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股价站上500美元大关,我却想做空它

观点 2020/01/15 16:52  autocarweekly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ID:autocarweekly)

文|钱姥爷

让你遇到麻烦的不是未知,而是你确信的事并非如你所想。

美东时间2020年1月13日下午四点,特斯拉(TSLA.NASDAQ)的股价达到了524.86美元/股,当日上涨幅度高达9.77%。

盘后交易中,特斯拉的报价更是达到了528.1美元/股,继续小幅上涨了3.24美元,涨幅0.62%。由此,基本可以确信,特斯拉已经站稳了500美元大关,市值达到了946.03亿美元,突破千亿美元市值近在咫尺。

01 

千亿市值相当于什么呢?

通用汽车在美股的市值是500亿美元,福特汽车在美股的市值是366亿美元,FCA(菲亚特克莱斯勒)在美股的市值是281亿美元,丰田在美股的市值是1960亿美元。

也就是说,特斯拉再涨一点,就相当于两个通用汽车,或者相当于通用加上福特再加上FCA。也就是说,特斯拉用丰田汽车1/34的销量,创造了丰田一半的市值,并且特斯拉还没开始赚钱。

从股价走势来看,12月31日收盘时,特斯拉股价也才刚刚回到400美元上。也就是说,在13天之后特斯拉就涨了25%。

时间尺度拉得更长一些——其实也不到一个月——去年12月19日特斯拉才触及到400美元。如果再看得远一些——大概也就是两个多月前的10月24日——特斯拉以一次17.67%的跳空高开,逼近300美元,直到第二天再以9.49%的涨幅站上300美元关口。

换句话说,在80天的时间里,特斯拉股价一路闯过了300美元、400美元、500美元三个关口,涨幅超过106%。

按照52周最低的176.99美元股价测算,年回报率高达196.6%。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是一个极为「美丽」的投资回报率,足以让人狂热。

02

什么是泡沫,什么是过剩?

「泡沫有没有不重要,重要的是泡沫能不能被不断地消化和吸收。当然了,泡沫能不断被吸收和消化,就不是什么泡沫了。有人说只有破了才叫泡沫,没有破就不算泡沫,也就是这个意思。」经济学家张军在《危机改革与中国的长期增长》一文中做的这个解释恰如其分。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选择做空特斯拉,当前的特斯拉股价显然成为了一个「泡沫」。

那么,回到这次疯涨的开始,2019年10月24日那天,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特斯拉的跳空高开呢?

你记得没错,2019年10月23日特斯拉Model 3出现在工信部第325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上,这意味着特斯拉中国工厂取得了电动汽车生产资质。

很快,特斯拉宣布中国工厂建成,将在2019年年底开始交付。

特斯拉股价站上500美元大关,我却想做空它

那2019年12月31日这一天又发生了什么呢?特斯拉在2019年12月30日向15名员工交付首批中国产Model 3。并且有报道指出,特斯拉首批大众交付将在2020年1月7日,届时,马斯克也将来到中国宣布后续的规划。

那么,今年1月13日的特斯拉又为什么暴涨呢?显然是因为中国电动车百人会上透出的「2020年7月1日新能源汽车补贴不再进一步退坡」风声。

可以确信,这一轮特斯拉股价翻倍地上涨,依靠的就是「中国概念」。

广阔的中国新能源市场给特斯拉带来了足够的想象空间,投资者相信特斯拉可以在中国市场复制一个北美的销量走势,所以特斯拉的股价值得翻倍。

中国市场被寄予厚望的原因,首先在于特斯拉在北美市场已经进入平稳期。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 2019年Q4,特斯拉销量为11.2万辆,全年销量预计为36.75万辆。这里面中国市场销量大概在3.6万辆左右,欧洲市场预计销量超过2.2万辆。

也就是说, 2019年在北美市场特斯拉达到了30万辆的规模,相比2018年大概增长了10万辆,这几乎已经把北美市场「榨干」了——Model 3一度是加州市场销量最大的车型,预计2019年也占到了特斯拉总量的20%以上。

尽管特斯拉在2020年还会开启Model Y的销售,可同时福特、通用等车企也会投入相应的产品。更关键的是,特斯拉没有补贴,传统车企又投放了性能接近的纯电动车,这使得特斯拉不再有压倒性优势。

那么,特斯拉在中国市场要有什么样的表现才能撑得起它的股价呢?

简单来说,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要等同于美国市场——至少是15万辆到20万辆规模。

那么,中国市场能否生产出这么多特斯拉,然后卖出这么多特斯拉呢?

按照特斯拉中国工厂目前提出的周生产1000辆计算,年产能也不过是5-6万辆水平,距离15万辆规模相差甚远。

根据第三方的测算,Model 3在中国市场的生产成本比北美低20%。不过,即便是中国市场比北美市场的利润率多2-3倍,中国工厂相比于北美工厂的30万辆规模还是差距太大。

或许有人认为,只要特斯拉把周产能提升到3000辆就可以达到目标,而提升产能对于特斯拉来讲不是难事。

可是,提升产能对于特斯拉来说最大的难题在于,以直营销售为特色的特斯拉其实没有产能的缓冲地带,一旦产能大于销量,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很快就会形成「销量阻塞」。

事实上,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并非没有遇到过「销量阻塞」的问题,而特斯拉的办法则是以大幅折扣来拉动销售。

此前,特斯拉曾数次改变过销售价格——虽然特斯拉中国方面的解释是「符合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然而对于中国消费者的心理冲击不小,出现了所谓的「特斯拉韭菜」和「等等党」。

因此,对于特斯拉来说,产能从1000辆/周提升到3000辆/周不算难事,可是直营销售的模式需要特斯拉排产非常谨慎,而不是单一维度的固定化生产。同时,考虑到对Model Y的生产支持,整个特斯拉中国工厂的产能或许在2020年都不会大肆扩张。

03

随着国产Model 3全面交付,特斯拉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中国市场和北美市场的消费逻辑不一样,也就是说,要想在中国市场成倍地卖出Model 3,显然不像在北美市场那么容易。

在北美市场,汽车的平均售价大概在3.2万美元左右,所以,主销车型是偏重于皮卡和中高级车型。特斯拉Model 3的定价也正好是这个均价水平。

而中国市场的汽车平均售价大概在14.7万元人民币,其中占据市场份额40%的中国品牌平均售价仅为8.9万元人民币。

特斯拉股价站上500美元大关,我却想做空它

因此,特斯拉投放在中国市场的国产Model 3,在中国是实实在在的豪华品牌级别,其对手不只是北美市场上的三大皮卡或者主流品牌的高档轿车,而是BBA在内的豪华品牌,也就是宝马3系、奔驰C级和奥迪A4L这类。

特斯拉在美国市场属于领先BBA 的存在,主要得益于前几年所建立的智能化、数字化体验,以及先期电动车的稀缺体验,发达地区市场的消费者对于BBA不觉得新鲜,但是对特斯拉确实是觉得新鲜的。

但是在中国,大量中国消费者还没有体验过豪华品牌,特斯拉其实和BBA是同样的存在,并没有额外的优势。

实际上,特斯拉Model 3在中国市场所传递出来的产品感知,并没有带来消费者所预期的「豪华」,主要还是集中在电动化、OTA、自动辅助驾驶。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海外市场这些名词代表着智能汽车的独特概念,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却毫不新鲜。这和中国市场聚集的众多造车新势力有关,在海外市场没有对手的特斯拉在中国却拥有不下十个竞争对手和模仿者,这也大大削弱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独特性。

至于特斯拉目前在中国市场投放的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其产品力不足、产品口碑在30万元市场下滑,也是限制特斯拉在中国市场可以迅速放量的原因所在。

这些内容已经迅速在社交媒体上出现,引来的争议预计也会对特斯拉第一季度在中国市场的交付产生影响。

04

然而,很多投资者却完全忽略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这些短板,只着眼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投产和进军中国新能源市场这一信息点,就给出了特斯拉接近千亿的市值预期。

微博著名的投资人但斌在特斯拉股价超过500美元时写到:「特斯拉大涨9.77%。昨晚我和朋友说特斯拉成为汽车界的苹果还有待验证,但一旦成为了,其潜力比苹果更大,首先不断升级收费的内容服务,就像苹果的APP……还有高速扩张连成网一样的特斯拉充电桩与充电站,可以让它成为加油站一样的服务业态,而且是世界级别的,而且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是环保的,可以用太阳能充电……」

显然,他们对特斯拉的投资逻辑是希望复制一个苹果公司,可是苹果的广泛性和基础性是特斯拉不具备的。

遗憾的是,做空者永远是孤独的,做空也永远是一门最危险的生意。特斯拉现在股价没有压力线,突破500美元之后也许会再走一段,可是产业的逻辑并不会因为股价的上涨而变化。那就让我们用《大空头》电影里面那句马克·吐温的话来结束吧:

「让你遇到麻烦的不是未知,而是你确信的事并非如你所想。」

编辑/Iris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