴成功完成候选产品的开发并获得将其商业化所需的监管批准的能力。虽然我们从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中获得收入,并从其他销售交易中获得额外的有限收入,但此类销售(包括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的长期收入数额目前尚不确定。我们未来从其他药品销售中获得收入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以下方面的成功:
·完成我们的候选产品;的研究以及临床前和临床开发
·为我们完成临床试验的候选产品寻求并获得美国和非美国的营销批准;
·在美国、欧盟和其他关键地区寻求并获得市场准入和优惠的定价条件;
·进一步发展我们自己的制造能力和与第三方的制造关系,以便提供足够的(在数量和质量上)产品和服务,以支持临床开发和市场对我们候选产品的需求,如果;获得批准的话
·使市场接受我们的候选产品作为治疗选项;
·推出和商业化我们获得营销批准和报销的候选产品,要么是通过合作,要么是通过建立销售队伍、营销和分销基础设施;
·应对任何相互竞争的技术和市场发展,特别是对我们批准的任何产品的需求下降;
·实施额外的内部系统和基础设施;
·在我们可能加入;的任何合作、许可或其他安排中谈判有利条件
·维护、捍卫、保护、执行和扩大我们的知识产权组合,包括专利、商业秘密和专有技术;和
·吸引、聘用和留住合格人员。
此外,我们还产生了与新冠肺炎疫苗商业化相关的巨额成本。如果FDA、EMA或其他监管机构要求我们进行临床试验和其他试验,或者在我们目前预期的基础上对我们的制造或质量体系进行更改,我们的费用可能会增加到超出我们的预期。因此,此类成本可能会对我们未来的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使用净营业亏损和研发抵免来抵消未来应税收入的金额和能力可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和不确定性。此外,集团内部待决和未来的税务审计、与税务机关的纠纷以及税法或财政法规的变化可能会导致额外的税务负担。我们要接受当地税务机关的例行税务审计。任何额外的纳税义务都可能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或前景产生不利影响。
在德国,我们有未使用的德国税收损失结转,用于德国非税务集团实体的公司税,尽管我们直到2022年6月30日才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的报告目的确认与此类损失结转相关的递延税项资产。递延税项资产确认未使用的税项亏损时,只有在可能会有应课税利润可用来抵销亏损的情况下才会确认。一般来说,在德国结转的净营业亏损或NOL不会到期。此外,根据德国现行税法,公司所有权和业务的某些重大变化可能会进一步限制每年可用于抵消未来应纳税收入的NOL结转金额。
对于德国税务集团,我们发生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含)的税收损失。尽管我们在2020年确认了大部分德国税收损失结转的递延税项资产,这些资产在2021年得到了充分利用,但它们仍受到德国税务当局的审查和可能的调整。此外,由于我们在美国的子公司,我们有美国联邦和州的NOL结转,在所有权变更后,这些结转可能会受到使用限制。
我们可能无法使用由德国税务集团或德国或美国的非税务集团实体在德国产生的历史或当前NOL或抵免的实质性部分,直到税务机关最终评估或当时效期限过去时。此外,与各种交易相关的税收收入和费用确认的时间规则在许多方面都是复杂和不确定的,如果我们的确认受到质疑,我们的确认可能会受到修订的评估。如果任何此类挑战持续存在,我们的NOL可能会大幅减少,或者我们可能被确定为一年或多年的重大现金纳税人,这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运营结果或前景产生不利影响。
61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此外,我们使用NOL或信用的能力取决于我们是否具有盈利能力和产生应税收入。超过NOL的应纳税所得额将被征税,从而产生税收义务。如上所述,自成立以来,除2018年和2021年外,我们每年都发生重大净亏损,并预计未来我们可能会导致一些集团实体出现重大亏损。我们在美国和一些德国集团实体使用NOL或信用结转的能力尚不确定。
根据德国税法,如果合同服务提供商被视为我们的内部员工,我们有义务扣缴一定比例的工资税和社保缴费,并将扣缴的款项汇给德国税务当局和社会保险机构。逾期付款可能会使我们受到处罚和费用。
根据德国税收和社会保障法律,我们有义务根据所提供的服务扣留我们向第三方支付的一定比例的款项,以防这些款项被视为就业付款,并将扣留的款项汇给德国税务当局和社会保障机构。作为一项内部审查的结果,我们发现,特别是在最近几年,我们聘请了大量服务提供商来确保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究、开发、制造和一般供应能力,我们和我们的某些子公司没有扣缴、报告和汇出与合同服务提供商相关的某些工资税和社会保障缴费,其中一些合同服务提供商的从事方式类似于德国税法和社会保障法要求扣缴的内部员工,也没有在我们及其财务账簿和记录中就此类工资税和社保缴费进行必要的记录。我们通知了税务机关这些可能的逾期付款。截至本报告之日,尚未提起任何行政犯罪或刑事诉讼。
在提交申报单后,不可能向社保机构的德国税务当局要求退还这些工资税或社保缴费。在德国,雇主被认为是缴纳工资税的次要责任。
此外,被视为内部雇员的合同服务提供商收到的发票的增值税被认为是不可扣除的,必须向德国税务当局退还。可以向服务提供商追回已退还给德国税务机关的增值税。在某些情况下,由于合同服务提供商不再存在、时间流逝或任何其他妨碍强制执行此类索赔的事实,针对合同服务提供商的相关进项增值税索赔可能无法强制执行。
我们可能需要大量的额外资金来实现我们的目标,如果不能以可接受的条款获得这笔资金,或根本不能获得这笔资金,可能会迫使我们推迟、限制、减少或终止我们的产品开发计划、商业化努力或其他运营。
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们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93.348亿欧元。由于许多我们目前未知的因素,我们的运营计划可能会发生变化,我们可能需要比计划更早地寻求额外资金,通过公共或私人股本或债务融资、政府或其他第三方资金、资产出售、营销和分销安排、其他合作和许可安排,或这些方法的组合。我们可能需要额外的资金来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并将未来的候选产品商业化。即使我们认为我们目前或未来的运营计划有足够的资金,如果市场状况有利或如果我们有特定的战略考虑,我们可能会寻求额外的资本。我们的支出将根据新的和正在进行的开发和公司活动而有所不同。由于与发现和开发我们的候选产品相关的时间长度和活动的高度不确定性,我们无法估计我们将需要多少实际资金用于开发、营销和商业化活动。
我们未来的短期和长期资金需求将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但不限于:
·我们的候选产品;的临床前或非临床研究和临床试验的启动、进度、时间、成本和结果
·我们新冠肺炎疫苗销售收入和相关成本的数额和时间;
·研究结果和我们的其他平台活动;
·我们为我们的候选产品;制定的临床开发计划
·与我们当前或未来的合作者达成的任何协议的条款,以及根据此类协议向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支付的任何里程碑式付款的实现情况;
·任何其他战略交易的条款,包括与我们进行的任何收购有关的条款;
·我们开发或可能获得;许可的候选产品的数量和特征
·满足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环境管理局和其他可比监管机构;制定的监管要求的结果、时间和成本
62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提交、起诉、获取、维护、保护、辩护和执行我们的专利主张和其他知识产权的成本,包括第三方针对我们的候选产品对我们提起的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侵权、挪用和其他侵权行为的诉讼,或我们挑战Other;的专利或知识产权的诉讼
·竞争技术和市场发展的影响,包括可能与我们的一个或多个候选产品竞争的其他产品;
·完成和进一步扩大临床和商业规模制造活动的成本和时间,足以支持我们当前和未来的所有计划;和
·在我们选择将我们的产品商业化的地区,为我们可能获得营销批准和报销的任何候选产品建立销售、营销和分销能力的成本。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运营资金主要来自出售股权证券、合作收入和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收入,我们不能确定是否会以优惠的条款获得额外资金,或者根本不能。我们目前正在创造产品销售或特许权使用费收入来为我们的运营提供资金,然而,如果未来这种变化,我们预计将通过产品销售、公开或私募股权发行、债务融资、合作、许可安排和其他营销或分销安排的组合来满足我们未来的现金需求。任何筹款活动都可能转移我们的管理层对他们日常活动的注意力,这可能会对我们开发和商业化我们的候选产品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此外,我们不能保证未来的融资将在正确的时间、以有利的条件或根本不存在,包括新冠肺炎大流行和其他全球事件(如政治动荡)可能对资本市场造成的影响。
在我们的项目中或在我们的技术方面,负面的临床试验数据或挫折或感觉到的挫折可能会削弱我们以有利条件筹集额外资金的能力,或者根本不会。此外,任何融资条款可能会对我们股东的持股或权利产生不利影响,我们发行额外的证券,无论是股权或债务,或发行此类证券的可能性,可能会导致我们股票的市场价格下跌。如果我们通过公开或私募股权发行筹集更多资金,这些证券的条款可能包括清算或其他可能对我们股东权利产生不利影响的优惠。
此外,如果我们通过出售美国存托凭证、普通股或可转换或可交换为普通股的证券来筹集额外资本,股份所有权权益将被稀释。如果我们通过债务融资筹集额外资本,我们将受到固定支付义务的约束,并可能受到资产担保权益和契约的限制或限制我们采取具体行动的能力,例如招致额外债务、进行资本支出或宣布股息。如果我们通过营销和分销安排、资产出售、合作或与第三方的许可安排来筹集额外资本,我们可能不得不放弃对我们的候选产品、技术、未来收入流或研究计划的某些有价值的权利。我们还可能被要求为我们当前或未来的一个或多个候选产品寻找合作伙伴,而不是在其他情况下是可取的,或者放弃我们对候选产品或知识产权的权利,否则我们会寻求开发或商业化自己。如果我们无法在适当的时间以优惠的条件筹集足够的额外资本,我们可能不得不大幅推迟、缩减或停止我们的一个或多个产品或候选产品的开发或商业化,或我们的一个或多个其他研发计划。上述任何事件都可能严重损害我们的业务、前景、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导致美国存托凭证价格下跌,并对我们的运营融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将需要继续发展和扩大我们的公司,我们可能会在管理这种发展和扩张方面遇到困难,这可能会扰乱我们的运营。
为了管理我们预期的发展和扩张,我们必须继续实施和完善我们的管理、运营、法律、合规和财务制度,扩大我们的设施,并继续招聘和培训更多合格的人员。此外,我们的管理层可能需要将不成比例的注意力从日常活动中转移出来,并将大量时间用于管理这些发展活动。
作为一家成长型生物技术公司,我们正在许多治疗领域和广泛的疾病中积极寻求药物类别、平台和候选产品。成功地为所有这些治疗领域和疾病状态开发产品,并充分了解所有这些治疗领域和疾病状态的监管和制造途径,需要大量的人才、资源和公司流程,以便在多个领域同时执行。由于我们的资源有限,我们可能无法有效地管理这一同时执行和扩大我们的业务,或招聘和培训更多的合格人员。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的
63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基础设施,导致操作失误、法律或法规合规失败、失去商业机会、员工流失以及剩余员工的生产率下降。我们业务的实际扩张可能会导致巨大的成本,并可能从其他项目中转移财务资源,例如开发我们的候选产品。如果我们的管理层不能有效地管理我们预期的发展和扩张,我们的费用可能会比预期的增加更多,我们创造或增加收入的能力可能会降低,我们可能无法有效地实施我们的业务战略。我们未来的财务业绩以及我们有效竞争和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候选产品商业化的能力,如果获得批准,将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有效管理公司当前和未来发展和扩张的能力。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的运营成本增加了,我们的管理层被要求投入大量时间来实施新的合规举措。我们受到财务报告和其他要求的约束,我们的会计和其他管理系统和资源可能没有针对这些要求做好充分准备。我们可能不遵守适用于上市公司的规则,包括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第404条,这可能导致制裁或其他惩罚,从而损害业务。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招致了巨额的法律、会计和其他费用。联邦证券法,包括2002年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或《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以及后来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纳斯达克)实施的规则,对上市公司提出了各种要求,包括要求提交关于我们的业务和财务状况的年度报告和事件驱动型报告,以及建立和保持有效的披露、财务控制和公司治理做法。我们的管理层和其他人员需要投入大量时间来实施这些合规计划。此外,这些规则和条例导致了大量的法律和财务合规成本,并使一些活动既耗时又昂贵。我们可能无法编制可靠的财务报表,或无法将这些财务报表作为定期报告的一部分及时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或无法遵守纳斯达克的上市要求。此外,我们可能会在财务报表中犯错误,这可能需要我们重新申报财务报表。
根据《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第404条或第404条,我们必须提交一份由我们的管理层提交的关于我们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的报告,包括我们的独立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的证明报告。为了保持对第404条的遵守,我们记录和评估我们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这既昂贵又具有挑战性。在这方面,我们需要继续提供内部资源,聘请外部顾问,并通过了一项详细的工作计划,以评估和记录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充分性。我们将继续采取步骤,酌情改进控制流程,通过测试验证控制正在发挥文件规定的作用,并实施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持续报告和改进流程。尽管我们做出了努力,但未来我们和我们的独立注册会计师事务所都有可能无法在规定的时间框架内得出结论,即我们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是有效的,符合第404条的要求。这可能会导致金融市场因对我们财务报表的可靠性失去信心而产生不利反应。
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案,或称多德-弗兰克法案,包含了与公司治理和高管薪酬相关的重要条款,这些条款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这些领域采取额外的规章制度,例如“薪酬话语权”和代理访问。股东激进主义、当前的政治环境以及当前高度的政府干预和监管改革可能会导致大量新的法规和披露义务,这可能会导致额外的合规成本,并影响我们以目前无法预见的方式运营业务的方式。我们的管理层和其他人员需要投入大量时间来实施这些合规计划。
过去,我们发现我们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弱点,并可能在未来发现更多重大弱点,这些弱点可能会导致我们未能履行报告义务或导致我们的财务报表出现重大错报。如果我们在未来发现重大弱点,而不能补救这些重大弱点,我们可能无法准确地报告我们的财务业绩或防止欺诈。
我们的管理层负责建立和维护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披露控制以及遵守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颁布的规则的其他要求。财务报告内部控制是一个旨在根据国际财务报告标准对财务报告的可靠性和财务报表的编制提供合理保证的过程。重大缺陷被定义为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缺陷或缺陷的组合,因此公司的内部控制有合理的可能性无法及时防止或发现公司年度或中期财务报表的重大错报。
64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我们作为一家私人公司运营,不需要遵守上市公司在财务报告内部控制方面的义务。我们历来只有有限的会计人员和其他资源来处理我们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2019年,我们和我们的审计师发现,我们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在设计和运营方面都存在重大弱点;尽管截至2022年6月30日,已发现的重大弱点已得到完全补救,但我们可能会在未来发现更多重大弱点。
如果我们无法成功弥补未来的任何重大弱点,或无法成功监督和依赖在这些事项上具有专业知识的外部顾问来协助我们编制财务报表,我们的财务报表可能包含未来发现的重大错报,可能导致我们无法履行未来的报告义务,并导致美国存托凭证价格下跌。
我们有各种国际贸易义务,包括关税价值计算、海关关税编号分类和其他相关的证券要求。逾期向海关当局付款可能会使我们受到处罚和费用。
我们遍布全球的供应链、生产和分销网络使海关和外贸流程变得越来越复杂。对内部控制系统的要求越来越高,必须同时发展。我们不断完善的海关和外贸风险管理体系,决定了对哪些利益相关者、货物和运输工具进行审查,以及审查的程度。这些风险包括可能不遵守完税价值计算、海关关税编号分类、贸易限制、安全条例以及可能不便利国际贸易。
我们现在是,也可能会继续接受不时出现的各种审计,包括海关和未来可能的外贸审计。
作为内部审查的结果,我们发现,特别是最近几年,发货量大幅增加,我们和我们的某些子公司的国际贸易义务,如正确计算完税价值,没有得到正确的应用,我们已经在我们的财务账簿和记录中做出了与该等关税有关的必要记录。我们通知了海关当局这些可能的逾期付款。截至本报告之日,尚未提起任何行政犯罪或刑事诉讼。根据我们与辉瑞的合作协议,这些费用将部分报销。
作为一家“外国私人发行人”,我们不受美国证券法以及“纳斯达克”规则的约束,而且我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信息比美国公司少。这可能会限制美国存托凭证持有人可获得的信息,并可能降低我们的普通股和美国存托凭证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我们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规则和法规中定义的“外国私人发行人”,因此,我们不受适用于在美国境内组织的公司的所有披露要求的约束。例如,我们不受1934年修订的美国证券交易法或交易法下的某些规则的约束,这些规则规范了与征集适用于根据交易法注册的证券的委托书、同意或授权有关的披露义务和程序要求。此外,我们的高级管理人员和董事在购买和销售我们的证券时,不受《交易法》第16条和相关规则的报告和“短期”利润回收条款的约束。此外,我们不需要像美国上市公司那样频繁或及时地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定期报告和财务报表。因此,与美国上市公司相比,关于我们公司的公开信息可能更少。
作为外国私人发行人,我们在截至12月31日的每个财政年度结束后四个月内提交Form 20-F年度报告,并在我们公开宣布某些重大事件后立即提交Form 6-K报告。此外,我们依赖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手册》中的一项条款,该条款允许我们遵守德国公司法和适用于一般欧洲股票公司的欧洲法律,即德国证券公司法(Aktiengesetz)、2001年10月8日关于欧洲公司(SE)章程的理事会(EC)第2157/2001号条例或SE条例以及关于欧洲公司(SE)章程的2001年10月8日(EC)第2157/2001号理事会条例(Gesetz zur Ausführung der Verordnung(EG)NR)。2157/2001 DES Rates vom 8.Oktober 2001über das statut der Europäischen Gesellschaft(SE-Ausführungsgesetz-SEAG),特别是关于公司治理的某些方面。这使我们能够遵循某些公司治理做法,这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不同于适用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公司的公司治理要求。
65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例如,我们不受纳斯达克的监管,该监管要求美国上市公司:
·董事会的多数成员由独立董事组成;
·要求非管理层董事在管理层不在场的情况下定期开会;
·通过一项行为守则,并迅速披露对董事或执行官员的守则的任何豁免,这些豁免应涉及某些具体项目;
·有一个独立的薪酬委员会;
·有一个独立的提名委员会;
·为所有股东大会征集委托书并提供委托书;
·审查关联方交易;以及
·为实施某些股权补偿计划和发行普通股寻求股东批准。
作为一家外国私人发行人,我们被允许遵循母国的做法来代替上述要求。因此,我们在某些方面继续遵循德国的公司治理做法,以取代纳斯达克的公司治理要求。特别是,我们在向股东分发年度和中期报告、将我们的行为准则应用于我们的监事会、高管薪酬披露、与股东大会相关的委托书征集以及与建立或重大修订某些股权薪酬计划相关的股东批准方面遵循德国的公司治理做法。
根据我们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规定,我们的审计委员会必须遵守《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第301节和《交易所法案》第10A-3条的规定,这两项规定也适用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公司。然而,由于我们是外国私人发行人,我们的审计委员会不受纳斯达克适用于美国上市公司的额外要求的约束,包括肯定地确定审计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是“独立的”,使用了比适用于我们作为外国私人发行人的标准更严格的标准。
由于上述针对外国私人发行人的豁免,我们的股东将不会获得持有美国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资者通常可以获得的相同保护或信息,一些投资者可能会因此发现美国存托凭证的吸引力降低,美国存托凭证的交易市场可能不那么活跃。
我们面临着与灾难性全球事件相关的风险,包括自然灾害、政治危机或公共卫生流行病和流行病,如新冠肺炎,这些风险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的业务可能受到以下因素的不利影响:全球性灾难性事件,包括地震、火灾、飓风、龙卷风、洪水或重大停电等自然灾害;新冠肺炎等公共卫生危机;恐怖袭击、战争和其他政治不稳定局势,包括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有关的持续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以及俄罗斯为回应此类制裁而采取的报复行动;或其他灾难性事件。
例如,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持续不断的冲突,以及由此产生的制裁和其他经济行动,已经并预计将继续推动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和短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旷日持久或扩大的冲突,以及对俄罗斯行动的政治回应,可能会进一步减少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增加能源波动性,并对地区和全球供应链、经济和我们的业务产生严重的不利影响。我们新冠肺炎疫苗的商业化生产目前使用天然气,尽管我们相信如果需要的话,我们的生产可以由替代燃料来源提供动力。此外,我们继续评估能源短缺可能对我们的合作伙伴、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造成的影响。如果这些各方中的任何一方因此或任何其他能源短缺而遭受重大影响,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我们无法肯定地预测持续或更严重的天然气短缺将对我们或他们的运营产生什么影响,包括对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的生产以及对我们的候选产品的制造和测试。
此外,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会对我们未来的运营产生负面影响,还可能影响我们在目前预期的时间内招募患者参加临床研究和完成临床试验的能力。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我们的某些项目在临床开发过程中遇到了延误。此外,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的蔓延,我们已经调整了我们的业务做法,包括限制员工出差,为员工制定社交距离计划,以及取消亲自参加会议和活动。这种部分中断,甚至是暂时的,可能会推迟我们的临床试验和临床前研究的进展,从而严重影响我们的运营和整体业务。我们的业务,包括研究和
66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此外,由于工作人员因自我隔离程序或长期患病而缺勤的潜在影响,生产也可能中断。
我们的供应商、许可方或合作者也可能受到与新冠肺炎或其他流行病有关的情况的影响,可能会导致我们的供应链、临床试验、合作伙伴关系或运营中断。如果我们的供应商、许可方、合同研究组织或CRO或合作者因任何原因不能或不能履行对我们的义务,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我们的客户也可能受到与新冠肺炎或其他流行病相关的疾病的干扰,可能是通过推迟购买决定或推迟研究计划。
尽管我们已经从新冠肺炎疫苗的销售中获得了收入,但新冠肺炎对我们业务的其他潜在影响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例如,如果出现新的新冠肺炎变体,而包括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在内的现有疫苗对其无效,感染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或者导致经济衰退,可能会影响对我们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或者我们筹集资金的能力,这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运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我们的保险单很贵,而且只保护我们免受一些商业风险的影响,这让我们面临着重大的未投保债务。
我们没有为我们的业务可能遇到的所有类别的风险投保,而且保险范围变得越来越昂贵。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维持现有的保险,并有足够的承保水平,而我们未来购买的任何责任保险可能不足以补偿我们可能遭受的任何费用或损失。我们目前为与财产损失和我们的开发、制造或商业化努力中断有关的损失提供保险。随着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获得首批上市批准,我们已经为与运输和储存新冠肺炎疫苗相关的损失以及因使用新冠肺炎疫苗而产生的产品责任索赔获得了额外的保险,而我们保单的承保范围或承保限额可能不够充分。如果我们的损失超出了我们的保险范围,我们的财务状况将受到不利影响。如果发生污染或伤害,我们可能被要求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或被处以超出我们资源范围的罚款。我们任何候选产品的临床试验或监管审批都可能被暂停,这可能会对我们的运营和业务结果产生不利影响,包括阻止或限制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可能开发的任何候选产品的开发和商业化。
此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运营,使得我们获得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责任保险的成本更高。因此,我们可能更难吸引和留住合格的人员在我们的监事会、管理委员会或董事会委员会任职。
与我们的业务相关的风险
我们的业务依赖于基于我们的技术平台的候选产品的成功开发、监管批准和商业化。如果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不能获得批准并有效地将我们的候选产品商业化,以治疗具有预期适应症的患者,我们的业务将受到严重损害。
即使我们完成了必要的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上市审批过程也是昂贵、耗时和不确定的,我们可能无法获得我们可能开发的候选产品商业化的批准。我们可能开发的任何候选产品以及与其开发和商业化相关的活动,包括设计、测试、制造、记录保存、标签、储存、批准、广告、促销、销售和分销,都受到FDA和类似的全球卫生当局的全面监管。为了获得将我们的任何候选产品商业化所需的监管批准,我们和我们的合作者必须通过广泛的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来证明我们的产品是安全有效的,包括在目标人群中。对于每个候选产品,成功完成临床试验是向FDA提交生物制品许可证申请(BLA)或新药申请(NDA)、向EMA提交营销授权申请(MAA)以及向可比的全球监管机构提交类似的营销申请,从而最终批准任何候选产品并进行商业营销的先决条件。
如果不能获得候选产品的营销批准,我们将无法在指定的司法管辖区将候选产品商业化。尽管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已在某些国家获得紧急使用授权或批准,但它可能不会得到监管部门的广泛批准,我们的其他候选产品或我们未来可能寻求开发的任何候选产品都不会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我们在提交和支持获得上市批准所需的申请方面经验有限
67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并且可能需要依赖第三方CRO、监管顾问或协作者来帮助我们完成这一过程。尽管我们预计将在美国和欧盟为我们的基于信使核糖核酸的候选产品提交BLAS,但信使核糖核酸疗法已被归类为基因治疗医用产品,其他司法管辖区可能会将我们的基于信使核糖核酸的候选产品视为新药,而不是生物制剂或基因治疗医用产品,并需要不同的营销应用。要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需要向各个监管机构提交广泛的临床前和临床数据以及支持信息,以确定候选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要获得监管批准,还需要向相关监管机构提交有关产品制造过程的信息,并由相关监管机构检查制造设施。我们开发的任何候选产品可能没有效果,可能只有中等效果,或者可能被证明具有不良或意外的副作用、毒性或其他特征,可能会阻止我们获得上市批准,或者阻止或限制商业使用。
在美国、欧盟和其他地方获得上市批准的过程代价高昂,如果需要额外的临床试验,可能需要多年时间,如果真的获得批准的话,而且可能会根据各种因素而有很大不同,包括所涉及的候选产品的类型、复杂性和新颖性。开发期间市场审批政策和护理标准的更改、附加法规或法规的更改或针对每个提交的产品申请的监管审查的更改可能会导致延迟批准或拒绝申请。FDA、EMA和其他国家的类似监管机构在批准过程中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可以拒绝接受任何申请,也可以决定数据不足以批准,需要额外的临床前、临床或其他试验。此外,对从临床前和临床试验中获得的数据的不同解释可能会推迟、限制或阻止候选产品的上市批准。我们最终获得的任何营销批准都可能是有限的,或者受到限制或批准后的承诺,从而使批准的产品在商业上不可行。如果FDA的专家小组(称为咨询委员会)或其他监管机构建议不批准或限制批准,可能会导致额外的延迟或不批准。此外,我们可能会遇到由于未来立法或行政行动中的额外政府监管,或者在产品开发、临床试验和审查过程中监管机构政策的变化而导致的延误或拒绝。
监管机构也可以批准比要求的更少或更少的适应症或患者群体的候选产品,也可以根据上市后研究的表现批准。此外,监管机构可能不会批准对我们的候选产品成功商业化所必需或可取的标签声明。
FDA、EMA和其他监管机构审查监管备案文件中的质量或化学、制造和控制或CMC部分。监管机构发现的任何不令人满意的方面都可能导致临床试验和商业化的延迟。此外,监管机构通常在提交BLA、MAA或类似申请时进行审批前检查。监管机构的任何发现和不遵守要求可能会导致批准的延迟和潜在的候选信使RNA产品无法商业化。
如果我们在获得或未能获得我们可能开发的任何候选产品的批准方面遇到延误,这些候选产品的商业前景将受到损害,我们创造收入的能力将受到严重损害。此外,即使我们成功地获得了候选产品的市场批准,因为我们的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到具体的商业化考虑,这些候选产品的商业前景可能会受到损害,我们创造收入的能力可能会受到实质性损害。
由于对信使核糖核酸免疫疗法的监管经验有限,信使核糖核酸药物开发具有相当大的临床开发和监管风险。
据我们所知,除了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和信使核糖核酸,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信使核糖核酸免疫疗法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欧洲药品管理局或其他类似监管机构的紧急使用授权或有条件上市授权。由我们或我们的合作者成功地发现和开发基于mRNA的(和其他)免疫疗法是高度不确定的,取决于许多因素,其中许多因素超出了我们或他们的控制。我们的候选产品在开发的早期阶段看起来很有希望,但可能无法推进,在临床或临床搁置中遇到延迟,或者由于多种原因而无法上市,包括:
·旨在确定潜在免疫疗法的发现努力可能不会成功;
·非临床或临床前研究结果可能显示候选产品的效果不如预期,或具有有害或有问题的副作用;
·临床试验结果可能显示候选产品的效果不如预期,包括未能满足一个或多个终点或具有不可接受的副作用或毒性;
68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76985/000177698522000051/test.jpg
                                                    
·制造或分销故障或临床试验的GMP材料供应不足,或高于预期的成本可能会推迟或倒退临床试验,或使我们的候选产品在商业上缺乏吸引力;
·我们在制造工艺方面的改进可能不足以满足我们候选产品的临床或商业需求,或临床试验;的法规要求
·我们为优化GMP材料的制造、测试或配方所做的更改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候选产品;的安全性、耐受性和有效性
·定价或报销问题或其他因素可能会推迟临床试验,或使任何免疫疗法与其他疗法相比不经济或没有竞争力;
·由于以下原因未能及时推进我们的计划或获得必要的监管批准,或延迟获得此类批准,其中包括:缓慢或未能完成临床试验的登记,试验参与者退出试验,未能实现试验终点,数据分析的额外时间要求,数据完整性问题,BLA,MAA或同等申请,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或欧洲药品管理局的讨论,监管机构对额外非临床或临床数据的请求,或安全配方或制造问题,可能导致我们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和
·我们竞争对手的专有权利、产品和技术可能会阻碍我们的免疫疗法商业化。
目前,FDA认为信使核糖核酸是一种基因治疗产品。与某些不可逆转地改变细胞DNA并可能导致某些副作用的基因疗法不同,基于信使核糖核酸的药物的设计不会不可逆转地改变细胞DNA。然而,在其他基因疗法中观察到的副作用可能会对人们对免疫疗法的看法产生负面影响,尽管机制不同。此外,美国和其他司法管辖区的监管路径也不确定。我们的新冠肺炎疫苗目前不被归类为基因疗法。个体化治疗的途径,如我们的基于iNeST mRNA的免疫治疗,每个患者接受不同的mRNAs组合,仍然特别不确定。批准这些类型的药物所需的临床和临床前研究的数量和设计尚未确定,可能不同于基因治疗产品或治疗所需的数量和设计,这些产品或疗法不是个体化的,或可能需要像基因治疗产品这样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