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了?IPO前夕,独角兽WeWork拟紧急融资60亿美元

发现 2019/08/02 17:58  美股情报局

编辑/美股情报局debby

共享办公巨头WeWork预计9月上市,拟募资35亿美元,估值470亿美元,但这家年轻的公司似乎并不满足。

据彭博社最新消息,WeWork正和投行接触,准备筹集6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全球扩张。

在与行业人士的接洽会上,WeWork联合创始人Adam Neumann多次拿自家公司和亚马逊相比,他说在亚马逊进军其他领域、建造亚马逊帝国之前,它只是一个线上买书的平台。后来他自己又打趣说,希望以后不会用这个类比了,因为对于想要融资的公司来说这已经是陈词滥调了。

是啊,当想要融资的时候,都爱把自己比作亚马逊。可是,亚马逊,只有一个。

WeWork:35亿还不够,梦想需要更多钱

logo

WeWork在上市前夕,开始和投行、借贷机构、分析人士接触,给他们讲了自己的业务展望、扩张计划,希望能够获得更多资金支持。

WeWork似乎对自己的PPT很自信,因为此前公司计划是通过贷款募资40亿美元,现再次上调。

自2010创立以来,9年WeWork已经筹集了128亿美元,在独角兽中是领先者,其中有105亿美元来自日本财团软银集团。截止2018年底,软银持有WeWork 20%的股份,但公司创始人依然掌握控股权。

去年软银有加投180亿美元的计划,但遭到创始人兼CEO Adam Neumann拒绝,担心会日渐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最后仅获得20亿美元投资。倔强过后,扑面而来的是资金缺乏的压力。

目前,WeWork在全球有54个共享办公场所,足迹遍布28个国家、108个城市、共400多个办公地点,会员总数超过46万,大企业会员超过12万名。

logo

WeWork有超40%的收入来自海外,因此扩张海外市场成故事的重点。此外,公司还有计划对更广泛的业务和房地产进行投资,如开办私立学校、运营公寓、兴趣社区和服务等。

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改名为「We Company」,旗下包括WeWork、WeLive、WeGrow三大核心业务;5月公司宣布成立「ARK」的投资基金用于投资房地产。另外,WeWork过去几年发起多起收购案,我们7月31日的外媒头条中提到还提到了其IPO前夕最新的收购计划:

logo

来源:公开信息整理;美股情报报据制图;过去2年WeWork重要收购案

所有的这些,都需要资金来支撑,这是公司向机构抵押资产大额贷款的重要原因。

创始人IPO前套现,WeWork或心虚怕遇冷?

根据彭博数据,WeWork股票承销费率为2.5-3%(高于Uber的1.3%),贷款需要支出的费用甚至会更高,因为费率约为3%,但是贷款规模要大将近一倍。

有人问,为什么不直接扩大IPO规模,要走贷款渠道?

1)亏损太多,怕步入Uber、Lyft后尘

今年美股有两大共享车巨头Uber和Lyft上市,它们都属于重资产的共享服务行业,亏损规模很大。Uber和Lyft上市后一度遇冷,目前仍低于发行价。

logo

来源:公开信息整理;美股情报报据制图;单位:美元

当前投资者对此类重资产、烧钱狠、亏损大的公司较为谨慎,而这一次IPO也是市场对WeWork模式认可度的一次检验。

业绩方面:

WeWork 2017年亏损9.33亿美元,超过收入8.86亿美元;2018年亏损19亿美元,高于收入18亿美元。

19Q1收入为7.28亿美元,同比增长112%,扩张效果明显;亏损2.6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2.74亿美元收窄。不过,Q1亏损收窄是因为当期计入了一笔3.67亿美元的一次性收益,不考虑一次性因素,Q1亏损6.31亿美元,仍同比扩大130%。

多业务模式:

WeWork重资产的业务模式是市场对其最大的担忧,为此WeWork才会疯狂收购、拓展业务方面,争取发展更多轻资产的软件服务业务(详见上文收购列表)。

不过从结果来看,单会员贡献的收入几个季度出现下降。这或说明两个问题:1)利用现有会员发展相关服务业务的效果有限 2)公司可能加大了对海外办公室出租价格较低市场的扩张,因此拖累了单用户收入——如果是这样,扩张或补贴都需要更多资金支撑。

logo

图为单个会员贡献收入;单位:千/美元

市场人士推测,WeWork选择抵押贷款或是害怕公司IPO步入Uber和Lyft的后尘,因此试图借此增加二级市场投资者对公司资金池的信心,以及缩减IPO发行规模。

IPO最终的表现进而会影响到抵押贷款的效果。银行表示,只有IPO至少募资到30亿美元的情况下,才会兑现双方的借贷协议。如果达成了约定的目标,将分别在今年9月、明年8月、后年3月注入资金。

2)故事越来越不好讲,私人融资渠道收紧

截止19Q1,WeWork烧了6.5亿美元,账上还有59亿美元现金,2018年年底为66亿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WeWork预计2019年将烧钱40亿美元,2020年再烧60亿美元,这自然对进一步融资提出了需求。

logo

尽管烧钱不止,但总裁Artie Minson依然充满斗志,称如果公司把增长放缓,可能会实现盈利。增长恰恰证明WeWork正在将资金投入生产,而不是简单地为了生存而烧钱。

然而数据显示,自从去年拒绝软银的大offer之后,公司募集到的资金规模骤降。公司盈利能力未见改善,烧钱步伐无意放缓,私人风投资金也逐渐收紧。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表明公司有能力为未来的全球扩张提供充足资金,转向大银行、机构贷款成了必须。

logo

2017年来公司融资情况,单位:百万/美元

3)创始人IPO前夕套现,市场信心或受影响

我们在7月19日的外媒头条中提到,Wework还未上市,创始人开始卖股、抵押贷款套现7亿美元,这或对二级市场投资者形成负面影响。

一般来说,创业公司创始人都会等到公司IPO之后才会将自己的持股变现,但WeWork的创始人却不是这样。据知情人士透露,联合创始人Adam Neumann通过一系列股票出售和债务在该公司IPO之前从公司套现逾7亿美元。消息人士称Neumann是WeWork的最大单一股东,过去几年他都在以这种方式募资。最近,Neumannkoam还成立了家族办公室、聘请专业财务人员管理投资。

尽管知情人士称,Neumann说他利用其股权贷款,就表明他看好公司的前景。但是,这样罕见的举动还是会让很多投资者动摇;另外,这也进一步反映了当前WeWork资金紧张的状况。

小结

对于成长型企业来说,增长就是一切,但扩张离不开资金的支持。上市提升公司知名度什么的都是表象,背后是烧钱机器「嗷嗷待补」的欲望。

对于依靠烧钱换取规模、跑马圈地式的发展模式,市场是不是还愿意买单?WeWork依靠租赁办公楼、装修后转租给会员(会员收入和服务费)+频繁收购系列公司拓展多元化业务模式,如果资金没有跟上,壁垒如何构建和维护?这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