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如果中美摩擦延伸到金融领域

深度 2019/10/09 13:51  姜超宏观债券研究

来源:姜超宏观债券研究

中美摩擦再生变数

9月27日,彭博新闻称美国正在讨论多种方式限制资金流入中国,受此影响,中概股出现不同程度的调整。自去年6月以来,中美摩擦已持续1年多,目前美国已经宣布对所有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贸易打压手段黔驴技穷。

近期美国对中国的制裁手段有向金融领域延伸的迹象,包括美国司法机构要求3家中国银行提供客户资料,将中国列为所谓的「汇率操纵国」。10月10-11日中美将启动第13轮经贸高级别磋商,现在讨论金融摩擦手段或为后续的谈判增加更多筹码。

潜在的金融威胁手段

如果未来中美摩擦延伸到金融领域,美国可能采取哪些手段?

  1. 首先,彭博提到美国已经在初步讨论逼迫中国公司从美交易所退市、限制养老金投资中国以及限制中国公司纳入美国公司管理的指数等手段,未来还可能通过下调中国企业信用评级、限制美国企业对中国的直接投资等多方式限制资金进入中国市场。

    201910090170350213d75616ab8.png

  2. 其次,美国可以通过对部分中国金融机构进行制裁,限制机构使用美元结算系统来增加我国开展国际业务的难度。

  3. 再者,美国可能通过多重手段干预我国汇率,迫使人民币升值。最后,美国还可能通过谈判迫使我国过快实施金融对外开放,增强其对我国金融领域的影响力。

摩擦升级的可能影响

限制资金流入中国将导致企业海外融资受阻,但是影响相对有限。

  1. 目前,美国股票市场中概股数量已经达到156支,大多为新兴科技公司。如果中概股退市将阻碍我国新兴产业的融资,但是科创板的推出能够起到替代作用。

  2. 截止19年6月外资持有的股票和债券规模已经分别达到1.6万亿和2.0万亿人民币,纳入MSCI也带来约500亿美元配置资金。如果美国限制养老金投资中国市场,将中国公司剔除国际股指都可能产生一定资本外流,但是目前美国资金在我国资本市场占比较低,对资本市场冲击有限。

  3. 海外融资成本较低促使我国企业海外融资持续扩大,如果美国迫使评级机构下调评级,中国企业海外融资途径将受阻,但也不至于引发信用危机。

  4. 目前我国直接投资资金主要来自亚洲,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回落,未来随着服务业对外开放的提速,其他国家对我国的直接投资还会加大。

2019100901703510d88ddc407ea.png

制裁金融机构将影响我国贸易和国际投资活动,但也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机会。考虑到我国的贸易和海外投资体量,美国进行类似对伊朗的全面金融制裁可能性极低,但是不排除美国限制部分金融机构使用SWIFT系统,关闭部分银行美元交易通道,这将影响我国海外贸易和投资活动,但是也会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迫使金融过快开放将积累金融风险,但保持货币政策定力,加强金融监管能够控制外部冲击。80年代美国曾迫使日本加快金融自由化和对外开放,宽松货币环境和监管缺位滋生资产价格泡沫,最终引发金融危机。

目前我国的居民和企业杠杆率也相对较高,但17年以来的金融去杠杆遏制了债务过快增长,有效化解了金融领域风险。如果未来金融开放提速,可能在短期增加金融领域的竞争,但如果我国的金融监管能够及时跟上,货币政策保持定力,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严重的资产价格泡沫,重蹈日本的覆辙。

加快金融改革,掌握主动权

过去持续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摩擦已经影响到两国经济,如果中美摩擦进一步升级到金融领域,也会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并且影响速度更快冲击更大,因此美国会谨慎行动。但是以贸易摩擦过往经历来看,也不能排除极端情况发生的可能。

2019100901703512c4a12c64d5f.jpg

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风险,我们应该通过金融改革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具体包括大力发展股权融资市场、稳步推进资本市场开放,加快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加强和改进金融监管体系、提高金融机构竞争能力等。

编辑/Edward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