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_log
Download
Download by
Scanning QR Code
  • Download app

    Download app

  • Online Inquiry

    Log in to access Online Inquiry
+
Congratulations
You've successfully got advanced quotes worth 5000 HKD
Download APP >>

跨界的“陷阱”,茅台、李宁都入坑了

The “trap” of crossing the border, Maotai and Li Ning have all fallen into the hole

全天候科技 ·  05/25/2022 23:32

来源:全天候科技

作者:胡描

继李宁注册「宁咖啡」商标,在线下门店内售卖咖啡,以及万达注册「万茶」商标,入局茶饮赛道之后,又一传统产业巨头盯上了新消费赛道。

5月19日,茅台的第一家冰淇淋店在遵义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大厅内开业,其所售卖的产品均加入了茅台酒,每份售价39元,「酱香型冰淇淋」也在社交平台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

图片来源:网络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企业主业受到多重因素冲击,成长失速,为了缓解主业成长失速对企业发展的负面冲击,(企业)纷纷考虑跨界寻求新的增长突破。」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

而奶茶、咖啡、茶饮等赛道进入门槛低,模式易复制,规模扩张简单,周转期较短,因此风险相对小,这使得它们成为了传统企业探索新业务最常见的物种。

不过,盲目做新业务的跨界,也将面临新的考验——若挤入了已是「红海」的新赛道竞争中,短期内很难做出优势,并且当业务的战线拉长,对主业而言亦是负担,容易造成资源分散、难以坚持度过前期困难等问题。

「很多新风口看起来有非常好的前景,其实是一个陷阱,」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全天候科技,「如果它的主业不强,做副业把战线拉太长,就会出现太多的问题。」

发展跨界业务,无论是茅台,还是李宁、万达,或许都需要慎之又慎。

跨界「混搭」愈演愈烈

茅台这次推出的冰淇淋共有原味、香草、提拉米苏三种口味,每个冰淇淋中都加入了一定量的茅台酒,据中新财经报道,其牛奶与酒的比例为:每1kg牛奶掺入50g 53度飞天茅台。

因为有酒精含量,官方也出面回应称:茅台冰淇淋目前不对未成年人销售,并建议食用后不开车。

据了解,茅台冰淇淋是茅台与蒙牛合作推出的产品,目前,预包装产品预计将在5月29日推向贵阳市场,并逐渐向全国铺开。消费者可以在「i茅台」APP上下单,通过冷链配送,其他城市消费者也有机会买到茅台冰淇淋。

在未来,茅台的经销商还可以开冰淇淋的加盟店。 

酒企跨界做冰淇淋实际上并不是茅台的首创。早在2019年,泸州老窖就曾与钟薛高合作推出「断片」雪糕,首日销量超过了1000份。此外,喜茶也曾推出过五粮液冰淇淋。

不仅是酒企,在去年8月,五菱宏光还推出过三款汽车外形的冰淇淋产品,主要用作门店夏日宣传引流的工具。

从研发的角度来看,冰淇淋的研发成本并不高,企业与蒙牛、伊利等乳企合作,往往只需要借出IP以及提供少量的原料,即可完成量产。并且,冰淇淋的外形能够与品牌符号相融合,这也使得它容易满足企业的宣传需求。这也是在跨界的选择上,冰淇淋格外受欢迎的原因。

而在冰淇淋之外,奶茶、咖啡赛道也是两个热门的选项。

就在上个月,万达集团注册多个「万茶」商标。万达电影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万茶」是公司2019年底推出的自有品牌影院特饮项目,目前在公司140家左右下属影院内销售。

「万茶」的品牌名由来已久,在2019年,万达在广州增城万达影城开出了首家「万小茶」奶茶店。而后,万达又与COSTA推出融合模式——万茶与COSTA快选融合店,并快速在全国多家万达影院中铺开。

在跨界咖啡业务上,最近备受关注的是李宁开始在门店内提供咖啡服务的消息。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宁体育(上海)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宁咖啡NING COFFEE」商标。

李宁回应媒体称,公司关注零售终端的消费者购买体验,希望通过优化店内服务,提升顾客在购物时的舒适度和体验感。在店内提供咖啡服务,将是李宁针对零售终端消费体验环节的一次创新尝试。

从当前来看,咖啡只是到店消费时的附加服务。有李宁店员表示,「咖啡饮用目前不对外营业,来店顾客购买商品达到499元后可以赠饮一杯」。且当前仅有大店能够提供咖啡,而多数面积较小的店铺暂无此项服务。

由此来看,短期内,咖啡业务或不直接为李宁创造商业收入。

而对咖啡的布局,中石油、中石化走的更早,且步迈得更大。

在2018年,中石油成立了昆仑好客咖啡,开始在旗下的便利店设现磨咖啡。据咖门报道,当前其咖啡店超过了120家,有零售咖啡的门店则超过了8000家,2021年其咖啡产品销售总额超过了1亿元。

中石化则在2019年推出了「易捷咖啡」,为了契合加油站场景,「易捷咖啡」推出了独有的菜单:92#(黑白咖啡)、95#(时尚特饮)、98#(精品系列),还被网友调侃为「石油咖啡」。

图片来源:中石化官方公众号

在今年2月,中国邮政也跨入了咖啡赛道,在厦门开了它在全国的首家「邮局咖啡」。运营模式上,邮局咖啡与邮氧的茶类似,均是由中国邮政与第三方公司合作运营。

「邮氧的茶」则由中国邮政去年推出,一度登上了热搜,引发了行业内外讨论。彼时有媒体推测,若奶茶店在邮政的营业点铺开,其下5.4万个营业点,一旦铺开便是全国第一,或将成为喜茶、奈雪的茶、蜜雪冰城等品牌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但截至5月25日,据大众点评显示,目前全国邮氧的茶仅有5家,其评分仅在3.7-4.1之间,预当时的推测相差甚远。

作为互联网巨头的字节跳动,对茶饮赛道的关注也由来已久。在去年,字节在抖音推出了「桃源玉叶」的茶饮品牌,投资了长沙本土茶饮品牌「柠季」,还注册了 「字节茶」「ByteTea」等商标。在今年5月,又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北京组建食品饮料团队,而产品主要为新式茶饮。

不仅中国邮政、字节跳动,饮料巨头娃哈哈、王老吉等也早已在这一「风口」上探究一番。

为何要跨界?

奶茶、咖啡、冰淇淋为什么会成为跨界热门选项?

从商业模式上看,奶茶、咖啡、冰淇淋行业的进入门槛低,模式易于复制,规模扩张简单。作为消费品,其周转期更短,相比之下投入成本更低,也因此风险相对小,容错率更高。

并且,这些业务符合新生代的核心需求。

「整个新生代的核心需求,已经成为了产业端挤破头要去投的领域。而奶茶、咖啡、冰淇淋,都是新生代参与度最高的,消费频次最高的品类。」朱丹蓬说。

除了高消费频次,冰淇淋、咖啡、奶茶还有相对低客单价特征,对于传统企业而言,也是扩大触达人群的低门槛选择。

以冰淇淋为例,业内人士认为,茅台做冰淇淋业务,相比于以此提高营收,茅台更主要的目的在于与年轻人互动。

根据咨询机构罗兰贝格发布的数据,中国30岁以下消费者对酒类的消费,白酒仅占8%,远低于啤酒、葡萄酒、预调酒等低度酒饮。并且,在许多消费者眼中,茅台的收藏价值、投资价值远远高于饮用价值,年轻群体更甚。

对茅台而言,以产品来触达年轻群体已经越来越有必要。

事实上,茅台也一直在尝试贴近年轻人。在2019年,茅台推出悠蜜·蓝莓精酿,切入果酒赛道。但从售价上看,这款酒在京东茅台自营旗舰店的售价为279元,比起同类的果酒,售价依然偏高。

相比之下,39元的茅台冰淇淋,不仅噱头响亮,也把消费门槛进一步降低。

另一方面,茅台的预包装冰淇淋将在「i茅台」APP上销售,这或许也有为「i茅台」APP吸引用户的打算。

李宁在门店内咖啡服务,则一定程度上是拯救线下门店的一种探索。

在销售渠道上,2019年-2021年,李宁国内线下销售额在总销售额中的占比为75.6%、70.5%、70.3%,呈逐年下降趋势;线上渠道销售占比同期为22.5%、28%、28.4%,逐年上升。

而在线下销售占比下降的同时,李宁的门店数量却在连年增长。截至2021年底,李宁包括经销商在内共有7137家门店,这也意味着其线下单店的坪效正在变得越来越低。

在2021年财报中,李宁表示年内公司继续优化渠道建设和布局,聚焦购物中心大店,持续推动旗舰店等高效大店落地,同时持续推行店铺结构优化,加速处理亏损、低效和微小面积店铺。

而要提高线下效率,吸引消费者到店消费,便需要提高门店的服务。

不同于茅台和李宁,万达影院当前的业绩压力更大。

在2019年、2020年,万达电影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4.35亿元和62.95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47.22亿元、-68.41亿元;2021年才得以扭亏为盈,净利润约1.06亿元。

但在2022年,受疫情的影响,万达影院今年一季度的业绩再陷入低谷,据其财报,其一季度净利润0.45亿元,同比下降91.42%

而另一方面,在万达电影过去几年的财报中,商品和餐饮销售收入始终占据前三位置,在2021年其毛利率达63.49%。

利用闲置的电影院空间,发展奶茶业务,既能将线下空间优势转化为商业收益,在行业不景气之时,奶茶堂食、外卖等还能够为影院增加营收。

只是新茶饮赛道早已是一片红海,奶茶品牌能为万达电影带来多少增值收益,还是未知数。

新业务的陷阱

实际上,在企业跨界新业务上,已经有成功的案例。

以呷哺呷哺为例,其在2016年推出了子品牌「湊湊」,率先试水「火锅+茶饮」的休闲体验业态,多款奶茶走红网络,而湊湊的火锅业务也在此带动下迅速发展起来。在呷哺呷哺业务受挫的当下,湊湊及其衍生出的奶茶品牌,也被视为一张重要王牌。

而在湊湊之后,火锅+奶茶也被行业效仿,海底捞在服务中也加入了自助奶茶。

但相比之下,跨界成功的案例仍然相对较少。

沈萌告诉全天候科技:「而且要么是企业孤注一掷、破釜沉舟,要么是进入竞争相对较弱的行业、可以凭借自身积累的资金优势快速强势抢夺份额。」

例如,在呷哺呷哺打造「奶茶+火锅」的休闲体验业态相对成功,是因为占了行业首发的优势,且彼时茶饮行业的竞争并不激烈,喜茶、奈雪的茶等品牌均还未崛起。

而在当前,企业布局跨界业务,往往只看到自己具备一定的成本优势,比如原有的门店网络、原有的品牌影响力,以及目标消费业务当前人均消费量较低等因素,但真正的消费需求与竞争程度也不该被忽视。

从赛道竞争上看,无论是咖啡、茶饮,还是冰淇淋,竞争都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有数据显示,在2018年我国冰淇淋线上的品牌数量仅为60家左右。而到了2021年8月,已增长到了300多家。

在过去,伊利、蒙牛、哈根达斯等国内外巨头牢牢掌控着国内低、中、高端的冰淇淋市场。但随着钟薛高、奥雪等新消费品牌的兴起,雪糕市场也迎来了风云变幻。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爆款冰淇淋走红网络,从最初的「双黄蛋」、「椰子灰」,到「芝芝桃桃」,没有哪一款能够长盛不衰。茅台冰淇淋虽然短时间引爆了流量和话题,但想要将热度持续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茶饮赛道,截至2021年底,新茶饮门店规模37.8万家,连锁化率达36%。这其中有2万家门店的蜜雪冰城,也有1.2万家门店的coco,4500家门店的古茗,以及4200家门店的茶百道。还有两家备受资本追捧的喜茶、奈雪的茶。

在激烈的竞争,以及前期盲目的扩张下,从去年年底开始,降价、关店、裁员、持续亏损等一系列事件,已经在新茶饮的头部企业上演。

在此背景下,跨界茶饮真的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吗?这还需要时间来回答。

咖啡赛道的竞争更甚,星巴克、瑞幸屹立不倒,MANNER、Seesaw、Mstand、Tims等品牌也纷纷拿到融资,奋勇直追。李宁若是想以咖啡业务创造直接商业收益,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来自:李宁官方微博

就如朱丹蓬所说,很多新风口看起来有非常好的前景,其实是一个陷阱。资源分散、难以坚持度过前期困难等都将成为新问题。

曾经,乳业巨头伊利也尝试跨界。在2019年8月,伊利通过收购阿尔山市水知道矿泉水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阿尔山伊利天然矿泉饮品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涉足矿泉水市场。

依托于伊利的经销网络、销售渠道,推出矿泉水产品本应不是难事。但事实并非如此,伊利的矿泉水业务进展并不如预期,据其2021年财报,该商誉所在的资产组可收回金额低于包含商誉的资产组的账面价值,经过减值测试,本期对该商誉计提减值5526万元。

隔行如隔山,即便拥有线下门店资源、渠道优势,亦或是其他优势,传统企业跨界进入新行业,依然会面临新挑战,而市场也不会给予太多的摸索试错机会。

发展跨界业务,无论对于怎样体量的行业巨头来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每走一步,必须慎之又慎。

编辑/irisz

Risk disclosure: The above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opinion of the authors or guests, and does not represent any positions of Futu or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on the part of Futu. Before making any investment decision, investors should consider the risk factors related to investment products based on their own circumstances and consult professional investment advisers where necessary. Futu makes every effort to verify the authenticity, accuracy, and originality of the above content, but does not make any guarantees or promi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