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2018-11-08 09:27  泽平宏观
相关专题

文:恒大研究院 任泽平 罗志恒 贺晨 华炎雪

事件:美东时间11月7日凌晨1点,美国中期选举投票结束,共和党继续执掌参议院,民主党时隔八年重夺众议院控制地位。

摘要

美国国会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由参议院、众议院构成,与总统的行政权与法院的司法权分立。参众两院的职能不同,权利制衡。众议院主要享有发起法案的权力,包括与财政有关的动议、弹劾总统权、在总统候选人获得票数均低于半数时选择总统和副总统的权力。参议院单独行使「建议与同意权」,即批准或否决众议院发起的各项提议,包括批准或者拒绝批准总统提名的大使、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政府部门主要官员,在总统及下属官员被弹劾时进行裁决。

中期选举本质是两党对国会控制权的争夺,表现为两党对参议院、众议院议员的席位之争。中期选举结果对美国两党的重要意义:1)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导致特朗普的内政有掣肘,特朗普要腾出精力应对国内政治,包括众议院对特朗普减税2.0计划、基建、社保和移民政策等的制约等,影响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和特朗普连任;2)众议院发起弹劾总统提案的概率增加;3)改选州长对本州的财政预算和政策施行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获得更多州长席位有利于为自身党派竞选筹集更多捐款;4)本轮中期选举当选议员,大概率在2020年的重划选区中发挥作用,为所在党派争取名额。

中期选举结果符合市场预期,对美国的内政推进、政治局势将产生影响,但两党、参议两院的对华政策并无分歧,对华的强硬贸易政策大概率延续。中美经贸关系短期可能缓和,重点关注11月底两国元首在G20峰会的会见,预计短期内难以达成全面的协议,但谈判的大门并未关闭。中期取决于2020年总统大选、美国经济股市走势、中国改革开放力度。

1)经济和资本市场方面,美国经济高位筑顶、步入滞涨,特朗普景气终结,强势美元继续走强的概率下降。美国政府债务率自2008年以来大幅攀升,民主党反对继续扩大赤字和债务,特朗普难以大规模推动税改2.0和基建计划,不利于美国经济景气度的保持,加速美国经济高位筑顶、步入滞涨的进程。

2)移民和社保政策方面,特朗普对移民和削减福利等强硬政策受到制约。共和党作为保守党派强硬反对非法移民,支持减少社会保障水平、保留持枪权利等。民主党主张缩小贫富差距、政府提供较多社会福利,鼓励多元文化,「宽待」移民。

3)政治方面,立法与行政、参众两院制衡,「两院分治」提高特朗普被弹劾的概率,美国政治不确定性提高。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具有发起弹劾总统提案的权力,特朗普被弹劾的风险加大,美国政治不确定性加强。但是参议院仍在共和党掌控下,特朗普仍能继续任命保守派法官并确认行政职位提名,考虑当前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率依然较高,特朗普被弹劾成功而离职的可能性不大。

4)中美关系与对华贸易方面,两党分歧主要在内政,对华并无分歧,政界商界对华态度发生根本性变化,特朗普对华强硬的贸易政策大概率延续。中美经贸关系短期缓和,当前中美均释放缓和信号,关注月两国元首会见;中期取决于2020年总统大选(2019年下半年启动)、美国经济股市走势、中国改革开放力度。下阶段决定中美经贸关系走向有三个重要变量:一是2020年总统大选,二是美国经济见顶回落和美股回调的速度,三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力度。我们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短期有缓和的可能,越是美国经济加快见顶回落、股市回调,美方越是感受到贸易摩擦的代价,重启谈判的可能性越大,中美谈判的大门并未关闭,只是在等待时机。中期即2020年大选前各党派为赢得选票将再次加剧摩擦。长期看具有日益严峻性,从世界大国兴衰的世纪性规律和领导权更迭来看,贸易战是中国发展到现阶段必然出现的现象和必将面临的挑战。

大力推动市场化导向的改革开放,是应对内外严峻形势的根本。面对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民企生存困境和金融风险突出交织的内外部形势,我方最好的应对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保持战略定力和智慧。

风险提示:特朗普外交政策极端化,中东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升级等

正文

一、中期选举:国会两院选举,实质是两党之争

1.1 共和党、民主党的执政理念

美国实行两党制,其政党体系主要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大政党组成,两党意识形态、执政理念互有区别,通过民主投票形式竞选执政。

共和党作为当前执政党,是文化保守主义、经济古典自由主义的拥趸,属于保守党派。在经济政策方面,其主要执政理念是强调企业精神,限制政府规模和政府管制,通过小政府减少对市场干预、减税等政策来促进经济的繁荣,如共和党的里根大幅减税;贸易政策方面,传统共和党推崇在公平对等基础上开展贸易,特朗普明确提出要公平对等贸易,不考虑各国发展阶段;在社会文化政策方面,共和党作为保守党派,强硬反对堕胎、同性恋、非法移民,并支持减少社会保障水平、保留持枪权利等。历史上,自1854年创党以来,30任美国总统有19位为共和党人,共和党当前支持票源主要来自白人蓝领工人阶级、农民、宗教保守派、能源人士,主要分布在美国中部、南部以及中西部农业、制造业发达地区。2016年总统大选中,在全球化大潮中受损的美国工人、农民即「沉默的大多数」对特朗普当选贡献较大。

民主党当前作为在野党,通常支持新政自由主义理念,主要经济政策包括缩小贫富差距,政府对经济进行干预以提供较多社会福利,包括推行医疗保健改革等,如奥巴马医改;社会文化方面,实行多元文化政策,鼓励以宽松和包容的态度对待文化差异,推行移民改革、「宽待」移民,认可LGBT人群,支持妇女的工作平等、生育自主权等。民主党支持者多为东西岸的知识精英、金融精英、中上阶层、女性、少数族裔、LGBT人群等,其中不少是受过高等教育或中产阶级的选民,主要分布在美国东西部沿海经济带城市。

1.2 美国国会构成:众议院、参议院相互制衡

美国国会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由参议院、众议院构成,两院议员皆是直接选举产生。总体来看,参议院、众议院职能上相互制约、权力有所交叉但并不相同。

美国宪法规定国会具有立法、代表选民发言、监督、公众教育、调解冲突等任务,其中立法和代表权是最重要的两个法定职责。在制定政策中国会拥有的权力主要体现为四大方面:征税与财政赤字、国防、建立法院系统以及规范联邦地方政府。

出于权利制衡(checks andbalances)的考虑,美国参议院、众议院的职能不同。其中,众议院主要享有提出并发起法案的权利,包括与财政有关的动议、弹劾总统的权力、在总统候选人获得票数均低于半数时选择总统和副总统的权力等。

参议院单独行使「建议与同意权」,即对众议院发起的各项提议批准或否决,包括批准或者拒绝批准总统提名的大使、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政府主要部门负责人、在总统及下属官员被弹劾时进行裁定。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1.3中期选举与美国总统大选

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其中一次国会选举与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同时举行,即为「美国大选」,而另一次则在总统任期之间举行,即为「中期选举」。

中期选举从本质来看即为两党对国会控制权的争夺,表现为两党派对参议院、众议院议员席位之争。美国宪法规定,两院议员由各州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其中,参议员每州2名,50个州共100名,任期6年,每两年改选1/3。众议院依据每10年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按各州人口比例划分议员共435名,任期两年。2018年中期选举主要涵盖4个方面:其一为改选全部435个众议员议席;其二为改选参议员1/3席位,即33席参议员以及特别选举参议员2席;其三为36个州选举新州长;其四为各州、县举行的立法和行政机构选举。

中期选举结果对美国两党的重要意义主要有四点:

1)参议院、众议院多数党派席位的波动变化将对特朗普后续税改、基建政策推进形成掣肘。过去特朗普庞大承诺清单主要仰仗共和党在参议院、众议院优势地位,在民主党反对的条件下通过,若共和党丧失在两院优势地位,对特朗普后续政策的推进将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包括众议院对特朗普减税2.0计划、基建、社保和移民政策等的制约、对特朗普本人的攻击等。

2)众议院发起弹劾总统提案的概率将因多数党的变化而波动。影响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和特朗普连任。

3)改选的州长对本州的财政预算和政策施行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获得更多州长席位有利于为自身党派竞选筹集更多捐款。

4)由于2020年美国选区将依据人口普查结果重新划定,本轮中期选举当选议员,大概率在2020年的重划选区中发挥作用,为所在党派争取名额。

二、中期选举情况及结果:两院由两党分治

中期选举结果符合市场预期,共和党维持参议院主导地位,民主党时隔八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

中期选举前,参众两院均由共和党占据优势。2018年的中期选举时间为美国时间11月第一个周二,即11月6日,改选前,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共和党及民主党在参议院的席位比例为51:49;共和党及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比例为237:193(有5席空缺)。从参议院看,2018年参议院改选35名参议员席位,其中9席来自共和党,26席来自民主党。从众议院看,今年众议员435席位全部改选,46名共和党众议员宣布不再连任,远高于同期民主党众议员的退休人数。从州长选举看,中期选举正式开始前,共和党整体占据优势地位。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符合市场预期,共和党维持并略微扩大参议院主导地位,民主党时隔八年重掌众议院即2018年底至2020年底,美国国会将呈现两院由两党分治的局面。截至北京时间2018年11月7日18点,参议院方面,共和党、民主党席位分别为51:45,共和党维持改选前局势前席位;众议院方面,民主党夺回控制权,众议员达222,较改选前提升29名议员,结束共和党控制两院局面;州长选举后,当前民主党籍州长达21名。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三、中期选举的影响

中期选举两院由两党分治的结果将对美国经济金融、政治局势产生较大影响,掣肘特朗普在减税、基建、社保、移民等内政方面政策推进,将加速美国经济见顶回落和特朗普景气终结。但是,两党在中美关系和对华贸易方面并无分歧,政界商界对华态度已发生根本性改变,对华强硬的贸易政策大概率延续。中美经贸关系短期可能缓和,重点关注11月底两国元首在G20峰会的会见,预计短期内难以达成全面的协议,但中美谈判的大门并未关闭。中期取决于2020年总统大选和美国经济、股市的走势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力度。长期看仍具日益严峻性。

3.1 财政经济方面:经济高位筑顶步入滞涨加快、强势美元继续走强的概率下降,税改2.0计划和基建推进将受阻

特朗普推行内政受到掣肘,推动经济刺激计划难度大增。历史经验表明,若总统所在党派失去两院或其中一院后,推动总统支持的相关法案将会受到限制。克林顿任期(1993-2000),1994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掌控两院,议案通过率大幅降低;布什任期(2001-2008),2006年中期选举后,民主党掌控两院,议案通过率大幅降低;奥巴马任期(2009-2016),2010年中期选举后,众议院被共和党控制,议案通过率降低,2015年中期选举后,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议案通过率下降幅度加大。

税改2.0和基建通过的可能性小,不利于美国经济景气度的保持,加速美国经济高位筑顶、步入滞涨的进程。特朗普计划推动税改2.0计划和1万亿的基建计划,其中联邦政府出资2000亿美元,但进展不大。共和党将减税誉为振兴经济之举,民主党认为减税加重联邦政府债务负担、拉大贫富差距,持反对意见。根据BIS数据,美国政府杠杆率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迅速攀升,自2008年1季度的63.1%大幅上升至2018年1季度的99.6%(债务总额为19.5万亿美元),高于G20和除日本外的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其中,G20、新兴市场、德国、英国、法国的政府杠杆率分别83.6%、49%、65%、87.9%和96.9%。

移民和社保方面,特朗普在针对移民和削减福利等政策将受到制约。共和党作为保守党派强硬反对非法移民,并支持减少社会保障水平、保留持枪权利等。民主党主张缩小贫富差距、政府提供较多社会福利,鼓励多元文化,「宽待」移民。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3.2 金融市场方面:中期选举难改股市高位震荡和下行趋势,特朗普景气终结

短期看,选举结束避险情绪下降,美股上行、美元维持盘整。股市方面,历史经验表明,政策尘埃落定后,避险情绪下降,股市表现突出。选取1982-2014年的10次中期选举期间的标准普尔500指数为样本,可观察到美股在中期选举当天7次收涨,随后一周9次收涨,随后一个月也有9次收涨。股票市场分行业看,电信板块可能遭受冲击,主要原因在于共和党对于网络中立法案的变更以及FCC对于行业并购审查趋严的影响。由于大选结果与民调结果相同,符合预期,美元对中期选举反应有限,美元继续走强的概率下降。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中期看,中期选举结果不会影响美股趋势,经济增速高位筑顶叠加美联储加息,打压美股估值。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美国通过四轮量化宽松大量释放基础货币,并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0.25%的历史最低点,然而物价在货币超宽松环境下并未出现明显上行,相反美股在低利率的环境下成为货币蓄水池,股市进入长达10年的牛市。当前美股估值已达到2011年以来高位:2008至2018年纳斯达克、标普500、道琼斯工业指数分别上涨224%、213%、214%,当前市盈率分别达47.5、23.4、23.7,达2011年以来高位,股市泡沫风险逐步积聚。在全球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下,股票表现往往取决于分子盈利端与分母无风险收益率的赛跑,以科技股为代表的股票在过去主要受到对未来过于乐观的营收估计以及低利率的贴现而享受高估值的待遇,在当前经济增速边际放缓以及美联储持续加息的预期下,资产价格仍面临回调风险。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3.3政治影响:立法与行政、参众两院制衡,两院分治提高特朗普被弹劾的概率

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具有发起弹劾总统提案的权力,特朗普被弹劾的风险加大,美国政治不确定性加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其竞选团队不断被指控「通俄」。2017年5月17日,美国司法部任命已经退休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为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主要调查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寻找特朗普竞选阵营成员和俄罗斯接触的线索。此前,由于共和党控制国会,民主党不具备弹劾总统的优势,但中期选举过后,民主党掌控众议院,特朗普的弹劾风险将加大。

从当前局势来看,未来状况主要分为三种情况:1)如果穆勒报告中不包含特朗普不法行为的有力证据,民主党不会对特朗普发起弹劾;2)如果民主党发起弹劾程序,但参议院未达到2/3的人通过(特朗普不会离职);3)如果民主党弹劾成功,特朗普离职,彭斯接任美国总统,美国对中国贸易政策仍不会放松。

我们认为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较大。穆勒调查报告进展迟迟缺乏实质性推进,而民主党当前仍未占据压倒性优势地位,发起弹劾引发的政治经济波动难以预料,因此即使民主党已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其对特朗普发起弹劾的可能性较低。此外,发起弹劾不代表成功弹劾,在参议院仍在共和党掌控的情况下,特朗普仍能继续任命保守派法官并确认行政职位提名,考虑到特朗普在党内的支持率依然较高,因此,不排除特朗普因被弹劾而离职的可能,但可能性小。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美国中期选举:两党分治,掣肘内政,对华政策仍强硬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

{{login_user.nick_name}} 你和其他{{like_info.liked_num-1}}位用户 {{like_info.liked_num}} {{comment_count}}条评论

全部评论({{comment_count}}

更多评论
打开富途牛牛,发表评论

热点推荐

更多财经要闻

推广

港股美股
我选富途
港股美股
我选富途
删除评论?

请选择举报原因

{{toastText}}
写评论
抢沙发
{{commentText}}
{{showCount(comment_count)}}
取消 {{commentHead}} 发送
A 默认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