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茅台灌醉了的股市?

2020/07/15 20:58  秦朔朋友圈

作者:冀田Timothy

上周一(7月6日)股市暴涨的晚上,我的90后外甥女问了我三个灵魂拷问:第一、今天为什么涨?第二、茅台为什么这么火?第三、要不要赎回基金?

我很明确地说,前两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我不是神。她说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干了这么多年的投资,肯定知道,不然不是白干了。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但是,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很明确:才涨一天,千万不要卖!千万不要卖!

外甥女听了我的,没卖,又多赚了不少钱。于是,上周五她请我吃了顿饭,当然钱还是我付的。这几天,我苦思冥想,对前面回答不了的两个问题,我更加回答不了,但有三个疑似脑洞开了的观点,和大家交流:

第一、茅台只是有钱人的可乐而已;

第二、股市反应的是富人的认知;

第三,这是一头醉牛。

1、可乐

茅台贵不贵的问题,要分成“酒贵不贵”和“股票贵不贵”这两个问题来看。

一桌8个人,哪怕有两个人不喝酒,每个人喝半斤,最少得准备三瓶茅台。三瓶茅台6000块,为了配茅台,点菜怎么也要人均300块,一共2500块,加起来8000多块花出去。数据说了,我国有好几亿人月收入1000多块,一顿饭把人家半年的收入吃掉了。

但看和什么比。

老外的洋酒威士忌,稍微好一点的,还不需要顶级的威士忌,在国内零售的价格也差不多要茅台的这个价。同样的价钱,咱们喝的可是中华文化最顶级的白酒。有面子、好喝、喝这么贵的开心。好不容易男人有给自己买LV包的感觉了。消费力不如女人孩子和狗的男人要对自己好点,买一个包能买好几瓶茅台。体现老朋友情谊,唯有拿出茅台。这么横向一比,茅台不贵。

从股价来看,茅台品牌稀缺,产能可以控制,价格可以控制。这让我想起了可口可乐的奇妙故事。

和茅台相反的是,容量6.5盎司的可口可乐在1886~1959年之间长达70年的时间里,蓄意保持5美分的价格一直不变。原因是可口可乐在1886年,把可口可乐原液按照不变价格卖给了两个律师,两个律师拿去做瓶装饮料。合同规定,原液价格不变的期限是永远,forever!可口可乐的老板不是威士忌喝多了,而是当时认为瓶装饮料根本卖不出去。

后来,瓶装饮料大行其道,可口可乐肠子悔青了,但合同签的期限是永远,没办法涨价,终端价格涨价和卖原液的没关系,卖更多原液出去,才是可口可乐的目标。所以,可口可乐采取的策略是想尽一切办法控制终端价格,终端价格越便宜,可乐就卖得越多,原液就卖得越多。所以,可口可乐到处打广告,广告里写的都是5美分,逼得瓶装饮料没办法涨价。律师合同写得再厉害,拗不过可乐的广告压制厉害。所以,5美分的价格一直持续了70年,直到1959年,通货膨胀让双方都扛不住了,才重新谈判。

直到今天,330毫升的可口可乐在美国大概卖2美元。6.5盎司等于192毫升,130多年来,可口可乐的价格才涨了大概23倍。美国的通货膨胀说实话真不高。

1886年的5美分能买到什么呢?1867年,美国按照每亩2美分的价格,从俄罗斯手里买下了阿拉斯加。可见,当时可乐的利润率不会比现在茅台的利润低,不然怎么能坚持了60年才涨价呢。

假设可口可乐当时没有阴差阳错的被两个律师“黑”,它是不是也可以走高端路线,走奢侈品牌,一瓶卖到100美元呢?还真不一定。巴菲特就特爱喝可乐,卖世界首富一瓶100美元的可乐,不算贵。这就是认知决定行动,行动决定一切。

2、认知

2000块一瓶的茅台对有钱人来说,价格是2块钱一瓶的可乐的1000倍。收入几千块的人喝可乐,收入十几万的人喝茅台,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这是钱包支撑的认知。更何况,收入十几万的人喝着茅台,觥筹交错,为了社交,希望将来能收入几十万、几百万。茅台是不折不扣的社交股。这是和钱包没关系的认知。

网上有人讨论,体制内收入10万差不多抵得上体制外的40万,差三倍。原因在于:职位稳定,不会被炒,没有中年危机,如果能向上爬,越老越吃香,社会地位高,工作带来的隐形权力算是隐形福利。这是和生活方式相关的认知。稳定和有地位可以当钱花。

而在一个你从来不知道的,叫1688的网站上,“20元能买到不磨脚的鞋子,50元能拿下Guess代工厂生产的产品,同款耳环在淘宝30多块,在1688只要4、5块;T恤20元、裤子不超过50元 、长裙80元就能买到。‘还有人’教你两折吃海底捞零食,撸KFC全家桶,花一半的价格做家装,贫民窟女孩如何在1688上淘bm风大肠发圈”。

在知乎上拥有数万关注的硬核抠门博主说,今年以来,她发现自己的文章但凡和“省钱、平价、抠门、薅羊毛”相关,流量就要比常见的好物种草大很多。

一个新名词,Fire族(Financial Independence and Retiring Early)代表低物欲生存。过极简生活,只要攒够一年生活费的25倍就选择退休,之后靠每年4%的理财收益过活。听起来也挺舒服啊。可是,全球逼近零利率,哪里能有万无一失的4%的理财收益?

有人总结道:1688的资深买家、硬核抠门、Fire族,他们没钱,但是有时间,是“有时间的穷人”,用时间换钱。一个上海白领,花100块钱打车回家,是拿钱换时间换舒适。

同样是100块钱,却对不同人有天差地别的效用,没有对错,取决于认知。买50倍市盈率的茅台,几百亿市值的蔚来汽车,也是取决于认知。

这就是股市。这轮股市上涨,不管是A股还是美股,都严重脱离了经济及基本面。不过呢,反过来说,有钱人怕疫情影响吗?不怎么怕。只有打工的怕失业,半死不活的中小企业怕破产。大企业底子厚,大老板个人底子更厚。企业遇到困难,个人的钱还是很多。朋友自己买呼吸机放家里备用,一旦疫情又来了,不用去医院,家里都搞定。呼吸机在疫情前好几万,现在要十几万还买不到。只要股市有钱赚,激进的大户肯定敢进去,疫情算个啥,钱赚了再说。

说个刺耳的事实,如果我发现我理解不了股市上涨的逻辑,只有一个原因:我的认知和有钱人的认知出现了短期偏差。因为只有有钱的人、有钱的机构才能把股市推起来。你我可能将来对,他们可能现在对。谁最后赚,倒也还不好说。

但是,现在股市可能被有钱人的认知,用茅台,给灌醉了。

3、醉牛

因为这轮上涨没法用惯常的分析框架解释,走势走得真有点醉。

有人说是“野牛”。没错,除了不发飙的老黄牛,牛都够野。牛的脾性本就是横冲直撞、捉摸不定、没有理性,群体发飙。牛起来,可比羊群效应猛无数倍。大盘疯涨,不意外。

有人说是“可疑牛”,这个牛来得可疑。也算一种说法。不过我要说的是,历史上看,哪个牛都是“可疑牛”。行情总在疑惑中产生,在疯狂中结束。没有疑惑了的时候,已经是在熊来的时候了。股市永远是雾里看花花最美。

有人说,悲观的人往往正确,乐观的人往往成功。不上车,怎么都没法成功;上车了,也可能败得很惨。成功的认知是一套体系。

醉了的人只是给自己找个理由,再多喝几杯。

比如,为了理由,我们喜欢看北向资金。北向资金更聪明吗?不见得。最近美国人找了半天,找不到美股上涨的理由,也在找他们的“北向资金”了。高盛的报告说,今年一季度,外国投资者总计购买了1870亿美元的美国股票,成为美股最大买家,占美股持有总额的16%,接近战后70年来最高点,同时散户交易激增。

按这个逻辑,可以说,外国投资者,如沙特的石油大亨、如滞留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比割肉的巴菲特聪明吗?

巴菲特的老师、价值投资的鼻祖格雷厄姆有一次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回答学生关于华尔街的股票专家是否比一般人更能准确预测市场时说:

“我必须非常坦白地说,如果你在丢骰子和专家一致意见之间做个选择的话,不管选哪个,他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对此的解释是,华尔街的每个人都太聪明了,以至于,他们的聪明互相抵消了。专家们知道的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完美地反映到了股价中。所以,这样的结果是,将来发生的事情,才是他们不知道的。”

也就是说,专家唯一不知道的是将来要发生的事。

醉了的牛,酒醒何处?我还是回答不了。

但是,有个著名的醉汉理论说的是,醉汉虽然醉了,跌跌撞撞,一会向东一会向西,但他终究能回到家。股市的“家”就是最终用时间证明的“价值”。所有的非理性终有一天会回到原形。对现在的市场,可以明确的只有一点:上涨有惯性,放了这么大的成交量,有了财富效应,讨论行情什么时候结束,可能还有点早吧。

作者简介:冀田,领复资本创始人、注册金融分析师(CFA)、《家庭投资和家族办公室》一书作者,风险投资人。

参考资料:

在1688冲浪的年轻人们:是消费降级还是在线抠门?毒眸

Foreign Investors Have Been Big U.S. Stock Buyers,DEBORAH D‘SOUZA

Copyright©2019 FUTU. All rights reserved. FUTU does not provide any investment ad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